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县政府一纸承诺卡住企业2800万投资项目

县政府一纸承诺卡住企业2800万投资项目

时间:2018-07-10 16:2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2007年5月,枞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对枞阳县霁玲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作出的承诺函?    本报记者?王磊摄

  2007年5月,枞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对枞阳县霁玲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作出的承诺函?   本报记者?王磊摄


2011年5月,枞阳县发改委关于天筑公司商品混凝土项目的备案通知。  本报记者 王磊摄

2011年5月,枞阳县发改委关于天筑公司商品混凝土项目的备案通知。 本报记者 王磊摄


天筑公司已经安装完毕的搅拌楼水泥罐罐体。本报记者 王磊摄

天筑公司已经安装完毕的搅拌楼水泥罐罐体。本报记者 王磊摄


  招商引资来的项目“卡壳”了

  刚过天命之年的安徽枞阳籍企业家李友东怎么也没有想到,回乡投资办厂的道路会变得如此艰难。他目前的最大期望是,企业能早日“合法”地开工。

  2010年年初,枞阳县官埠桥镇党委、政府领导来到邻近的桐城市,邀请在当地发展的老乡李友东回乡投资,并向他着重推荐了位于该镇黄华村的一块土地。长期在建筑领域打拼的李友东通过朋友,找来经营商品混凝土的王洪林作为合伙人,前往枞阳进行实地考察。随后,两人决定共同投资3000万元,新建年产60万立方米的商品混凝土项目,并注册成立了枞阳县天筑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筑公司”)。

  为了让当地政府了解这一项目的前景,天筑公司总经理王洪林特意邀请了官埠桥镇几大班子的十几位领导前往他位于池州的商品混凝土项目考察。据王洪林介绍,当时镇领导对于该项目表示认可,并承诺提供便利和优惠政策。

  商品混凝土又称预拌混凝土,它的推广应用可以促进建筑工业化、专业化,提高混凝土的质量,还可以节约水泥,保护环境。2009年1月,安徽省人民政府出台216号令,自3月1日起施行《安徽省促进散装水泥和预拌混凝土发展办法》。

  该办法第三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组织领导,将散装水泥、预拌混凝土发展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制定发展政策和措施,促进散装水泥、预拌混凝土的发展。安庆市、枞阳县政府部门也先后出台过相关文件,要求各地禁止现场搅拌混凝土,推广预拌混凝土。

  按理说,这样一个政府鼓励提倡、并符合产业政策的项目,应当顺理成章地通过立项审批。然而,该项目在立项过程中“卡壳”了,不仅没有获得枞阳县发改委的项目备案,也没有取得商品混凝土的营业执照。

  发改委透露废项目是因县政府与其他公司有约在先

  2011年5月19日,历时数月的申报,枞阳县发改委终于就这一项目对官埠桥镇政府作出通知。这份文号为“发改项目(2011)41号”的通知显示:“新建商品混凝土生产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属鼓励类建设项目。根据投资体制改革有关规定,现对该项目予以备案。请据此到相关部门办理项目用地、环评等有关手续后,按照项目备案中建设内容组织实施。”

  该文件的附件——项目备案表中,“主要产品名称及数量”一栏明确显示:“年产商品混凝土60万立方米”。

  但仅仅过了6天,枞阳县发改委的这一纸通知就成了一张废纸。

  据王洪林回忆,5月24日晚,镇里姚书记打来电话,表示发改委要收回通知。“他说,县里要开党代会,另外一家企业在上访,为了安定团结,先把通知收回来,以后再协调。”王洪林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5月25日,天筑公司上交了其中一份通知。“我们本以为,他们只是把文件暂时收了回去,没想到,这个项目被废止了。”据公司一名负责人介绍,直到他们前往土地部门办理土地挂牌手续时,才知道发改委已经通知各部门,该项目被废止,不再办理相关手续。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枞阳县发改委并没有向天筑公司出具任何书面通知。

  8月11日,记者见到了天筑公司获得的一份文件。这份文号为“发改项目(2011)48号”的通知称,“《关于枞阳县天筑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新建商品混凝土生产项目备案通知》文件,因校对有误,现决定废止。”落款时间是2011年5月25日。

  天筑公司认为,既然是文件校对有误,就应当对其中的内容进行更正,而不应是没有了下文。

  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枞阳县发改委副主任左向东,询问文件中“校对有误”该如何解释。左向东向记者透露了实情:“真正的原因是县政府与霁玲公司(即枞阳霁玲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有承诺,10年之内,不准上马同类项目。”

  “我们当初忽略了这个环节,所以就批了。”左向东强调,天筑公司的商品混凝土项目符合产业政策,本来是应当批准立项的,“但是,政府承诺在先,怎么能不遵守承诺呢?”

  据他介绍,由于这个项目是由官埠桥镇负责招商引资的,直到项目审批时,发改委才知道是商品混凝土项目。“如果我们早知道,一定会告诉他实情,叫他不要搞了。”

  当记者问道,为何不在文件中如实地进行表述废止的理由时,左向东坦言:“把政府承诺的事写进文件里有些不妥,当时找个原因就收回来了。”

  “县政府承诺10年内不批准新上同类项目”

  枞阳县政府与霁玲公司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承诺?该承诺又有着怎样的约束力?带着上述疑问,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了霁玲公司。

  该公司总经理刘福友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书面材料。这份由枞阳县政府办公室出具的“承诺函”称,“鉴于你公司拟投资2280万元新建商品混凝土项目,要求县政府给予相关承诺,根据县政府研究的意见,现将有关问题函复如下:一、县政府承诺10年内不批准新上同类项目……四、该项目投产后,必须能满足市场需求。”“承诺函”的落款时间为2007年5月28日。

  据刘福友介绍,他原先在上海经营建筑和服装。2007年,他在县里有关领导的邀请下回乡投资。“后来我考虑到市场不好,就走了。政府又找到我们,再次劝说,让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