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北京二环黄金地段涉嫌贱卖致国资流失上亿元

北京二环黄金地段涉嫌贱卖致国资流失上亿元

时间:2018-07-10 17:27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北京二环内的一块土地,一个买家出价5亿元,一个买家出价1 .2亿元,你会卖给谁?

  国资参股的北京万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发生了“卖贱不卖贵”的咄咄怪事———把这块地卖给了出价1.2亿元的私营买家,出高价的买家为此到北京市国资委、北京市纪委实名举报,称这一交易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尽管万馨公司不承认有人出过5亿价码,但《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受北京市纪委委托,北京房地产估价师和土地估价师协会在2010年5月10日曾对 “万和世家”项目的“二期土地”重新评估,根据评估鉴定意见,基准日2008年12月的宗地价格每平方米楼面熟地价为7500元,估价对象总价约 25159 .68万元。这份评估报告中还特别说明,通过对评估报告评审,从评估机构所选用的方法和参数的选择判断,该价格更偏重于市场交易底价。也即是 说,按当年较低价格计算,此地块最少也值2.5亿以上。

  《经济参考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此一地块转让过程和一些细节,蹊跷怪异,令人疑窦丛生。

  黄金地段涉嫌贱卖疑国资流失上亿元

  和北京无数个工地一样,在位于二环内新西城区(原宣武区)白纸坊东街路口旁,机器的混杂声中很多忙碌的工人正在来回穿梭着,再过几个月,这个名叫“凯迪·尚府”的住宅项目就要竣工并交付业主。

  尽管没有任何宣传,但是因为地段好,自2010年11月开盘后,大部分房源几乎在两个月内就预售一空。按照公开资料显示,这个小区建筑面积为4.8万平 方米,均价4万元/平方米。中地华夏不动产评估中心评估师吕汉忠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开发商售楼书以及北京市住建委网签资料简单推算, 整个项目全部销售款应该在19亿元以上,扣除土地出让地价款3.65亿元和建安成本及正常税费,该公司营业利润可达12亿元。

  细心的人 不难发现,“凯迪·尚府”这个楼盘并非新开发的小区,实际上是同一小区名为“万和世家”项目的二期。但是,其开发商和投资商却由之前的北京万馨房地产开发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馨公司)变成北京万禾世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禾世家),而实际的投资商却是北京凯迪恒业投资有限公司。

  据了解,这块土地原来的主人万馨公司,是由国有企业北京万发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发公司)与北京环球通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公 司)2000年共同出资组建。万发公司作为其第二大股东占万馨公司40%的股份。环球公司虽然是万馨公司的大股东,但李建华一直担任万馨公司的法人代表、 总经理,自2002年初开始,环球公司就彻底失去了知情权、决策权、管理权和分配权。

  令人疑惑的是,北京二环内核心区的“黄金”土地, 加上目前将近20亿的销售收入,任何一家主营房地产业务的公司都应清晰判断出这个项目巨大的利润空间。但是,拥有“国有背景”的万馨公司却把一块“肥肉” 拱手相让。更值得注意的是,不仅如此,这块土地的转让价格也低到令人咂舌的地步。

  在举报人提供的证据中,《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在 2008至2009年,万馨公司名下的“二期土地”是以1 .2亿元的超低价格转让至万禾世家的。按当时的评估结果,“二期土地”楼面地价仅为每平方米 3529元。几乎同一时间,万科在远在郊区的房山区拿到的土地,其楼面地价已达每平方米7000元;而同样地处二环内,众所周知的广渠门“地王”出让价折 算成楼面地价达到每平方米1.6万元。

  “‘二期土地’地处北京市区二环内核心城区,一期项目二手房已经卖到每平方米3 .5万元。保守估测,其楼面地价至少为每平方米1.5万元,近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其总价值则为7 .5亿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这样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记者同时了解到,受北京市纪委委托,北京房地产估价师和土地估价师协会在2010年5月10日曾对“二期土地”重新评估,根据评估鉴定意见,基准日 2008年12月的宗地价格每平方米楼面熟地价为7500元,估价对象总价约25159.68万元。而基准日2010年4月的宗地价格每平方米楼面熟地价 均价约16000元,估价对象总价约为53670.34万元。这份评估报告中还特别说明,通过对评估报告评审后,从评估机构所选用的方法和参数的选择判 断,该价格更偏重于市场交易底价。

  根据这份评估报告,万馨公司涉嫌贱卖国有参股企业土地,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四方协议“障眼法”巧借债务纠纷“易主”黄金地

  位于京城市区黄金地段、市场价值近6亿元的国有参股企业土地,为什么会在没有进行公开拍卖的情况下,以1 .2亿元的“白菜价”卖给一家私人企业?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实际上,一份由偿还债务而生的“四方和解协议”在其中起到最为关键的作用。

  过往资料显示,这块土地早前是北人集团公司下的第四印刷机械厂所在地的一部分,因为厂区整体搬迁,在1999年北人集团公司和万发公司签订协议,以13亿元的价格将整体厂址有偿转让给万发公司,用于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建设和经营。

  而在2001年,万发公司和万馨公司、北人集团公司共同签署新协议,将上述项目的乙方当事人(受让方)由万发公司变更为万馨公司,而关于厂址转让费余额支付也由万馨公司承担,万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这意味着,万馨公司已经从万发公司手里拿到了上述土地的开发权。

  “当时万馨公司一直欠着北人集团约2600多万没有结清,从2007年就开始打官司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麻烦的债务纠纷,反而成为日后土地“易主”的一个机会。

  当法院2008年5月12日、10月7日两度查封万馨公司旗下土地后,2008年12月24日,北人集团、万馨公司、万发公司、万禾世家四家公司在法院 主持下共同签订了《达成和解协议书》,将万馨公司手中“二期土地”以1 .2亿元的价格出让给万禾世家,用来偿还给北人集团的欠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司法》第47条的规定:董事会决定公司的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因此转让土地,必须经过董事会的讨论表决后方可进行,以防止个别董事或股东利用职权,侵害其他股东利益。

  “公司转让土地行为,属于重大经营事项,特别是国有参股公司,在土地转让方面法律手续的履行更加严格。”北京市中允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晓红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