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湖南张家界副局长回应举报市长夫妇事件

湖南张家界副局长回应举报市长夫妇事件

时间:2018-07-10 17:1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龚厚钦曾获奖章14枚,连续三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他表示,举报绝对不存在任何交换,这不是他的为人。

  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龚厚钦曾获奖章14枚,连续三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他表示,举报绝对不存在任何交换,这不是他的为人。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发自张家界

    8月8日上午,一条题为《步入地雷阵,无惧无悔!》的举报帖,出现在湖南省张家界公众论坛等网页上,反映张家界市长夫妇涉及重大工程招标等问题。举报人则为现任张家界城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龚厚钦。

  43岁的龚厚钦,出生于桑植县陈家河农民家庭,1988年7月参加工作,先后担任过派出所民警、特警队队长等。龚厚钦提供的证书显示,其曾获奖章14枚,连续三年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曾被评为“全省勤政廉政先进个人”,“湖南省先进工作者”,“湖南十大杰出青年”,“湖南十大杰出民警”。一位功绩显赫的劳模,为何实名举报顶头上司?他与市长有何私人恩怨?龚厚钦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一一详述。

  旁白:今年5月1日,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龚厚钦寄出了厚厚一沓信,信的内容是向省纪委等有关部门实名举报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担任市长以来,该市重建11.2公里的“四路”:永定路、崇文路、迎宾路、子午路“工程采取假招标,实际指定由长沙顺天建设集团和长沙市政公司承建。”共耗资6亿多元(含拆迁费用3亿元)。

  “花这么多钱修路,肯定不正常”

  龚厚钦:张家界每年的财政收入才两亿元,这四条路就修掉了3年的财政收入,透支这个钱怎么还?今后老百姓怎么过日子?杭州的丰潭路延伸段,1.2公里造价1600万元,已经被称为高造价,我们这11.2公里要3亿元,是不是也是天价路?这些公交亭,一个造价是5万多元,经过重重转包,最后决算价20多万元。

  南都:你怎么知道它的造价?

  龚厚钦:生产商就是我们本地人,我自己去问的。还有观音桥的栏杆,高达3900元一平方米。

  南都:以你的观点看,这几条路修得怎么样?合格吗?

  龚厚钦:比以前的路肯定要好,但是花了这么多钱修路,肯定不正常。

  南都:难道张家界不该修这些路吗?

  龚厚钦:该修,但要切合实际地修,就像动车一样,速度太快就要出问题。或者说不花那么多钱,也能达到这个效果。我们经常去娄底考察,他们城市和我们差不多大,他们花的钱比我们少,可是修的路,比我们标准要高。张家界的冤枉钱花得太多。

  南都:或者说,只是花了冤枉钱而不一定有什么你认为的腐败?

  龚厚钦:这种可能性很小。

  “只要去查,很多时候听说的就是真的”

  旁白:一则流传甚广的消息则说,龚厚钦是对市长个人有意见。赵小明曾经在一次会议上公开批评龚厚钦的公交管理工作“谁说管不好,谁主动辞职”,两个人不和才导致龚厚钦举报一事。

  龚厚钦:以前在警队感觉很单纯,现在很复杂。

  南都:这么多年适应了这种复杂了吗?

  龚厚钦:不适应。看不惯。以前人家管的时候,可以不说,但是我不能不说,因为影响老百姓的利益。

  南都:真的吗?这中间没有任何别的恩怨吗?只是为了正义?

  龚厚钦:之前(赵小明)有在会上批评我,有那么一次。也不只是他,其他领导也有批评过我,我为什么没有举报别人?而且我觉得我没有错。

  南都:据说在公交管理问题上,你曾经在会上说过自己管不了?

  龚厚钦:我从分管全市公交线路那一天起,通过认真调研,就提出很多问题,市长也表示要听专家汇报,结果一直到开会批评我那天也没有开会听取调研,再说当时已经发文:公交已经移交给交通局管了,我们局里也研究决定不再管了。他说一天归你管,就要管好,所以我说我管不了。

  南都:你为什么就不能说,可以?即使第二天就不归你管了?

  龚厚钦:我不说假话,要么我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都要是真话。

  南都:其实你也是带有负气的成分?

  龚厚钦:是的。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是让别人下不来台的?反正也不归你管了,你何不说得漂亮点?

  龚厚钦:我觉得没有上级领导的支持确实管不好。我觉得能做好我就会说做好,做不好,我就不想吹那个牛。

  南都:有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一种表态,一种态度。

  龚厚钦:这跟警队完全不一样,以前破案别人都说破不了,我去破了,那你就是牛,但是在官场,你做得再好,领导说你不好,也是白搭。不过这一点,我适应了。

  南都:你没适应?

  龚厚钦:同流合污,欺骗百姓,说假话,这些我还没学会。

  南都:这样的事情,你看到过?

  龚厚钦:听说过的多。

  南都:听说,可能只是道听途说。

  龚厚钦:对。不过我认为,只要是去查,很多时候,听说的就是真的。

  “举报后,知会其他市领导系自我保护”

  旁白:在举报之前,龚厚钦就是张家界官场上的另类。他是张家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实名制在网络上和群众交流的处级干部。几年来他一直活跃在当地论坛,就主管的公交等工作和群众沟通,还组织过网友见面会,征询对自己主管工作的看法。

  南都:我相信你做这个实名举报之前,一定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犹豫,或者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龚厚钦:是的。

  南都:具体的导火索是什么?

  龚厚钦:3月份我分管市政维护后,陆续发现一些问题,我就有这个冲动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发现防洪堤查处的一个案件,也是关于防洪堤栏杆的,1900元/m 2的栏杆被证实有问题(与赵小明无关),那这个(观音桥)3900元/m 2的绝对也有问题。

  南都:你就没有顾虑过,他是你的顶头上司?

  龚厚钦:有。

  南都:任何一个举报者的下场都不会太好,何况是你同样身处官场,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

  龚厚钦:我有这个准备。别人都是匿名告状,结果很快公安局就查到那个告状者了。

  南都:你的意思是,匿名和不匿名的后果差别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