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上海静安在五层大厦楼顶建近千平方米运动场

上海静安在五层大厦楼顶建近千平方米运动场

时间:2018-07-10 17:00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乒乓球运动令白领们活动了筋骨 晚报记者 龚星 本版现场图片

乒乓球运动令白领们活动了筋骨 晚报记者 龚星 本版现场图片


员工们冒雨在健身步道上行走锻炼

员工们冒雨在健身步道上行走锻炼


  晚报记者 孔同 报道

  上周五,申城首个楼宇“空中运动场”在静安区江宁路的凯迪克大厦正式启用。位于大楼五层的平台上,一个近千平方米的运动场地今后将为工作在这栋大楼内的白领提供锻炼和健身的户外环境。

  尽管近年来申城的群众体育设施建设规模不断扩大,各种经营性的场所也层出不穷,不过对于在商务区上班的白领来说,想在工作间隙或者下班之后就近锻炼,还是会觉得有点难,在寸土寸金的商务区找个锻炼的地方真不容易。静安找个“空中运动场”是个新的尝试,它是否能成为解决白领在商务区健身难的好办法呢?记者为此进行了一番探访。

  【记者调查】

  现状一:工作大楼没有活动场地

  在静安寺商圈中欣大厦工作的李小姐是个新妈妈,生完孩子后,尽管大家都说她的身材恢复得很不错,可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尽量回到少女时代的状态。因为下班后她得赶回家带孩子,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同事们一起去参与瑜伽等各种锻炼,李小姐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在上班的空闲时间或是午休期间,能够在工作场所附近活动一下腿脚筋骨。

  “如果在家,有时还能用一下楼下的健身器材,可是在办公室上班,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个上午,根本就没有地方能动动身子骨的。 ”李小姐告诉记者,她来参加过由本报主办的“健康讲坛”,还特意学会了白领办公室“公健操”,但是这也仅仅只能对脊柱保养产生点作用,和她的长期身材恢复计划仍有很大差距。

  “如果工作的地方能有一个随时可以去活动的运动场地,那该多好啊。 ”李小姐说,“就好像以前读书时的操场一样了,课间休息时能跑一圈也不错!说实在的,上班时我总不能跑到大楼外面去健身吧。 ”

  现状二:双休日与晚上难找运动场

  在浦东陆家嘴金融区工作的宋先生从读书起就非常喜欢运动,工作之后,他常常和朋友相约,去离家较近的各个学校或是一些经营性的运动场地打羽毛球、踢足球等。不过他总是会遇到一些烦恼:“像我们工作这么忙,只有双休日才有空去锻炼一下,可是订个羽毛球场地真的不容易,要提前好多天才能订到,有了场地我才敢再去约朋友。 ”

  他告诉记者,申城的不少羽毛球场地条件设施都很不错,尤其是一些位于较好地段的场地更让人青睐,只能通过买卡等方式才可能确保订到场地。不过越是好场地越难订到,有时实在很想运动,很多人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一些被称为打场球像“蒸桑拿”的场地。 “事实上,也就是双休日和晚上难订,白天这些场地往往都闲置着,可我们都得上班呀,想想也挺可惜的。 ”宋先生说。

  记者在宽带山等不少网站上都看到,很多白领都会询问“哪里有某某类运动场”的问题。有人询问:“下班去打羽毛球,到处都是满了,上海哪里可以订到打羽毛球的场地啊? ”对于这个问题,不少网友都回答:“有钱没处订。 ”还有网友建议:“干脆到没风的弄堂里打。 ”

  现状三:小区健身苑不合白领胃口

  家住漕溪北路上漕溪大楼的王小姐对健身也挺感兴趣,小区里却没有健身点,有时她只能去隔壁的小区健身苑锻炼身体。

  “不过,感觉总是不太好。 ”王小姐告诉记者,一方面她总好像有顶着 “擅闯私家住宅”的感觉,“去的次数多了,使用一些健身器材的时候,不少住在这个小区的业主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好像我不应该来占用他们的休闲空间。 ”尽管她每回都是不声不响地锻炼好了就走,但在进这个小区时,也总会先看看大门保安的眼色,生怕哪天有业主投诉,就再也不能过来锻炼了。

  王小姐的“共同锻炼者”大多是住在小区里的阿姨大伯们。 “我一个年轻人,在他们中间还挺扎眼的。 ”王小姐说,可能喜欢玩这些健身器材的年轻人没那么多,同年龄段的白领们都喜欢强度更大一些、竞技性更高一点或是集体参与度更强的运动。“但我常常加班,回来以后实在太晚了,人也感觉很累了,哪还有时间再去约朋友参加高强度的运动? ”

  王小姐也说,虽说自己老去小区健身苑,可这些活动确实也不是她最喜欢的运动,不那么合胃口。“要去其他运动场地,几乎都要预订或是花钱,还要约了人一起去才划算。 ”王小姐认为,对于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来讲,想健身也只能采取现在的这种选择了。

  现状四:喜欢的运动难以参与

  家住南郊别墅小区的张先生最喜欢踢足球,读书的时候他就是学校足球队的一名高手,可现在的他开始改打网球了。张先生说,因为工作太过忙碌,他只能利用有限的休闲时间在家的附近健身,但是小区里没有足球场只有网球场,他干脆改打网球算了。

  “其实我最想过的还是 ‘足球瘾’。 ”张先生说,“不过真的不太方便,而且有足球场的地方也不多,几乎都在大的体育馆或学校里,真能有地方给我玩,我也一下约不到那么多人。 ”

  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先生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回忆:“哪像当年读书的时候,想到哪个大学玩就到哪个大学玩,总有一帮子人玩在一起。 ”

  【成功案例】

  首个“空中运动场”满足白领需求

  对于白领运动难的问题,在刚刚建成的申城首个楼宇 “空中运动场”——凯迪克大厦工作的肖素华很有发言权。她是楼宇专职党群工作者,对于这幢大楼里的白领以及他们的困难和疑惑,人称“肖老师”的她最为熟悉。

  肖素华告诉记者,大楼里有各种生活服务站,也有一个心灵咖吧,平常她和白领们交流时,常听到他们说起对体育运动和健身锻炼的需求。“我们这幢大楼里的白领们真的很喜欢运动,但办公室里并没有活动的场地。 ”

  肖素华说,他们每年都会举办楼宇运动会,3000人的大楼里每次都能有几百名运动爱好者前来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