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威尼斯人投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 威尼斯人赌场官网 线上百家乐游戏 百家乐会员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网上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在官网 百家乐官网注册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现金网上赌场 网上澳门威尼斯人 网上娱乐赌场 威尼斯人娱乐游戏 威尼斯人网址大全 百家乐网址 威尼斯人注册 百家乐在线注册 澳门赌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官网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现金投注 威尼斯人官网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线上百家乐 线上威尼斯人官网 网页百家乐 真钱网上赌场 澳门网页百家乐 威尼斯人游戏平台 威尼斯人地址 网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app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游戏 威尼斯人现场官网 赌场现金官网 网页百家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公司 网上知名赌场 威尼斯人投注网站 澳门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人网上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客户端 网上赌场注册 澳门百家乐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投注 澳门百家乐游戏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投注 网上有赌场吗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现金网站 在线网上赌场 百家乐在线 百家乐真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线上百家乐 威尼斯人手机平台 澳门百家乐 百家乐手机注册 网上正规赌场 在线百家乐网 澳门威尼斯人下注网 威尼斯人集团 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网上官网
村民状告政府违规征万亩地续:7人阻施工被判刑_dafabet手机黄金版★网页版_手机版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村民状告政府违规征万亩地续:7人阻施工被判刑

村民状告政府违规征万亩地续:7人阻施工被判刑

时间:2018-07-10 16:30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19年前预征万亩地五千多亩荒废至今》追踪

  19年前,原广东南海县三山岛逾万亩村民土地被预征,拟作仓储、商业、住宅之用,但迄今仍有逾5000亩土地闲置未开发。前日,三山岛村民郭伙佳诉广东省国土厅化整为零违法批地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一审开庭。60岁的郭叔说,当年政府廉价征地,目前物价飞涨,失地村民生活难以为继。

  因为一纸诉状,南海三山岛这块曾被珠三角繁荣“遗忘”的腹地,于近日进入公众视野,备受关注。去年底,这里刚启动了广东首座低碳城建设。在官方版图中,总面积为10.42平方公里的三山,是佛山南海国有土地最为集中的区域。

  三山岛的土地整合之路,始自1990年代初。近20年过去,产业发展与原居民生活的窘境,却仍是道待解的难题。“一份万亩征地协议,让三山比周边地区经济至少落后十多年!”1929年出生的村民代表邵伟贤老人认为。

  被鲸吞的土地

  未批先征13年后村民才偷窥到协议

  “土地肥沃,堪称鱼米之乡”,当地村民介绍,毗邻经济发达的“南番顺”,三山岛曾为南海县凤鸣镇所辖,农耕史最早可追溯至800余年前,“种下水稻,基本不用管,旱涝保收!”

  然而建国后,省军区最早在三山开建约1058亩的农场,凤鸣镇也建起约750亩的知青农场。尽管如此,上世纪80年代初分田到户时,人均耕地仍近2亩。

  对于当年三山下辖的八个村委会村民来说,征地来得有些突然,却又几乎是珠三角地区所有农村的必由之路。通过征地,他们要完成从农业化到工业化再到城市化的飞跃。

  1992年3月,原南海县政府宣布预征三山土地11522亩。尽管此前,1986年实施的《土地管理法》已于1988年首次修订,征地程序明确,但告别集体化不久的三山村民,却见证了一次刺痛他们至今的土地国有化。“相当于是全征地,却未经国务院立案批准、未公布详细征地方案、未经村民签名同意、未与村民协议补偿价”,在状告省国土厅的郭伙佳看来,这属于典型的未批先征。

  原始的征地协议,大多数村民直到2005年才窥得全貌。“还是我们找人偷出来的”,一位陈姓老党员说,他曾逐级反映要求公开协议,却都徒劳无功。

  预征协议给出了1992年的“三费标准”,如水田补偿13600元/亩,并约定“每推后一年批准使用土地,则递增10%计算补偿”,还约定粮食将统一供应,即定量每人每月平均14公斤。

  不过,同年10月,在未取得土地批文的情况下,原南海市三山港经济开发区就分别与三山下辖的八个村委会签订了正式的征地协议书,并支付了青苗补偿款、15%的土地补偿、安置补助款。“这也是8000多村民失地至今唯一拿到的现钱,每个村不一样,但都才几千块”,郭伙佳说,剩余的35%原定要留给各村发展二、三产业,却与另外50%的款项一起,年息13%,分别以两年、五年为期借贷给了三山港经济开发区,“以小博大,政府的钱在银行都不用过户,就直接取得了一万多亩土地所有权”。

  征地后不久,原凤鸣镇不复存在,三山管理区也正式拆分,各自为政的8个居委会让征地迅速成为历史。对村民来说,这就是“地没了,而不见钱”。

  1995年1月,在未能如期退本还贷之后,南海市国土局根据政府指示,从三山港经济开发区手中接收了全部土地,并在1998年3月,与各方签订了一份协议,确认征地9987.17亩,且欠村民征地补偿款1 .2多亿,并再次另征用280.79亩土地。

  从1992年起,征地被陆续填埋。不过,令村民意外的是,大征之后却未大建,数千亩良田开始荒芜。有村民陆续向南海市国土局租用耕地,租金为每年每亩100-200元,复耕就此开始。

  代耕者的生活

  补偿万元如今每亩租金至少5000元

  在“失而复得”的土地上,村民陈湛尧种起了香蕉。

  忆起当年,他说因为没有钱,自己只承包了5亩土地。而有实力、有眼光的少部分人,则趁低价一次性租下数百亩,然后再转租给他人。直到2005年再次被填埋,年地租已涨到了3000多元/亩。而三山岛上,隶属广州番禺区且一直未曾被征用的千余亩农田,“现在一亩没五千块,根本就别想租”。

  不过,这时的土地,通过政府抽沙掩埋,已不复是良田。江水近在咫尺,灌溉却成难题。于是多数村民只能种植园林苗圃,所幸先天的地理优势不愁市场,村民说年均收益一般都超过了10000元/亩。

  陈湛尧说,原以为征地后分红或逐年提高,但实际情况是“一年不如一年”。以2010年为例,他所在村仅有220元/股,“成年人一般每人7或9股,小孩的话,则只有一两股”。而新增人口要想获得股份,则需先以每股千余元的价格向村集体购买。

  占去五成之多、却一直未能变现的过亿征地补偿款,带给村民的收益近乎没有。其中的中区居委会采用存用、分息,而东区四村则入股东荣公司,“每年红利也就200多块。”

  仅靠分红,显然难以维生,多数村民选择了另谋出路。村民苏昌兰学起卖保险,她丈夫则在电梯厂,月工资都不超过1500元。在返回地上建起的鞋厂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当地人一般少去,这让三山逐渐吸纳了一万多外来人口。

  在来自湖南邵阳的老贺眼里,“以为他们珠三角农民都富得流油,我来这十多年了,真没感觉到,至少三山不是!”在这里,民房的租金极为低廉,“像单房,桂城至少要七八百吧,这里只要一两百”,不过陈湛尧说,由于近年来宅基地控制,很多村民都得“蜗居”,“根本没钱买商品房”,像他家三代同堂七口人,至今仍住在同一屋檐下。在村里做治安员的大儿子,月薪才800元,“以后真不知该怎么过!”

  陈湛尧今年55岁,“退休金才80块一个月,买油盐都不够”。他这话一出,就有村民纠正他说:“你那还是退休金?就是村里给的!”他认为只有近年来搞的新农保和“大社保”才靠得住,不过参加新农保除了有年龄限制,还得每月自掏腰包30元,“这样等老了才有100元/月”,而“大社保”对于年过半百的他们来说,更遥不可及,“前年想参加的话,先得自己交将近五万,还得连续两年,每月157元”,只有如此,等到退休年龄,则可领900元/月。

  “如果土地还能给我们种,那还能将就着过”,谁知到了2005年,一直代耕的土地再次“得而复失”,他们爆发了。

  失地后的风暴

  阻拦施工连续上访7村民被判刑

  一直被冷落的一万多亩土地,随着2004年三山国际物流园区正式立项规划,开始悄然升温,整个三山港区的产业发展战略逐渐也有明晰的迹象。

  在政府的强制要求下,部分代耕村民签领了青苗补偿,而风暴也意外爆发。2005年3月26日,在填土现场,数百村民阻拦,提出要看征地批文。

  “以前的补偿款还没给完,现在却说已是全征地,叫村民如何不愤怒?”同年5月31日,政府出动过千工作人员,拔掉了相关“钉子户”。

  类似冲突一直不间断地持续到2007年初。期间有10余名阻拦施工和连续上访的村民被拘留,其中7名村民被判刑,最重者如陈志标、陈宁标等人因敲诈勒索罪获刑4年。

  填土冲突之后,土地再次弃耕。昨日,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仍有超过5000亩土地至今一片荒芜。一圈扎满碎玻璃的厚实围墙,宣示着国有土地的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