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被免职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被免职

时间:2018-07-10 16:4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晨报记者 彭晓玲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被免职,昨晚,新华社英文报道的这一消息迅速引发关注。这位因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布会上一句“我反正信了”引发舆论风暴的发言人再次站到“风口浪尖”。和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一样,他曾被媒体认为是部委发言人中少有的个性直率、敢于说话的发言人。虽然曾引发争议,但对于王勇平的被免职,不少网友也开始担忧,今后接任的铁道部新闻发言人,是否能做到重大新闻发布会现场新闻公开;而动车事故暴露中的种种体制弊端,会因为免去一个发言人就能有所解决吗?事情缘起:

  “我反正信了”引发抨击

  今年56岁的王勇平已经担任了8年铁道部新闻发言人。这位曾任广铁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长的高级政工师,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7月23日温州动车组事故后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令他在随后的日子一直处于舆论风暴中心,担任的新闻发言人一职也走向终结。

  在这场被誉为“史上最混乱”的发布会上,王勇平在回答“为何救援宣告结束后仍发现一名生还儿童小伊伊”时说:“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之后,被记者问到为何要掩埋车头时,他转述了现场铁路部门的解释:“环境非常复杂,下面是一个泥潭,施展开来很不方便,所以把那个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主要是便于抢险。目前他的解释理由是这样,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温州动车事故深深触痛了国人。可是在事故新闻发布会上,这位铁路系统的高级官员却面带微笑,特别是说“我反正信了”时还用力甩了甩头,他的表现立即引发网友和媒体的不满。“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随后成为网络流行语,有人还将该句式称为“高铁体”。

  7月28日下午,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其博客上发表题为“写给勇平兄的一封信”的博文,批评王勇平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欠妥,指出他语态太强势,语调过于高亢,神态也不合适,更不该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不过,王旭明也说:“我干过这行,知道这行的苦处,有许多事儿,咱主宰不了。”他认为这场新闻发布会最好由铁道部部长召开,不应由新闻发言人独自担当。

  此后,王勇平虽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坚持认为自己在当时说的是真话,但他却开始以某种负面形象出现在一些场合。人民日报发文《中国新闻发言人遭遇“七年之痒”》,评论他“犯了一个资深发言人不该犯的低级错误,没有体现发言人在媒体和公众之间的桥梁作用”。

  得知王勇平被免职,王旭明感到很吃惊。他在微博上发表评论说:“他的发布会并不成功,但比那位死不开口的院长不知要强多少倍!我固执认为,勇平兄迈出了勇于张嘴的第一步,但如何张好可要学习啊。”记者印象:

  他敢于直面尖锐的问题

  这位热爱书法、诗歌和散文的新闻发言人,在其漫长的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生涯中,历经了中国铁路从绿皮车到动车、高铁的快速发展,以及部长刘志军落马带来的铁路系统大地震,在多个重大铁路事件的发布会现场,总是会出现他忙碌的身影。

  王勇平善于主动和媒体沟通,他曾公开表示,自己将发言人与记者的关系视为“富有挑战性的朋友关系”,而“不是敌人的关系”。尤其是每年春运来临前的时期,都会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并就铁路上的种种问题接受轮番“炮轰”。如2009年,他在人民网参加访谈,有网友问,是否有人请他帮忙购买火车票,王勇平坦率地说:“有一些熟人朋友确实希望从我这里买到车票,不仅是我,我相信很多铁路工作人员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同样会因为运力紧张而买票困难。”2010年春运,他又出现在滞留了上万人的北京南站,面对几十家中外媒体,直言“黄牛票”等春运难题。随后,再次在人民网参加访谈时,还主动调侃:“在访谈前有网友温馨提示我,多穿衣服,戴上安全帽。意思是告诉我,要有挨拍的足够心理准备。”

  在发言人任上,王勇平还多次为铁路系统一线员工的待遇呼吁。2007年,在一次宣布春运票价不再上浮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记者问到“铁路职工怎么过年”时,他还在镜头下落泪,并说“铁路职工前一年的平均收入只有27000元”。

  媒体担忧:

  接任者可能趋于保守

  得知王勇平被免职的消息,昨天晚上,北京一位和王勇平有过多次接触的某媒体记者告诉晨报,王勇平给他的印象是比较沉稳老练,属于“挥洒自如”型的部委新闻发言人。和一些发布会结束后就马上离开的部委发言人不同,王勇平每次在铁道部的发布会结束后,都会再呆至少30分钟来继续回答记者的提问。对于各种尖锐问题,他也敢于用通俗的语言正面回答。“在我的印象中,王勇平和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一样,都是比较有个性,也敢于讲真话的部委发言人。”

  这位记者透露了一个令他印象比较深刻的细节。某次发布会结束后,铁道部领导并不愿意回答记者的提问,当时仅有王勇平留在发布会现场。对于王勇平的免职,这位记者感到有些遗憾,“以后接任的新闻发言人肯定会在各方面趋于保守,这样记者还能从部委发布会上获知更多百姓真正感兴趣的信息吗?”

  昨天晚上,诸多网友也认为,王勇平虽然在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发布会上有言论不妥的地方,但此时他的免职未免成为铁道部的“替罪羊”,“‘铁老大’的问题,不是免一个人两个人就能解决问题的。”有网友这样评论。

  [王勇平简历]1955年生于湖南衡阳,大学本科学历,高级政工师。 1973

  年参加工作,1992年至1997年任广铁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1997年至1999年任羊城铁路总公司党委副书记,1999年至2003年任广州铁路公安局党组书记。 2003年任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

  没有金刚钻,别做发言人

  □晨报评论主笔许莽

  王勇平被免职,乐见者有之,惋惜者有之,不解者必亦有之。

  来自铁道部的决定并未附加任何解释,也就是说,目前尚不清楚王勇平究竟因为犯了哪一项(或几项)具体的错误而遭到行政问责。但无疑,一切都与“7·23”动车事故有关。

  备受压力的铁道部需要做些什么,以给公众交代。除了道歉、努力善后、在系统内部进行反思并诉诸一系列整改措施,最能反映其“态度”的追责举措,在酝酿了约三个星期之后,终于出台。这次,他们选择了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这位内地最早一批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的成员,在那个气氛空前紧张的夜晚,用两次创造性的即兴发言将他的单位置于窘境,并使自己迅速成为社会公众讥嘲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