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媒体调查村民抢建违建抱团抗法原因

媒体调查村民抢建违建抱团抗法原因

时间:2018-07-10 17:2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长红村中,一幢幢建筑正在拔地而起。 项仙君 摄

长红村中,一幢幢建筑正在拔地而起。 项仙君 摄


  断粮心理:“旧村”改造后将成“无地村民“,有危机感。

  “受害”心理:建房不偷不抢,别人干预是侵害村民权益。

  效仿心理:其他城中村部分抢建房获一定补偿,希望效仿。

  近期,白云区均禾街道长红村出现大规模的村民抢建楼房的现象。记者调查发现,村内抢建成风,施工场地随处可见。不少村民为赶搭“城中村改造”的末班车,甚至不惜借钱建房以博取拆迁补偿。而城中村面临的“四不像”困境、执法监管力量的相对薄弱,则使这股违规抢建风愈演愈烈。

  现场▶▶村庄成了大工地

  据不完全统计,长红村全村有近1/4的楼房在拆建或者加建。

  近日,记者走访长红村,举目望去,一幢幢正在施工的建筑拔地而起;每走几步,一堆堆砖块、沙石拦路堆砌,打桩施工之声不绝于耳,烈日下建筑工人来来往往地穿梭于这个原本安静的小村庄。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据不完全统计,长红村全村有近1/4的楼房在拆建或者加建,有的是平时闲置空地的再利用,有的是旧楼重拆建新楼,而更多的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往上加高。在广安新街附近,一栋11层高的施工楼房赫然耸立眼前,而上面的建筑工人正如蜘蛛侠般在浇盖第12层。村中各小巷更成为违章建筑密集地,许多楼与楼的间距不足1米。推土机、水泥堆、高脚架、随处可见的沙石……整个村庄俨然成了一个大型的建设工地。

  在树荫下休息的摩的司机向记者介绍:从今年年初开始,村里抢建之风已经掀起。有钱的人家都会争着改建旧房,没钱的甚至筹钱建房。现在村里的工地估计不下100处。

  溯源▶▶盛传将进行城中村改造

  一些城中村部分抢建的楼房最后被认定为“历史建房”,也给了一些村民抢建的底气。

  长红村为什么突然冒出大批违建?村里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抢建成风原因有二个。一是今年3月以来,风闻长红村将推行城中村改造,不少村民想以抢建获取更多的补偿费用。二是长红村外来人口居多,房屋出租已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即使改造尚未进行,将抢建的房屋出租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另一方面,法律方面的漏洞也是导致抢建潮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目前,部分法规对城中村的抢建现象已划定了红线,但对于“抢建”,相关政策法规中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界定,加之“三旧”改造必须先经村里80%的村民通过,而改造至今尚未提到长红村的议事日程,因而不少村民认为抢建能造成“既成事实”;而对于超过280平方米的房屋面积,法律也没有明确的补偿标准,低成本的抢建仍可能获得较高的收益;而且,一些正在改造的城中村中,部分抢建的楼房最后被认定为“历史建房”获得了一定的资金补助,这也给了一些村民抢建的底气。

  疑问▶▶

  抢建行为是村民“自救”?

  周广文认为,“三旧”改造引发了村民的“断粮”危机,抢建成为“自救”的选择。

  就村中抢建成风问题,长红村村委周广文书记和均禾街城管科何福权科长接受记者的采访。周广文向记者表示,对于长红村的抢建问题,村委准备采取控制但要给出路的原则处理,他认为,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城中村所面临的“四不像”困境才是抢建成风的深层根源。

  周广文认为,虽然许多城中村村委会变成了居委会,村集体经济组织转制为股份制企业,但这些转变并没有给村民带来实惠,本该由政府投入的公共服务根本没有覆盖到城中村。现在连治安管理费也不给收了,每年要倒贴90多万元。

  而且,在长红村,很多村民每年的分红只有8000元左右,房屋出租成为普通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三旧”改造土地回收触发了村民的“断粮”危机,抢建博赔偿成为村民“自救”的选择。一些村民在自有资金不足的情况下甚至引外来资金合作建房,导致问题更加复杂化。

  “三旧”改造政策下达后,现实推行的缓慢也制约了城中村经济的发展。从1998年开始,政府对农村宅基地不再发证,村民无法通过正常报建手续获得土地合法使用权,村里现有500多亩的土地荒在那儿长草。为此,不少村民和外来投资者绕过审批,自行强建。

  周广文还表示,现在部分抢建的楼房是去年的水浸灾害遗留的历史问题。2010年的3次水浸灾害使全村52座楼房倒塌,还有不少楼房经过长时间的雨水浸泡已成危楼,村民从去年开始陆续重建、修建自家楼房。对这些建房的村民,村里不能制止。按照当地村规民约,村委同意村民将楼房修建至4层半,超过的部分则视为违章建筑。

  难题▶▶清拆常遭遇抱团抗法

  村民普遍认为楼房是祖宗留下来的财产,执法人员干预他们建房是对村民合法权益的侵害。

  均禾街城管科的何福权科长则向记者表示,对于村里的抢建违建建筑他们也多次进行清拆。但城中村的特殊性增加了清拆工作执行的难度。他介绍,村民普遍认为楼房是自家祖宗留下来的财产,自己掏钱建房不偷不抢,而执法人员干预他们建房则是对村民合法权益的侵害。执法过程中,城管与村民矛盾不断。其次,村民的攀比心理使抢建建筑常扎堆出现,城管在拆除一处违建建筑时常碰到村民的合力反抗,拆一则不能服众,全拆则客观条件不允许。何科长表示,农村道路狭小,大型的机械根本无法进村,只能靠人工清拆,一组城管拆一处违建就要花6—8天的时间,而在这期间,执法人员每每遭到抱团抗法,清拆工作难以有效开展。

  长红村的抢建违建现象已经引起街道办的高度重视,并召开了专门的城管工作会议,以配合广州的创文工作。周广文表示,会在近期发布管理处罚文件,明确规定改造补偿标准和抢建违建处罚办法;街城管队则会加派力量协助各村城管的管理工作,重点清拆村内超面积超高的违建楼房;对于村民暴力抗法行为,会考虑采取扣除股份分红等经济惩罚手段。

  ■链接

  城中村拆迁补偿“红线”

  1.据《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广州市推进“城中村”(旧村)整治改造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获得赔偿的必须是具有合法产权的房屋;

  2.市“三旧”办近日公布的《城中村改造复建成本标准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指出,在各“城中村”改造中,复建基准面积为280平方米,原村民宅基地面积计算三层半;

  3.按《意见》的规定,超出基准建筑面积部分则不再实行安置,按被拆迁房屋重置价给予货币补偿;

  4.《广州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规定》规定,违法建设的集体土地住房,地方政府建设通告或征收土地预公告发布后的抢建部分不予拆迁补偿。

  南方日报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丁少钿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