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藏羚羊种群数量曾降至1万只 目前每年可恢复15%

藏羚羊种群数量曾降至1万只 目前每年可恢复15%

时间:2018-07-10 14:5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2011年8月27日播出《藏羚羊 劫难后的复兴》,以下为节目实录:

  解说:每年的6月是青藏高原夏季来临的时节,从西藏的羌塘、新疆的阿尔金山和青海的三江源,都会有成千上万的雌性藏羚羊翻山越岭、闯关渡河,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艰难跋涉,来到位于可可西里腹地,海拔4800米的卓乃湖集结产崽。

  赵新录(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卓乃湖保护站 站长):最早在2004年、2005年,种群数量比较少,有几千只,这两年通过每年现场保护,种群数量也比较多了。像这两年,我们经常观察记录,大概有三万多只藏羚羊到卓乃湖来产羔。

  解说:近几年,卓乃湖每年都会聚集三万多只来产崽的藏羚羊。据专家的统计,目前青海的三江源、可可西里和新疆的阿尔金山种群,这三个种群的藏羚羊加起来已有五六万只左右,而且藏羚羊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赵新录:雌性藏羚羊到了湖边以后,一边活动、一边觅食,产羔的高峰季节就是7月的1号2号开始,就是最高峰了,一天上千只的小羊要产下来。

  解说:在卓乃湖畔,藏羚羊种群的恢复让研究者们欣喜,为了这份欣喜,保护藏羚羊的人们经历了十多年的努力。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藏羚羊从一百多万只锐减到了一万只左右,这个曾经的高原精灵被人类的贪欲逼迫到了灭绝的边缘。

  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在可可西里曾亲眼目睹了藏羚羊被屠杀的惨状。

  奚志农(野生动物摄影师):我们刚刚进入那个地方的时候,就首先看到有秃鹫,秃鹫在天空飞。同时呢,我自己在行进的过程当中,就看到特别新的车辙,根据我在1997年年底那次和野牦牛队进去,追踪盗猎分子的那样的经验,我就觉得看来有点不妙,因为他的那个车辙是不停地在草滩上面兜圈子,我就想可能坏了,也许有藏羚羊被屠杀。走不多久就看到第一处藏羚羊的尸体,刚刚被猎杀,估计也可能就一两天的时间,而且当时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母羊的尸体,因为在那个地方是产子地,都是母羊,全部汇集到那个地方,在那个地方产子。甚至还看到这样惨不忍睹的情况,就是小羊让秃鹫从母体里面给拖出来,有一半露出来。这样的地方,我们在两天之内一共发现了十一处。

  解说:盗猎者捕杀藏羚羊只是为了藏羚羊身上稀少的羊绒,在那个时期的英国,一条用藏羚羊绒织成的“沙图什”围巾可以卖到一万一千英镑,少数人的虚荣导致了藏羚羊的大量死亡。

  梁银权(青海省治多县原西部工作委员会 副书记):这个就是比较珍贵的,可可西里地区的藏羚羊皮。

  记者:你们缴获的?

  梁银权:这是我们缴获的。

  记者:这个毛就是藏羚绒吗?

  梁银权:外边这个不是,里面,下面,紧靠皮子,就是这一部分,这就是最珍贵的绒。

  记者:这种质感就不一样。

  梁银权:对。

  记者:像这样一只藏羚羊能取多少这样的绒呢?

  梁银权:一般就是二到四两。

  解说:一只藏羚羊身上只有140克左右的藏羚绒,而一条400克“沙图什”围巾对应的就是3到4只藏羚羊,这种残忍的盗猎往往发生在藏羚羊产崽期间。

  肖鹏虎(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副局长):当时藏羚羊濒临灭绝了,从1989年青海省公布的数字说,当时全青海省的藏羚羊数字只有1万多只,不满2万只,而当时每年查处的藏羚羊的皮子收缴的有2万(张)左右,马上就要灭绝了。

  解说:肆意的猎杀让反盗猎成为最急迫的任务,1992年7月,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组织了中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的队伍——治多县西部工委,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野牦牛队。

  同期:有没有危险?

  同期:危险肯定有,因为盗猎分子都拿的是,有些拿的是半自动(步枪),有些拿的是小口径(步枪),枪都是长枪,但是我刚才说了,我们只有一把长枪,所以危险性是特别大。

  解说:《新闻调查》曾在1998年特别关注过藏羚羊的生存状况,而那时的野牦牛队已经有两任队长在反盗猎斗争中牺牲。他们的名字是索南达杰和扎巴多杰,对藏羚羊的保护艰难而漫长,不仅要面对艰苦的环境,还要面对同类的贪婪,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同期: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决心?

  同期:索书记是我们的老师,他为了生态平衡、环境保护跑到这个地方,牺牲在这个地方,难道我们不感动吗?所以吸引我们的原因就是这些动物万一没有了,环境变坏了,人类以后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灾难。

  解说:对自然的保护更需要理性和秩序。1995年,中国政府正式批准成立“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并在1997年升格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保护藏羚羊和它的栖息地。

  肖鹏虎:拯救藏羚羊,同时保护它的栖息地,以这个为目的建立的。通过这个建立以后,也是通过多年的努力,盗猎藏羚羊基本上得到了遏制,藏羚羊种群在逐步恢复,可以说把这个物种是拯救下来了。从2006年开始,没有发生恶性的武装盗猎案件。

  解说:在保护栖息地和藏羚羊不被猎杀的同时,中国政府还通过国际动物保护组织,促使有关藏羚羊绒制品的加工和消费国采取积极的措施,禁止使用藏羚羊绒产品,经过十多年不间断的努力,藏羚羊种群才慢慢得以恢复。

  文嘎•公保(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 站长):我们刚来的时候,整个可可西里就剩了大概只有一万只,现在(可可西里)整个恢复到了大概五万只左右藏羚羊,大概每年差不多增加9%到15%,这个说明种群的恢复是明显的。

  肖鹏虎:可可西里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地球上原始状态保存最完好的地区之一,也是高寒荒漠生态系统和高原湿地生态系统相结合的一个区域,也是长江的源区也是中国重要的湿地,它的生态地位非常重要。

  解说:如今,每年来卓乃湖边产崽的三万多只藏羚羊不再受到盗猎者的惊扰,这种平静的状态已经持续了近五年。

  卓乃湖只是藏羚羊在青藏高原上的一个产崽地。不过,它是最具盛名的藏羚羊产崽地。这里是藏羚羊每年迁徙的终点,也是无数藏羚羊新生命的起点。

  吴晓民(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 研究员):在我们国家这一块,分了四个大的地理种群,一个是三江源有一个种群,另外新疆的阿尔金山有一个种群,西藏的羌塘有个地理种群,还有咱们青海的可可西里有一个种群,就这四个大地理种群,其实每年在藏羚羊的产子季节,就是从6月份开始,从西藏的羌塘、新疆的阿尔金山,包括咱们青海的三江源种群,这三个种群都要向可可西里的腹地,卓乃湖这个方向去迁徙。

  解说:在藏语里,藏羚羊的发音就是“zu”,卓乃湖就是藏羚羊聚集的地方,而藏羚羊为什么每年都要回到卓乃湖神奇的生命之旅?为什么在这里开始?其中的原因至今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