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重庆部分地区主要供水源仅能维持10天(组图)

重庆部分地区主要供水源仅能维持10天(组图)

时间:2018-07-10 16:4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万盛关坝镇田坝村大坝社,村民种的红薯被晒死。

万盛关坝镇田坝村大坝社,村民种的红薯被晒死。


万盛关坝镇主水源银碗槽水库干得只剩两个小水凼。

万盛关坝镇主水源银碗槽水库干得只剩两个小水凼。


万盛兴隆镇全心社,村民在接近干涸的水窖取水。 (本版图片由记者郑宇摄)

万盛兴隆镇全心社,村民在接近干涸的水窖取水。 (本版图片由记者郑宇摄)


  本报记者 李薇帆   

  15日,烈日依然挂在高空。

  这对万盛区受旱最严重的乡镇——关坝镇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该镇人饮银碗槽水库库容仅剩3万立方米,降至历史最低水位。而其余水库、山坪塘要么干枯,要么也降到近年来蓄水最低水位,饮水频频告

  望着开裂的土地,该镇田坝村村民陈大银眼中充满了焦虑:“我活了80岁,17岁嫁到这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干过!田地里的庄稼肯定没指望了,现在生活用水全靠镇里送,要是镇里也没水了,那该怎么办?”

  8000人依靠送水生活

  今年4月下旬以来,送水车的喇叭声,成了田坝村芋头塘社村民每天的期盼。

  记者在村民张光明家中看到,自来水的水龙头已经生锈。两个水桶担起了重任,被小心翼翼地放在堂屋一角,用簸箕盖着。张光明指着两个水桶说:“拧开水龙头,哗哗流出自来水,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现在一天能分到两桶水已经不错了,我们一般都是淘米水用来洗菜,洗菜水用来洗脚,洗脚水再拿去喂猪,一点都不敢浪费。”

  芋头塘社附近没有水源,村民们平常用水主要靠附近的一个山坪塘,这个山坪塘一般可蓄2000立方米水。往年春雨一发,山坪塘基本上就能蓄满,村民们整年的用水都不用愁。但是由于今年当地从腊月起就没有下过透雨,山坪塘在3月份就开始露底,4月份就全干了,整个社150户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山坪塘着急。

  “嘀嘀嘀……”正说话间,送水车的喇叭声响起。记者循声走到路边,前来接水的村民已经排起了长队。为节省时间,送水车开动马力直接将水压到了村民李元亮家的屋顶上蓄着,其余村民再通过楼下的水龙头接水。司机代镇山看了看手表,时针快指向5。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说:“今天已经跑第五趟了,争取再跑一趟。”

  代镇山已经4个多月没有休息过了,目前该镇共有6个像他这样的送水员,分别驾驶着载重5吨、2吨等不同类型的车给乡亲们送水。关坝镇共有2.6万人,其中2.4万人不同程度缺水,有8000人生活用水靠送。受镇里统一调配,6辆车主要给田坝、平坝、兴隆三个受旱较重的村送水,每辆车每天要跑五六趟,一天下来大概能送90立方米左右的水,仅仅能满足部分村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为了让更多的村民有水喝,该镇还向8个村分发了送水袋,让村里的党员干部给分散居住的村民送水,全力保障生活用水。

  银碗槽水库见底了

  全镇有8000多居民靠镇里送水,但镇上的水源也不多了。

  作为场镇居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水源,银碗槽水库已经见底了。从镇上沿着颠簸的山路行进10多公里,记者来到银碗槽水库。站在高高的水库堤坝上,只看到裸露的库底被烈日烤得裂成了一个个小块,仅剩的两滩水被干裂的土地分开,在偌大的水库底部形成了两个小水凼。水库过去水淹的痕迹还清晰可见,距离库底至少有20米,裸露的取水口暴晒在烈日下。

  “现在银碗槽水库的库容只剩3万立方米。”关坝镇镇长胡小成表示,银碗槽水库总库容有180多万立方米,但从去年以来就基本没有进过水。该水库供水管网供应近两万人,为了保证居民供水,从今年3月份起,就停了全部工业用水,但供水形势依然严峻。

  据关坝场镇雨量站记载,从今年1月7日到7月26日,关坝场镇共降雨304.4毫米,而多年同期的降雨量是820毫米,减少了近2/3。今年最多的一次降雨量仅26毫米,但由于干得太久,雨水直接漏到了地底下,没有形成地表径流。该镇水保站站长犹元丁清楚地记得,7月下旬有一场大雨降临了关坝镇,但银碗槽水库却一滴雨没下。“我现在每天都要去银碗槽水库看一看,要是再不下雨,我都要急出病来了。”

  为了让有限的库容能够多撑几天,该镇现在每天用水泵从银碗槽水库连续抽水六七个小时,抽出约800立方米水经水厂净化后,对场镇居民实行限时限量供水。“即便这样,除去自然蒸发和不能抽的死水,银碗槽水库的水也顶多能维持10天。”

  适时启用应急水源

  15日晚,记者住在关坝镇田坝村村民张绍炳家中,切身感受到了紧巴巴的用水生活。

  晚上大汗淋漓地回到房间,但是根本没有多余的水可以洗澡。看着记者满头的汗水,热情的村民倒出蓄水桶里仅剩的半盆水让记者洗洗脸,这可是这户村民次日早上的生活用水。望着半盆珍贵而充满感情的水,记者拒绝了村民的好意,只是用水打湿帕子抹了抹脸。

  但是,就算是这样省着用,随着银碗槽水库水源告急,关坝镇的城乡居民用水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即便通过打井提水、建拦河堰拦蓄河水等方式确保城镇用水,关坝镇也至少有1万余人生活用水要受影响。”

  在此背景下,万盛区水务局于7月21日规划论证建设关坝镇应急供水工程,提出了三套方案,最终决定安装PE管,从临近的青年镇板辽水库渠系引水至关坝镇政府,经两台净化器净化后,将水蓄积在镇政府广场上的大水袋里,以应急可能出现的长期少雨缺水。目前2400米的管道已经安装好,整个工程已于8月2日完工。

  “从确定方案到完工,仅用了5天时间。”犹元丁说,老百姓都很支持,对于管道通过所占用的土地,村民们甚至都不要求赔偿青苗费。“如果银碗槽水库不能继续供水,我们将启用应急供水点,但是城乡居民再也不能用方便的自来水,而要自己过来挑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