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福建武平担保业放高利贷导致多人倾家荡产

福建武平担保业放高利贷导致多人倾家荡产

时间:2018-07-10 16:3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退潮的高利贷:“中国金融生态县”担保危局

  邵芳卿

  在信贷紧缩的大幕下,“中国金融生态县”福建省龙岩市武平县的担保业一度掀起高利贷潮,目前正收拾残局。

  “垮台的大牌老板,坑人的担保公司,破产的亲朋好友。”日前,武平县一位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是描述。

  知情人士表示,该县众多担保公司违法向企业放“高利贷”,导致许多人倾家荡产,亲朋关系破裂,部分公务员也深陷其中,当地还因此发生刘立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和钟大华虚报注册资本罪案等刑案。

  8月9日至13日,本报记者前往武平调查发现,该县担保公司数量已锐减,但部分仍变相违规发放高利贷,福建武平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平国投”)绝对控股的武平县天信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天信担保”)曾以委托股东短期投资形式发放逾千万借款,目前尚未全部追回,涉嫌违规。

  “先行先试当中,可能有一些东西不太符合规定。”对此,8月16日,武平县融资性担保业务联席会议总召集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郑锦兴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表示,“可能有一点摸着石头过河的性质。”

  同日,福建省经贸委中小企业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该委曾接到对天信担保的举报材料,已转给龙岩市经贸委调查,尚未反馈。

  人行武平县支行行长邱永春去年曾在论文中披露称,该县担保机构参与借贷资金规模预计达3亿元。记者注意到,该数字已占武平县当年财政总收入的70%。

  小担保公司风声鹤唳

  近期的武平风声鹤唳,各类违规放高利贷的担保公司已成惊弓之鸟。

  8月11日,在城关枫亭路某小区,武平县铭鑫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铭鑫担保”)在门口广告上宣称:首家与县农信联社开展贷款担保业务合作,可开展房产抵押和林权质押等担保业务和“应急贷款当天放贷业务咨询”。

  在一位武平人的引导下,本报记者以福州房产中介商身份入内暗访。

  但在得知记者欲借200万元高利贷救急后,铭鑫担保负责人表示风声紧,即便有武平人担保,也不做生人生意。

  “卓文木业的刘中伦被控制了!”他对本报记者说,继刘立英、钟大华之后,当地又一家知名企业卓文木业资金链断裂,涉足高利贷而倒闭。

  他还透露,早在数月前,刘中伦已向担保公司借高利贷以发放工资,其间,农行武平县支行岩前分理处一名主任也违规经亲戚向刘中伦发放高利贷500多万元。

  至于卓文木业出事,在武平已非秘密。就在8月10日,便有线人对本报记者透露了此事,而本报记者实地查访该公司,也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门卫称,从8月1日起,该厂100多名工人开始“放假”,厂里也已拖欠三个月工资。

  而与上述人士表述不一致的是,刘中伦并未被控制,12日,武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工商银行武平县支行一位副行长则透露,刘中伦曾以公司土地和厂房作抵从该行贷款800万元,期限1年,但7月利息仍有归还。他认为,刘中伦沦落至今,主因是扩张过快和宏观信贷紧缩。

  铭鑫担保拒绝放贷的另一原因则是,该公司提供的借款多为5分月息,在武平已属“较低”,仍出现多起拖欠,已诉至法庭。

  此外,铭鑫担保并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也未与武平县农信联社开展业务。12日,武平县农信联社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该社仅与天信担保有合作关系。武平县工商局提供的4家融资性担保公司名单中,亦无铭鑫担保。

  实际上,并非铭鑫担保一家变得这么小心谨慎。

  从铭鑫担保出来后,本报记者先后又到位于沿河路上的武平县恒亿投资担保公司、位于枫亭路上的普鹭达担保公司,以及位于国光路上的亿通中介探访,尽管它们的招牌都很醒目,但无不表现出放贷小心的态度。

  “8分以下就不做了,现在行情不好。上次刘立英跑了,一般人都不借了。”大门紧锁,位于民宅内的普鹭达担保公司人士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亿通中介店主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如果记者所说贷款抵押条件属实,可以月息5分借款50万,直接签署借款合同后当天可打款。

  “那些小担保公司一开始就不想做正规业务,1分5的担保费率,它们赚不到钱,只有搞那些。”8月11日,天信担保业务主办王先生如是说。

  经济能人资金链断裂落马

  自去年10月以来,受高利贷影响,武平县的经济能人刘立英、钟大华接连落马。令人意外的是,他们都是龙岩市政府表彰的2009~2010年度“重合同守信用”企业负责人。

  “如果不是因为刘立英倒台,我们应该能挺过来。”钟大华之妻刘秀招感叹说。

  去年10月,被誉为“饲料大王”和“养猪大王”的武平县农牧饲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立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出逃被警方抓获。

  坊间传言,刘立英向银行、担保公司和社会公众借款高达两亿元,但警方公布的消息则称,刘立英从2004年4月至2010年10月,以投资房地产、养猪场等名义,用支付高息为诱饵,向武平数十人借款,涉案金额达6000余万元。

  该县一位金融界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刘立英曾与人合股成立典当行并违规吸收存款发放高利贷,却不负责日常经营,亏损后已倒闭。后期刘立英高利贷借款月息高达100%。至150%。(1角至1.5角)。“借的人就赌他没那么快出事。”

  据邱永春撰文分析,该县担保公司为维持资金运转,吸收外部资金一般月息为15%。左右,资金紧张时可达25%。,是同期银行利息3倍。 

  刘立英的落马,犹如巨石砸在了武平县平静的高利贷湖面,债权人纷纷追讨欠款。

  刘秀招透露,今年3月,武平警方找钟大华谈话,要求尽快归还天信担保公司310万元借款。半月之后,就在钟大华寻找买主拟变卖店面还款时,警方以虚假注册资本罪将他刑拘,钟大华任董事长的武平县大华贸易有限公司因此濒临倒闭,留下刘秀招和62岁的父亲钟裕洪在家,应对不断追债的高利贷债主。

  8月10日9时许,武平县平川镇国光路的一栋4层砖混小楼房内,钟裕洪对本报记者表示,为还高利贷,已将50英寸液晶电视、立柜空调和一套红木沙发折价变卖,原价3.9万元的红木沙发仅折价1.5万元。

  据钟裕洪回忆,钟大华初中还没毕业就在社会上闯荡,做过小工,后从跑运输和卖饲料赚第一桶金,2007年创办大华贸易,并在县城船尾坑买下8个店面,不到40岁就攒下近千万资产,被誉为东留乡经济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