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山西蒲县原煤炭局长的生财路(图)

山西蒲县原煤炭局长的生财路(图)

时间:2018-07-10 17:0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解说:这里是北京宣武门外大街92号海格国际大厦,现在的房价平均每平米超过了3万元,而他在这里拥有17套房产。

  郝鹏俊:有。

  记者:有多少套房子?

  郝鹏俊:不是套。

  记者:那怎么说呢?

  郝鹏俊:是一间一间的,是写字楼。

  解说:他的另外17套房产在朝阳区关东店四巷朝外SOHO和南三里屯通盈首都花园巴黎城。

  记者:那您跟我们说说有多少间?

  郝鹏俊:我具体也不知道,我的(妻弟)于小红说:你看,我这个姐夫从(煤矿)开始打口就摸爬滚打,我们在一块儿干,结果这个企业干好了,现在有了效益了,他退了,没有得到一点好处。不行,给孩子们在北京买点不动产。

  解说:他在北京的30多套房产基本都在三环内平均价格都超过了3万。

  记者:您知道合同的金额有多少吗?

  郝鹏俊:不知道。

  记者:我可以告诉你。

  郝鹏俊:一个多亿吧。

  记者:那这算是分红的另外一种方式吗?

  郝鹏俊:不算。

  记者:那算什么呢?

  郝鹏俊:企业以后转产不干了,或者没有煤了,或者停了不干了,不干了以后有个不动产吃租金。

  解说:他叫郝鹏俊,1950年出生,山西蒲县太林乡人,因犯逃税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挪用公款罪、贪污罪,终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涉案金额达到了7.3亿。

  记者:我现在就想问你,您对这个判决结果怎么看呢?

  郝鹏俊:判决结果我不服,真的不服,不服,你判我死刑我也不服,别说20年,我没有犯法、没有犯罪,凭什么判我刑?

  解说:现在在长治潞城监狱服刑的郝鹏俊,入狱服刑前历任蒲县地矿局局长、煤炭工业局局长。2006年10月,任蒲县煤炭工业局党总支书记,是个科级干部。

  记者:从蒲县县城开车40分钟,我们来到了成南岭煤矿,现在的成南岭煤矿已经被关闭了,现场的厂房还有设备也已经被拆除,这是当初煤矿的主矿井,现在也已经被封死了。2000年的时候,时任地矿局长的郝鹏俊,选择在这里开办煤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开始演绎人生中两种完全不同的角色,既是政府机关的领导干部,又是煤矿的实际操控者。

  解说:郝鹏俊的财富来源就是这里,1999年四五月份,时任蒲县地矿局局长的郝鹏俊找到蒲县太林乡西开府村党支部书记乔银喜,双方商量好占地问题后,达成了口头补偿协议。

  郝鹏俊:(煤矿)最开始是村里边的,当时山西省都是那样,都是以集体名义办的,个人不办,个人办不了证。

  记者:你怎么和村里交涉的?

  郝鹏俊:我说这个矿就选在这儿了,以后对村里也有好处,每年给村里交一部分钱,有时候修路,村里头饮水,矿上就给干了。

  乔银喜(蒲县西开府村 党支部书记):当时好像是村委会是口头协议。

  记者:口头协议,没有文字的?

  乔银喜:村委是三万块钱。

  记者:一年三万。

  乔银喜:村民小组是八万,每年给村里老百姓100吨煤。

  解说:面对的是县里的地矿局长,又能给村里带来好处,达成协议是很自然的事情。不久,郝鹏俊便带着一群人开着三轮车来到太林乡,搭帐篷,盖房子,打矿井。

  记者:你当时是地矿局长,对这块的煤矿分布、煤层分布应该很清楚,是吗?

  郝鹏俊:煤层,知道,知道。

  记者:那如果在这样的地方上开煤矿的话,会不会有风险呢?万一见不到煤呢?

  郝鹏俊:见煤是能见到,周围煤矿都有煤,就看人家别人是两米,如果你是一米,一米五,就吃亏了。

  解说:作为蒲县的地矿局长,去开煤矿的另外一个优势就是,郝鹏俊对蒲县资源分布一清二楚,这为他投资煤矿省了不少成本。山西作为资源大省,在2000年前后,诞生了一大批“煤老板”。

  记者: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个煤矿?

  郝鹏俊:当时蒲县好多人都干煤矿,再一个国家政策也允许。

  记者:当时的政策是怎么规定的?

  郝鹏俊:当时政策允许个人,允许搞企业,国家干部也允许下海搞企业,蒲县当时搞的人很多。

  解说:当时的政策并不允许在职的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这一点郝鹏俊心知肚明,正因为这样成南岭煤矿在工商登记等公开资料中,产权所有人是太林乡西开府村民委员会,而法人代表是郝鹏俊的妻弟于小红。

  郝鹏俊:就是我们三个人。

  记者:谁?

  郝鹏俊:我,还有我一个叔伯弟弟。

  记者:叫什么?

  郝鹏俊:郝神锁和于小红。

  记者:各占比例是多少?

  郝鹏俊:当时一个人拿了20万块钱,就这样干起来的。

  记者:你占了多少股份?百分之多少?

  郝鹏俊:没有说,当时也没有定那个。

  解说:凭借地矿局局长的面子,郝鹏俊联系来山东籍矿工队开始打井口,并赊来了价值35万多元的矿山设备。

  记者:60万块钱能够把这个煤矿开起来吗?

  郝鹏俊:滚雪球的办法,见了煤以后滚动发展,除了工人工资、电费、缴税以外,剩下的全部投入到煤矿上了。显而易见的是,郝鹏俊作为县里的一局之长不太方便公开管理煤矿,他的妻弟于小红,虽然没有什么管理和经营煤矿的经验,但还是被安排在法人的位置上,而实际上对于煤矿的经营决策都是由郝鹏俊控制的。

  记者:你当时怎么跟他们讲这个煤矿的事?怎么拉他们入股的?

  郝鹏俊:事好办,有些事不是能办了,好办。

  记者:你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帮助呢?作为地矿局长。

  郝鹏俊:办证。

  记者:办什么证?

  郝鹏俊:采矿证。

  记者:这个证在哪个局办?

  郝鹏俊:地矿厅。

  记者:这个证难办吗?

  郝鹏俊:难办。

  记者:难度有多大?

  郝鹏俊:原来好办,一年比一年难。

  记者:你办的时候呢?

  郝鹏俊:我办的时候也费了劲了。

  记者:如果说他们两个人去办的话能办下来吗?

  解说:局长的职务便利让成南岭煤矿很快就拿到采矿证,这也是这个煤矿做大的第一步。2001年,成南岭煤矿顺利出煤,但是,当时的煤炭市场还较为低迷,直到2003年,蒲县全县的产煤量仅有30万吨。由于采煤技术非常落后,以掘代采,回采率只有15%,成南岭煤矿也是微利经营。

  记者:2001年出煤的时候,整个的煤炭市场怎么样?

  郝鹏俊:不行,30块钱一吨。

  记者:这个能顾住成本吗?

  郝鹏俊:能,微利。

  记者:那没什么利润了?

  郝鹏俊:利润不大,不大也比不干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