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北京SOS儿童村因物价上涨生活拮据(图)

北京SOS儿童村因物价上涨生活拮据(图)

时间:2018-07-10 16:48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上周末,北京SOS儿童村,“红袜子”爱心基金会志愿者们的孩子与儿童村孩子一起弹琴。

上周末,北京SOS儿童村,“红袜子”爱心基金会志愿者们的孩子与儿童村孩子一起弹琴。


  上周末,联动优势“红袜子”爱心基金向北京SOS儿童村的34个孩子,捐赠价值8万元的书籍、学习用品和玩具。

  在捐赠仪式上,儿童村村长靳林德坦言,由于村里孩子的生活费是由国际SOS儿童村组织统一拨付,水平多年未变,至今,每个孩子每月仅有410元,甚至低于北京目前的低保标准(500元/月/人)。“这些钱,用于日常的基本生活开支已很紧张”。

  物价飞涨致生活拮据

  靳林德介绍,儿童村目前有9个家庭34个孩子,一般4至6个孩子按年龄、性别相互组合,和一位儿童村的妈妈组建起一个家庭。为体现“家庭化”原则,孩子们每月的生活费,都交由妈妈统筹使用,妈妈们根据孩子的身体状况、口味,采购、制作食物,购买基本家居用品。

  由于去年以来物价快涨,最近,孩子们靠基本生活费经常吃不上排骨和新鲜水果,“可以说,现在儿童村里的孩子和妈妈们生活很拮据”。靳林德表示,儿童村只能用社会爱心人士捐赠的钱,统一为各家各户的孩子采购些肉蛋、水果和奶制品,但因资金所限,品种很单一,没办法满足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多样化需求。

  计划及时公布紧缺物资

  靳林德也表示,北京SOS儿童村已通过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与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多次沟通,坦陈目前困难,包括儿童村的妈妈们因薪酬低条件苛刻等原因,流动性很大,“这些问题有望在今后得到改善”。

  对此,联动优势“红袜子”爱心基金负责人表示,今后,基金很多志愿者和义工会长期关注儿童村,为孩子们募集更多资助。

  同时,北京SOS儿童村也计划,今后通过网络等媒体,不定期发布孩子们亟须的物资或困难。靳林德说,对捐赠款物,将会通过信息公开等多种方式做到透明。

  村里福利有望接轨京标

  今年,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配套补助给北京孤儿的生活费标准,已实现与北京平均生活费标准同步增长,其中福利机构集中供应孤儿达每月1600元;散养孤儿生活费标准,也达1400元。但北京SOS儿童村属国际慈善组织的分支,不属于我国儿童福利体系,因此儿童村孩子的生活费发放,和民政部门孤儿基本生活费的发放,是两种不同的模式和资金来源。

  北京市民政局相关人士昨天表示,民政部门将调研儿童村面临的具体问题,今后也有计划与国际SOS儿童村组织沟通,让SOS儿童村孩子的福利水平,与北京市的孤儿的福利水平逐步接轨。 本报记者魏铭言

  ■ 背景

  国际 有400所SOS儿童村

  国际SOS儿童村组织是个有广泛影响的国际性民间慈善组织。1949年,奥地利著名医学博士、奥地利科学院名誉院士赫尔曼·格迈纳尔先生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SOS儿童村。

  以家庭形式抚养孤儿,是SOS儿童村独具的特色。每所SOS儿童村有若干家庭,每个家庭由7至9名14岁以下不同性别的孤儿和一名妈妈组成。

  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已在130余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近400所SOS儿童村。

  中国 儿童村资金多是“外来”

  1984年,赫尔曼·格迈纳尔博士率国际SOS儿童村代表访华,与民政部达成在我国大陆筹建SOS儿童村的合作协议。

  中国第一个SOS儿童村始建于1984年。目前已建立10所SOS儿童村。

  北京SOS儿童村于2009年建成开村。现在,儿童村已有9个家庭,正式收养了34名儿童。

  目前中国SOS儿童村的捐赠资金大部分来自国际SOS儿童村组织,部分来自社会爱心捐助。

  SOS儿童村孩子的基本生活费项目不同于我国儿童福利制度中的孤儿生活费,不包括教育费、医疗康复费等费用。儿童村的孩子可以就近入读当地学校,学费由国际SOS儿童村组织支付,直到大学毕业。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