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北京唐家岭违建超8成 拆除后将建保障住房

北京唐家岭违建超8成 拆除后将建保障住房

时间:2018-07-10 16:3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2011年8月17日播出《唐家岭和“新唐家岭”》,以下为节目实录:

  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8月11日,我们报道了关于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这个极度干旱地区,在吕梁山苍儿会生态旅游区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项目后,吕梁市高度重视,在8月12日上午召开了专门会议进行了研究。8月13日由发改委牵头,国土、水利、环保等部门参加组成联合调查组,目前正在实地调查。待事实查清后,吕梁市相关部门将会把调查结果反馈给媒体,我们期望着吕梁市对文水县的这个违规的高尔夫球场在审批、规划和用水方面进行全面的调查,我们在日后的节目中也会继续跟进这个事件的进展。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持续关注另一个倍受公众关心的话题---保障房。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保障房建设任务规划,整个“十二五”期间将建3600万套保障房,今明两年各开工1000万套。有评论称,保障房建设成为中央此轮楼市调控中最重要的手段。究竟住房问题有多艰巨?我们记者先到北京著名的北漂聚集地唐家岭进行了实地采访,那里因为聚集了大量的外来人口而备受关注。

  唐家岭村位于北京西北五环外,这里原本是一个位于城乡结合部的普通村庄,村里的原住民只有3000人,但是随着越来越多外来人口的涌入,到2010年3月,这里的人口已经超过了5万人。在唐家岭村,高7、8层用于出租的楼房随处可见,这些楼房就是外来人口栖身的地方,其中名叫“董家大院”的出租公寓是唐家岭村条件相对比较好的出租房,占地1300平方米,有338间房对外出租。在董家大院,记者认识了小陈,她是董家大院的住户,在这里已经住了两年。小陈告诉记者,她是08年毕业,毕业以后到北京来,在别的地方先住了一个多月,因为房租太贵,后来就搬到了唐家岭来。

  小陈是一名音乐教师,每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她和绝大多数住在唐家岭的外地人一样,选择在这里租房的首要原因是因为这里房租便宜。小陈说,在董家大院,朝北房间的房租是900元,朝阳房间的房租是950元,这在唐家岭算是比较贵的房子了。但是花950元,能拥有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这是在市区想也不敢想的事,在市区,同样条件的房子,租金都在2500元左右。小陈说,可以不用跟不认识的人合租,这样她觉得更安全而且也更方便。

  在小陈这个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独立的卫生间、厨房、热水器、网络、中央空调等配套设施都非常齐全;“董家大院”还配备了班车,免费送他们到附近的西二旗城铁站。而在唐家岭,除了像“董家大院”这样的“高档社区”以外,还有传统的平房大院,或者是三层以上的“筒子楼”,条件虽然相对简陋,但价格却更加便宜。

  这里的住户还告诉记者,唐家岭的房租价格从150元到950元不等。而在市区,房屋的租金是这里的五倍以上,在2000元左右。有租户告诉记者,如果每个月花2000元租房,那就剩不下什么钱了。

  低廉的租金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外来人口来到唐家岭。每天清晨,在唐家岭的公共汽车站,这里的住户都要面对一个严峻的“考验”。居民告诉记者,公车站有两个穿着制服专门负责往车上推人的工作人员,上班高峰的场面夸张到人的身体把门的机械臂都挤坏了。最后司机也没办法,只能说让大家下车。

  当地的居民说,上个世纪90年代,村民们只是将自己富余的房子出租;到了2000年,“董家大院”盖起了村里第一栋2层的出租房;三四年后,随着外来人口的不断增多,出租屋市场开始越来越火爆。面对着越来越多的租房者,唐家岭的原住民瞅准了这个机遇,房源越多,收益就越多,于是原本的平房,都被加盖为三层、四层、甚至五、六层的高楼。几年下来,唐家岭村的违章建筑达到了80%以上。

  唐家岭村村委会副主任董建华说,违章建筑大约在60万平方米,主要是宅基地内楼房的建筑面积。董建华还告诉记者,这些房子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但由于村委会没有执法权,只能说服教育,因此收效甚微。按照规定,加盖房屋需要经过村委会的登记审批,以前还有人来走走盖章的程序,现在连章都不来盖了。

  在唐家岭村,很多楼房之间的距离还不到1.5米,不仅房屋的采光受到影响,一旦发生火灾等事故,消防车、救护车也根本无法驶入。房屋过密、通道太窄、消防设施不完备,种种因素为唐家岭密密麻麻的出租楼房埋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的同时,环境压力也日益凸显。2010年3月,唐家岭被列为了北京市市级挂账整治督办重点村之一。2010年3月29日这一天,唐家岭地区村民回迁楼及多功能产业用地正式奠基,这也标志着唐家岭地区整体改造全面启动。

  董建华说,政府初步给唐家岭下达的时间表是2010年3月底奠基,4月份就是进行拆除村里和周边的违章建筑,5月份村民开始誊退。村民誊退完成后政府发给租房费,然后村民去周边自行租房,预计在年底誊退完毕。计划在两年之内村民的住宅楼完工,之后村民再回迁,住上回迁房。

  而对小陈这样在唐家岭栖身的租户来说,他们感到担忧的是唐家岭拆迁之后,应该去哪里住。小陈还告诉记者,本来就是因为在别的地方住觉得不容易才到唐家岭来的,如果突然要迁的话,真不知道该去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房子。

  由于唐家岭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带来了一些安全隐患,因此在2010年,唐家岭被列入海淀区重点改造城乡接合部的名单,随着拆迁改造工程的正式启动,很多像小陈这样的年轻人不得不离开唐家岭。就在唐家岭改造的同时,比唐家岭更加偏远的村庄看到了商机,纷纷加紧盖楼迎接年轻人。史各庄就是其中一个新的聚居地。

  记者采访了一位正在吃煎饼的小伙子,名叫小杨,他已经工作两年了。小杨工作的地方在北京西城区月坛南街,每天从单位到住地,往返需要将近五个小时。小杨告诉记者,这两年,自己先后在回龙观、唐家岭租过房子,但是随着回龙观、唐家岭先后拆迁,他不得不和同伴搬到这个离城更远的村子。

  小杨说,一开始住的时候村里并没有这么多人,后来回龙观和潘家岭两个地方全部拆迁了,在这儿租房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小杨说自己搬家过三次,之所以频繁搬家,越搬越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租金越来越高。他以前住的地方三百块钱一个月,后来涨到四百块钱,到现在已经涨到了六百五。

  小杨告诉记者,在自己居住的史各庄周边,二拨子村、小牛坊村等村子,房屋租赁已经越来越火爆。在这些村庄里,一座座六七层的楼房拔地而起,“房屋出租”“公寓出租”的字样随处可见,现在这些村子里的房子也不好租了,大家都得抢着去租。虽然现在压力很大,但是小杨说像他这样年轻的北漂,都有自己的理想,多工作几年以后再慢慢往城里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