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广东东莞称撤并镇改区尚未开始

广东东莞称撤并镇改区尚未开始

时间:2018-07-10 17:2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还没具体讨论研究”、“还没开始”,与媒体的浓厚兴趣相比,东莞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东莞市委政策研究室给出的回答显得很淡定。昨日,媒体报道广东省编办《关于进一步深化简政强镇事权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东莞中山撤镇或并镇建区,让东莞区划调整的老话题再一次成为焦点。目标是“扁平化改革”,但到底是联并升级还是撤镇建区?镇改区的区划调整与产业布局之间如何相长、与村级体制改革如何衔接,这些都在考验东莞市委和政府的智慧。但现在,暂时只能停留在专家的分析和推测中。

  “那只是一个指导性意见”

  《意见》提出,在东莞和中山市分类开展市辖镇行政建制改革试点,并提出两个途径。一是将若干面积偏小且地理上相邻的镇合并,推进“联并升级扁平化改革”;另一种是选择辖区面积、经济总量、人口数大的镇推进“撤镇建区扁平化改革”,并且区不再下设街道。《意见》称,改革工作将于明年底前基本完成。

  不过,《意见》目前仍然只是意见。“我也看了相关的新闻报道”,东莞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莫达兴昨日表示,镇改区还只是改革的一个意向或方向而已,没有具体的日程表。至于未来怎么推进,还没有具体讨论研究,因此也没有什么新的内容提供给媒体。

  对于广东省编办“适当的时候选择试点撤镇建区,同时不下设街道”的意见,莫达兴说:“适当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据我了解,目前省编办也还没有具体的方案,那只是一个指导性意见”。

  东莞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温淦荣则简单表示,镇改区“还没有开始”。

  “东莞肯定要呼应一下”

  郑梓桢是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2006年曾受东莞市政府之邀主持“东莞区划调整调查研究”。郑梓桢认为,现在广东省发文要东莞试点“撤并镇建区”改革,“东莞肯定要呼应一下”,但郑梓桢也不敢预言东莞的区划调整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进展,因为毕竟阻力依然还在。

  东莞市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对于阻力的认识是:阻力不仅来源于被合并镇,撤镇建区的镇也未必全都乐意。前者意味着职数的减少,后者却意味着一地独立性的降低。“在中国五级行政层级中,哪有区的位置,那只是市的派出机构。”

  林江认为,东莞或许可以在临近市区的镇先进行“建区”试点,用“大市区”概念柔化区划调整的压力。但是,“这无法真正解决东莞区划调整的实际问题。”

  声音

  欧阳南江,东莞市城建规划局局长:

  撤镇建区,我们主要还是从功能上考虑,行政区划是另外一回事情,可能是民政部门考虑得更多的事情。当然今后要结合这个新情况做好规划,接下来工作中会沟通。

  袁奇峰,中山大学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

  东莞的问题是一个区域治理的问题。行政区划整合的问题,讲了多少年了,没人敢去碰这个东西。因为东莞的经济在镇里,这需要勇气。东莞当年启动三大工业园区可以看做是一个折中的办法。

  胡青善,社会科学联合会学术研究部副主任:

  区划调整早就已经做了方案,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定位。区划调整的严重滞后直接导致城市发展处于一种无序的状态,导致城市发展方向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思路。

  东莞区划调整年历

  2006年新上任的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重启区划调整。

  2006年10月底东莞完成区划调整初步方案。

  2007年1月东莞市政府发文要求各镇街拟上报区划调整的相关材料。

  2008年3月东莞公布的重点调研的19项专题中,首先提到“推进行政区划调整”,并由刘志庚负总责。

  2008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建议暂缓行政区划调整,专注于产业结构调整。

  2010年6月12日刘志庚谈“十二五规划”时再次谈及区划调整,称“势在必行”。

  2011年4月27日刘志庚在微博访谈中称,区划调整“不一定在今年,我相信未来的十二五时期,这个问题一定会调整”。

  对话

  广东省社科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郑梓桢:

  “强镇独立成区可能性不大”

  郑梓桢看过东莞区划调整从喧嚣到平静、从平静复归热闹的过程。东莞至今没有在区划调整上动刀,他知道背后是现有利益格局的巨大阻力。

  郑梓桢认为,如果东莞撤并镇建区,将打破目前各镇街的诸侯经济,有利于全市统一谋划产业布局。撤并镇建区试点改革将与正在试点的村级体制改革同时进行,便于上下配套。撤并镇建区意味着有些镇街将不复存在,强镇独立成区可能性不大。

  强弱结合或强强联合都行

  南都:东莞区划调整说了很多年,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您也说过是因为现有的利益格局带来的阻力太大了,那么现在由省里发文来试点,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郑梓桢:肯定起到促进作用,起码触动了,现在省里面有意思要弄这个事情了,东莞怎么做,肯定要有所呼应吧。

  南都:《意见》提了两种方式,一种是撤镇建区,另一种并镇建区,您觉得东莞适合哪种方式?

  郑梓桢:我觉得这个不是主要的,其实这两种方法都强调行政架构的扁平化,降低行政成本。具体用哪一种,就要看实际情况。同一个市里面两种方式同时用都可以。

  南都:比如虎门长安厚街相邻的这三个镇都是强镇,谁并谁呢?这个让人遐想。

  郑梓桢:我觉得是强弱结合、还是强强联合,只要对发展有利,怎么做都行的嘛。并不是非得强弱结合才能发展,也不是说强强发展就不好。

  南都:那会不会一个强镇单独成为一个区?

  郑梓桢:这种可能会存在,但是暂时的,最终目标还是要并的。他由于强可以先升级,但未来还独自成区可能不大,因为按照省的意思,中心镇发展起来,最终还是为了并。

  南都:打个比方,假如虎门长安厚街并成区,名字肯定要变,那是重新起名呢,还是从三者中选一个?

  郑梓桢:这个可能要各个镇区去博弈了。某个名称可能有历史文化渊源的、知名度高的,用哪一个对前景更有利,哪一个对社会稳定更有利等等,这些都会考虑进去。

  与村级体制改革同步进行

  南都:目前东莞的村级体制改革试点也在进行中,这与撤并镇建区改革有怎样的关系?

  郑梓桢:当然有关系。撤并后,本身就是一个城市化过程。东莞是个城市,但又比较特殊,既有城市又有农村。区的行政架构如何设置,和基层体制改革肯定要同时动,这样才能上下配套。

  南都:根据《意见》,区下面不设街道,那区下面就是基层的社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