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郑州的士基金发起人称挂靠红十字会后被架空

郑州的士基金发起人称挂靠红十字会后被架空

时间:2018-07-10 16:5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的哥孙富明收到“一元基金”的捐助金  河南商报记者 邓万里/摄

的哥孙富明收到“一元基金”的捐助金  河南商报记者 邓万里/摄


  河南商报记者 施彩英

  2007年,在几位的哥的倡议下,郑州“爱心的士一元博爱救助基金”(下称“一元基金”)启动。

  这个基金的运作模式是:的哥每月交一元钱,一旦遇上意外,就能享受基金的救助。

  今年8月11日,郑州一位司机拿着“救助金”,握着郑州市红十字会、郑州市出租车协会领导的手,不停地说:“感谢领导。”

  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基金是由的哥发起,连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都说“(一元基金)是红十字会发起的”。

  而在真正发起人——的哥靳秀忠看来,“一元基金”挂靠红十字会后,因为官方介入太多,他已被架空了。

  故事

  “一元基金”资助第42名的哥

  8月9日凌晨1时许,郑州出租车司机孙富明在丁香路与合欢街交叉口处遭遇五六名歹徒抢劫。孙富明被人当场打晕,头部、眼睑等处受伤,被送入郑州市中心医院。

  次日,郑州市红十字会联系郑州市出租车协会相关领导,共同对此事进行调查。此事查明后,郑州市红十字会领导与“一元基金”管委会人员经商议,决定给予孙富明2000元救助金,郑州市出租车协会也决定给予他1000元慰问金。

  8月11日,在收到这笔钱后,握着郑州市出租车协会张建国主任、郑州市红十字会赈济部马元萍部长的手,孙富明一直说:“感谢领导。”

  其实,孙富明发生意外后,应该能想到会得到捐助,因为在今年6月7日,他向“一元基金”捐了12元钱,也就加入了“一元基金”。

  他是“一元基金”救助的第42名司机,这也是继2008年年初之后,“一元基金”再次面对媒体公开露面。

  争执

  “一元基金”到底是谁发起的

  郑州市红十字会赈济部工作人员张黎说, “一元基金”营作模式是:出租车司机每月捐一元钱,一次性捐一年12元钱,就算加入了“一元基金”。

  加入到“一元基金”后,出租车司机一旦发生意外,比如在见义勇为行为中或营运过程中发生被打、被抢致伤等意外事件,受到重伤(或死亡)伤害者,救助金额最高为1万元,受到重伤以下、轻伤以上伤害者,救助3000元以下,“一般轻伤救助2000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这样一个基金,当初让很多出租车司机振奋了一阵子,启动当日,很多出租车司机称之为“非凡意义的一天”。

  它到底是如何发起的呢?张黎说:“发起人是郑州市红十字会。”

  “不是司机们自己发起的?”

  “红十字会知道后,就由郑州市红十字会发起了。”张黎说。对于这个说法,出租车司机靳秀忠显得很气愤,遂打电话给郑州市红十字会赈济部马元萍,对方否认了“‘一元基金’由红十字会发起”的说法。

  说法

  官方介入后,发起人被架空了?

  靳秀忠为何如此气愤?因为他认为,是他和一帮的哥发起了“一元基金”。

  2007年,多次发生出租车司机被抢、被打事件后,靳秀忠和另一名司机王磊便发起了一个叫做“爱心的士一元捐”的基金。按规定,所有基金会都需找一个有官方背景的业务主管单位挂靠,他们便辗转找到了郑州市红十字会。

  2007年12月4日,“一元基金”启动前,一直持“不支持也不反对”态度的郑州市出租车协会、郑州客运管理处也高调介入。

  在靳和王的最初设想里,“一元基金”只是由红十字会来管理账目,取用、救助由司机组成的委员会决定,红十字会给予配合即可。但挂靠到红十字会后,靳秀忠和王磊觉得一切都变了。启动仪式上,发起人没有被邀请上台,甚至没有被提及。在靳的争取下,他才被允许“站在旁边念了倡议书”。

  随后的每次救助,都是郑州市红十字会、郑州市出租车协会等领导出面将钱交由受助人。在这之前,发生意外的司机要向公司写申请,郑州市出租车协会核实情况,然后由“一元基金”管理委员会举手表决,如果半数以上的委员同意,发生意外的司机就会得到资助。

  “现在,‘一元基金’对于我来说,就是出租车司机们需要得到资助时,表个态。”勒秀忠显得很无奈。

  疑问

  新委员为何

  未经表决就进来了

  现在,靳秀忠仍是“一元基金”管理委员会主任(共4位主任),“这也只是个名头,从2007年成立之初,管理委员会就开过一次会,就是2008年要救助一名司机,此后,委员们就没再碰过头,即使是举手表态,也只是在电话里表态”。

  在靳秀忠看来,官方介入太多,自己也被架空了,和他一起发起“一元基金”的王磊将出租车卖后,也退出了,郑州市出租车协会就又安排了另一名司机作为委员,“没有经过管理委员会全体开会表决”,“委员们的进出,是要经过一个程序的”。

  “一元基金”

  为何被用于“慰问”

  “一元基金”启动之初的资金是8万元左右,现在,“估计还是8万多。”再具体点,勒秀忠就说不清楚了。“除了救助发生意外的司机,每年春节还会选出10名贫困司机,一元基金会拿出钱来慰问他们。”

  勒秀忠说,春节慰问司机,这原本是客运管理处和出租车协会做的事,“一元基金”成立后,慰问金是从“一元基金”里出的,红十字会再掏钱买米、油等慰问品,郑州市出租车协会的领导就拿着慰问金去看望贫困司机,“中间,我也跟着去过一次”。

  他觉得,这变相地“为某些单位省了钱”。

  参与者不足5%

  “一元基金”能走多远

  昨日,郑州市红十字会公布的“一元基金”的账目是:自2007年成立以来,共募集资金151169.04元,救助出租车司机42人,支出救助金共计45500元,剩余105669.04元。

  郑州共有出租车10706辆,出租车司机2万余人,现在只有1000多名出租车司机参与了进来。

  从2008年初“一元基金”最后在媒体露面至今,它已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3年多。对于靳秀忠来说,原来还想着要拿回自主权,自己掌握这笔基金,“现在已不想这么多了,只要钱用到正地方就行,至于谁掌握这笔基金的使用权,谁面对镜头等都已不重要了”。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