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云南铬渣污染涉事企业曾6次被查铬处理不到位

云南铬渣污染涉事企业曾6次被查铬处理不到位

时间:2018-07-10 16:4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兴隆村肺癌患者王建有因经济困难,吃活臭虫治疗肺癌。

兴隆村肺癌患者王建有因经济困难,吃活臭虫治疗肺癌。


  涉事陆良化工还涉嫌将废水排入南盘江,目前14.8万吨铬渣将重新选址搬迁

  ■新快报记者 刘子瑜 实习生 马毓 发自云南曲靖

  云南铬渣污染事件爆发前,当地环保部门曾经6次发现涉事企业铬处理不到位,但污染事件依旧爆发了。

  昨日,新快报记者在当地村民带领下还发现,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良化工”)除了铬渣处理不到位之外,还有疑似将废水排入南盘江的行为。

  而距离陆良化工不远的兴隆村也被各大网站称之为“死亡村”,据当地村民说,近年来,有不少村民因患癌症死亡。

  曲靖市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说:“兴隆村确实是全县唯一重点监控区域,但由于监测铬的工作人员退休,自2010年起,至今从未监测过水质中铬的数据。”

  此外,云南省曲靖市政府昨日宣布,决定按照国家环保部要求,对目前堆积在距离南盘江不足100米处的14.8万吨铬渣进行搬迁,并做无公害处理。

  6次发现铬处理不到位

  昨日,新快报记者从曲靖市陆良县环保局拿到了环保局对于涉事单位陆良化工的“环境监察现场记录表”。

  根据环保局提供的记录表,记者发现,自2011年1月28日至2011年7月25日,环保局先后7次前往该厂,其中6次发现铬处理不到位的情况。

  此前,记者前往陆良化工采访,该公司总经理汤再杨一直说:“我们对于铬渣的处理,是非常严谨的,不抛洒、不露天、不进江。”

  而根据环保局提供的现场监察报告显示:1月28日,监察中发现陆良化工位于南盘江边的铬渣废水收集池水量较大,已达到80厘米左右。同时,公司铬渣库旁有部分未堆放进入库里的铬渣,环保部门要求立即整改。

  2月14日,环保部门发现陆良化工“铬渣解毒车间除尘效果欠佳、厂内渣场南侧有少量铬渣抛洒现象。”

  3月4日,环保部门再次抽检,发现“车间两旁道路出现粉尘、县内铬渣转运单填写不规范,部分铬渣转运单签名不全”,环保部门提出:“必须严格按照环保部门要求,做好铬渣管理工作”。

  4月22日,环保部门抽检,又一次提出,加强对铬及渗滤液的管理,严防外泄。并发现陆良化工铬渣解毒车间存在无组织排放现象,要求立即整改。

  5月19日,县环保部门发现铬渣解毒车间外存在铬渣露天堆放及运输途中铬渣抛洒现象,监察人员当即要求“立即清理解毒车间及运输途中的铬渣”。

  7月25日,县环保局发现了较为严重的问题。根据监察记录中显示:“存在问题:铬渣渣库因运输、堆放库边有渣倾出,渣库出入道路铬渣抛洒情况较为突出;东侧围墙雨水沟有废水直接排放,造成雨水与废水混合排放。

  疑有废水排入南盘江

  新快报记者在当地村民带领下,还发现“陆良化工”疑似将废水排入南盘江,而南盘江是珠江的水源地之一。

  村民徐海忠告诉记者:“化工厂的废水利用雨水沟,排放到了江里,沿途很多池塘也受到污染。”

  新快报记者看到,在化工厂南侧围墙外,有半米深的雨水沟,沿着雨水沟一直向东,可以看到整个水沟的水最终汇入一条小溪渠,而渠道的尽头正是南盘江。

  据村民王小红说:“这个水沟里的水,一直是黄色的,肯定不是雨水。”越靠近南盘江,渠道内的水越发显现黑色。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这几天水还比较清澈,前两天整个水都是黑色和黄色的,特别明显。”

  此外,记者拿到的7月25日“云南省环境现场检查笔录”显示,环保部门在当日检查中,发现陆良化工疑似存在废水与雨水混排现象。关于废水与雨水混排的情况,似乎得到了印证。

  当日,记录人郑亮记录的现场检查情况为:“东侧围墙雨水沟有浅棕红色废水排出,且水量较大,企业现场负责人介绍为,污水处理系统处理后未能综合利用的废水。检查人员认为,应该是维生素K3生产过程中的废水,经废水处理站排放,外排至南侧围墙外。”

  检查人陈权当即要求整改,并提出:“必须立即停止雨水沟排放废水行为。”

  与此同时,在当地三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从陆良化工旁边的一条小道穿过,映入眼帘的是大面积的池塘,泛赤绿色且有着刺鼻气味,池塘边有一根长约100米的管道,记者沿着管道向上走去,发现管道直接通入陆良化工厂区。

  14.8万吨铬渣搬迁

  昨日,云南省曲靖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向媒体通报,将对本次“铬渣污染事件”中的存在问题的“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现存14.8万吨铬渣进行搬迁处理。

  通报称,按照国家环保部要求,曲靖市政府要求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对于其存放在南盘江边的14.8万吨铬渣进行选址搬迁,并做无公害处理。

  云南省曲靖市新闻发言人介绍,铬渣非法倾倒致污染事件中,受损的两户养羊户已经收到足额赔偿金9.5万元,以及中毒山羊治疗费0.4万元、死亡牲畜无害化处理费用1.2万元。有关间接损失正在抓紧评估。

  同时,曲靖市政府还宣布,将对铬渣非法倾倒点进行认真排查、检测,对有可能存在受污染的残留物彻底清理回收,做无害化处理;对南盘江水质实行日监测制度,并及时向社会公布监测结果。

  “死亡村”水源2年未检测铬

  而距离“陆良化工”所在的西桥工业园区不远,就是兴隆村。

  该村近日也格外引人注目,各大网站甚至称之为“死亡村”。

  据当地村民说,近年来有大批村民因为患得癌症纷纷死亡,他们单方面认为,患得癌症是由于陆良化工生产的“铬渣”污染了水源及周围化工厂排放的废气所导致。

  陆良县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钱鑫向记者表示,中心每年都会对兴隆村居民的生活用水,进行一至两次检验。

  2009年8月的检验报告显示,虽然大水池(兴隆村饮用水水源地)菌落总数、总大肠菌群、游离余氯等指标不合格,但六价铬的含量远远低于《生活饮用卫生标准》的限定。

  此后2010年9月、2011年4月的检验,疾病防控中心没有检测六价铬这一指标。

  钱鑫给出的解释是,原先检测六价铬这一指标的工作人员他平芬,在2010年9月1日退休了。

  “每项指标都是由具有资质的工作人员用仪器测定。他平芬退休后,中心没有其他人具备测定资质,所以在接下来两次测定中没有测定六价铬这一指标。”钱鑫说。

  由此算来,兴隆村大水池上一次检测六价铬含量,是在整整两年以前。

  村民质疑患癌人数

  据《云南信息报》报道,兴隆村近年来共有37名癌症患者。随后,曲靖市陆良县卫生局、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面“辟谣”,说只有14人患癌。

  然而,这样的数据却在村里引起了极大争议,“14人,怎么可能?光2009年一年,村里就因癌症死了17个!”今年刚刚被查出患有肺癌的兴隆村村民王建有对记者说。

  他告诉新快报记者,自己在昆明几个月的治疗,已经花掉了他所有的8万元积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处于“没钱治了,回家等死”状态。除了吃一些药物之外,他每天还要吃50多只臭虫,说是治癌症的偏方。

  村民王焕娣也不相信“14个人”的说法。“具体有多少人死于癌症我说不上来,但是每年都有得有那么六七个,已经持续好几年了”。

  与此同时,新快报记者拿出陆良县疾病防控中心提供的《2002年至2010年兴隆村肿瘤疾病病例统计表》,向村民求证。经证实,名单上所有14人(已故11人,健在3人)均为兴隆村癌症患者。

  但有意思的是,除此之外,村民还向记者介绍,不在名单上的王建有、崔正民、郭关芝(所有人名均为音)等12人也都患有或者死于癌症。

  但是,只有王建有本人向记者出示了诊断证明。其他患者因忌讳谈及病情,无法向其求证。而因癌死亡的人们,他们的病例、诊断证明大多被家属烧掉或者随尸体埋葬。

  陆良县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钱鑫表示,媒体报道出兴隆村37人患癌后,中心再次前往兴隆村核实。经调查,名单只遗漏了“崔竹存”一人,因其常住县城,不在村里,统计时才遗漏了。

  “统计时我们是以病历、诊断证明等资料为准的。有些人说是死于癌症,但家属拿不出证明资料,我们就不能把他们放在名单里。这也是出于严谨考虑。不能光凭亲属说就是,还是要有证据。”钱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