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江苏新华村原书记羁押期间放言出来再和村民算账

江苏新华村原书记羁押期间放言出来再和村民算账

时间:2018-07-10 17:02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新宇公司注册后不久,新华村村民委员会就蹊跷地退出了新宇公司股东会。由何远东代表新华村委会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将新华村委会在新宇公司20%的股权转让给金华友之妻朱纪美。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新宇公司注册后不久,新华村村民委员会就蹊跷地退出了新宇公司股东会。由何远东代表新华村委会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将新华村委会在新宇公司20%的股权转让给金华友之妻朱纪美。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形成于2003年3月28日的新宇公司第三次股东会议决议显示,朱纪美在新宇公司的股份占到了62%,成了第一大股东,常恒集团在新宇公司的股份只剩下10%。 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形成于2003年3月28日的新宇公司第三次股东会议决议显示,朱纪美在新宇公司的股份占到了62%,成了第一大股东,常恒集团在新宇公司的股份只剩下10%。 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涉及此次股权变动的多份股权转让协议上,转让方与受让方约定,“受让方应支付给转让方的款额按股权自转让之日以货币形式一次支付完结。”但据记者调查,朱纪美等人并未自掏腰包支付受让股份款额,而是采取从新华村村民委员会借款的方式支付受让股份欠款。

  多份借条和还款协议显示,朱纪美、唐士平、张建华、张建华(另一人)和莫金凤,分别从新华村村民委员会借取了620万元、80万元、80万元、80万元和40万元。

  细心对比可以发现,朱纪美等5人的借款额与所需支付的股权受让款额相同。

  在进行大规模股权变动后的第三天,2003年3月31日,常恒集团将其在2003年3月31日前所有的无形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商标、专利)全部转让给新宇公司,转让费为800万元。从此,常恒集团无形资产部分的全部收益均由新宇公司享有。

  新宇公司并非一次性支付给常恒集团800万元,而是采取从2004年3月31日起,分5期、每期付款160万元的方式支付。该协议还显示,新宇公司并非把款项还给常恒集团,而是“直接归还给新华村经济合作社”。

  在这次的无形资产转让合同书和还款协议上,金华友分别代表转让方(常恒集团)、受让方(新宇公司)签字,并分别盖有两公司的公章。

  新宇公司以800万元的价格获得了常恒集团所有的无形资产,但多位受访者称,常恒集团无形资产的价值远不止这个数额。

  据记者调查,数年前一家外国公司曾收购了常恒集团旗下的某分厂,经北京一家评估公司评估后,上述分厂无形资产的转让费为5000万元人民币。此外,美国一家自动仪器生产商也收购了常恒集团某下属企业,无形资产的作价也是5000万元。

  “不管怎样,‘常恒’这个商标的最低价钱也不可能低于5000万元。”甄祥说。

  在将无形资产全部转让给新宇公司的同一天,常恒集团还将其在常恒集团自动控制器有限公司等23家企业中各占10%的股权(其中,常恒装潢有限公司为49%、新恒玻璃制品有限公司为21%)全部转让给新宇公司,股权转让款合计690.24万元。

  与上述无形资产的转让相同,此次股权转让的还款方式同样是从2004年3月31日起,分5期支付,“直接归还给新华村经济合作社”。

  在这份涉及股权转让的协议上,同样是金华友分别代表转让方(常恒集团)、受让方(新宇公司)签字,并分别盖有两公司的公章。

  另据调查,2006年4月25日,新宇公司的股东构成有一次变更。据一份落款日期同为2006年4月25日的新宇公司《章程》显示,经该次股权变更后,常恒集团占注册资本2%、朱纪美占70%、唐士平占8%、陈燕占8%、莫金凤占6%、吴玉英占6%。

  此外,新宇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从金华友变更为金强锋。

  记者获得的一份新宇公司的工商资料也显示,新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换成了金强锋。一份落款日期为2006年5月25日的《申请材料核实情况报告书》、《广告经营单位实地勘探表》也载明,新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金强锋。

  金强锋在新宇公司没有任何股份,为何能成为新宇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呢?据调查,金强锋是金华友之子。

  空手套白狼获益甚丰

  以为村集体谋福利的名义成立新宇公司,而后,新华村村民委员会却又很快蹊跷地转出了所有股份,而朱纪美等又通过向村委会借款的方式扩大自己的股权。众多受访村民称,金华友是在“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方式空手套白狼”。

  “他(金华友)用村集体的名义成立新宇公司,半年下来就把这个公司转给他个人了。新宇公司的性质是收钱的,不是搞经营的,可以说是新华村全体村民的‘税务所’,我觉得他个人收这个钱是没道理的,他不能为了个人的利益置整个新华村几千村民的利益于不顾。”甄祥说。

  自金华友以其妻朱纪美、其子金强锋的名义取得对新宇公司的控制权以来,从中收益颇丰。据调查,新宇公司仅通过退出常恒集团下属凯都公司10%的股权一项就获益2030万元。

  “一个公司10%的股份转让出去就得到了2030万元,常恒集团有20多家公司呢,而且新宇公司从‘常恒’的无形资产中取得收益还要另算。”一位知情村民对记者说。

  一份有50多位村民联名签字的举报材料为新宇公司2010年的收益算了一笔账:2010年,新华村完成产值15亿元,按照新宇公司设定的盈利模式计算,新宇公司2010年的收益超过2000万元。

  检方指控金华友犯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挪用资金罪等三项罪名,但2011年1月30日,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对金华友案作出的一审判决,只以职务侵占罪判处金华友有期徒刑7年。

  此外,检方还指控金华友非法占有新华村集体所有的新宇公司价值人民币8189.24万元的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常恒”商标、对外投资、房屋建筑物)及其产生的收益人民币41422445元,被告人金华友从中实际侵占钱物共计人民币86320391元。但一审判决只认定金华友利用“常恒”商标职务侵占16465134.54元,而未提及金华友控制下的新宇公司占常恒集团各下属企业10%股权并以此获利事宜。

  8月10日,金华友一案二审开庭。据一位旁听者向记者介绍,金华友当时未穿囚服,并称:“我今天站在这里受审,完全是因为常州市个别弱智领导签字同意(造成的)。”

  “到时候出来了再和你们算账”

  尽管金华友侵吞了巨额村集体资产,已被关进看守所。但时至今日,仍有不少村民认为,看待金华友要一分为二,他对新华村的发展是有贡献的,“他在新华村做了26年的书记,付出了很多”。

  从1985年起,金华友开始担任新华村党支部书记。在前面数任书记筚路蓝缕打下的基础上,金华友带领着众多村办企业逐步在市场经济中走向强大。

  “其实我们没有忘记他,也没有亏待他。”一位村民对记者称,我们在村办企业上班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时,金华友每月就领1.8万元工资了,给他个人的回报是很高的。

  尽管每月领着近两万元的工资,但在金钱的诱惑下,金华友还是一步步走上了违法道路。

  一位接近金华友的人士称,金华友是在企业改制过程中出现问题的,“企业改制过程中,他的思想变了,他在想用什么方式保证私人利益的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