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哈尔滨百余户自主回迁水库移民失去户口十多年

哈尔滨百余户自主回迁水库移民失去户口十多年

时间:2018-07-10 17:30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村民梁金德在自己的房前

村民梁金德在自己的房前


村民梁喜全向记者展示他家的供电系统

村民梁喜全向记者展示他家的供电系统


老版的绿皮户口簿已经成为村民们珍藏在心中的回忆

老版的绿皮户口簿已经成为村民们珍藏在心中的回忆


强迁令

强迁令


  中广网黑龙江8月12日消息(记者白宇):近日,有多位哈尔滨市民向中国之声反映说,因为户籍被哈尔滨公安机关“封锁”多年,他们变成了没有“身份”的“黑户”。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没有“身份”的人生活在哈尔滨市阿城区一个曾经叫青龙山村的地方。因为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出门工作、上学,哪怕生老病死。他们觉得,自己的居住地虽归省会哈尔滨所辖,但村庄就像淹没在现代文明中的原始部落。没有谁能准确说出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村民们的说法是400多。

  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带给他们的是怎样的生活?他们的村庄真的会像原始部落吗?没有合法“身份”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当地有关部门又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呢?

  ■“一座被‘遗失’的村庄”

  这里风景秀丽,依山傍水。这里不通公路,不通汽车,不通电,不通邮,不通自来水。这里没有社区医院,没有学校,没有村委会。这里的人们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结婚不能登记,孩子可以随便生,但都上不了户口,老人死后也无法火葬……有点文化的村民说,这里不是书中那条《遗失的地平线》,这里是哈尔滨市一座被“遗失”的村庄——青龙山。

  青龙山村位于哈尔滨市阿城区平山镇内,距哈尔滨市区不足100公里,周边有西泉眼水库旅游区、平山旅游区和一个高尔夫球场,三余村口是通往青龙山村的公路的尽头。为了接记者进村,村民们开来了四轮驱动的拖拉机。由于刚下过雨,山间泥路上车辙最深的地方已经没过了膝盖,齐胸高的拖拉机后轮也不时打滑空转,密集的杂草不时划过记者的肩膀。在短短4公里的山间泥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记者最终抵达了这个相对封闭的村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上至白发苍苍,下至腰间开裤裆的,身份证、户口都没有。这旮瘩,一百多户全是,家家是,一共四五百人。”

  带路的村民说,这里居住着100多户,四五百人,因为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他们就像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原始人。当了20多年村支书的黄柏顺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因哈尔滨市修建西泉眼水库,青龙山村被划入淹没区,由当时的尚志市划入哈尔滨市,并被要求搬迁安置。黄柏顺介绍,1998年,他带头响应号召搬迁,但当时的补偿标准还是93年制定的,由于偿标准过低,资金难以到位,生产、生活没能妥善安置,已经被强迁的村民又无奈的重返家园,在一片废墟上重新盖起泥瓦房,耕种起至今尚未被淹没的土地。

  黄柏顺:我那是一面青的房子,1平方米是97块钱,要是土房就更便宜了。

  记  者:工作怎么安排的呢?

  黄柏顺:没有给安排。农民嘛,到哪还是种地,到别的村里头人家土地都分完了,30年承包合同的地。咱们去了以后,人家给你的地都是最次的地,根本不打粮,没法生活。

  村民们向记者出示了1998年末有关部门给青龙山村民发出了强迁令,并告诉记者,强迁之后,当地政府在行政区划上撤销了青龙山村,原有房屋被推倒,电路被切断,水井被填埋,原本还算富裕的青龙山村丧失了基本的生活功能。村民们说,正是这一走一回之间,“身份”没有了。记者看到,村民们现有的户口簿还是20年前的绿皮本,登载的住址是“尚志市帽儿山镇青龙山村”。

  ■“不同的年龄 相同的命运”

  闫美华今年22岁,没有“身份”让她感到了巨大的生存压力,同时她也觉得很自卑。

  闫美华:十九、二十就出来了。没有身份证,打工没人要,哪都不要。

  记  者:打了两三年工,换了多少份工作?

  闫美华:没数儿,干几个月,人家有的地方就不要了。

  记  者:在正规的工厂里打过工吗?

  闫美华:没有。

  记  者:出过远门吗?

  闫美华:没有,出去要身份证,坐火车啥的都查,出不去。办银行卡也办不了。结婚也不行,登不上记。像我们村里都是随便结,随便生孩子,没有身份证,没人管,有的人生六七个孩子都没人管。

  记  者:没有身份,在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闫美华:黑户呗,就好像世界上没有我这个人……

  34岁的梁金德已经是3个孩子的父亲,但他和孩子都没有户口。

  梁金德:老大15,老二11,老三10岁。

  记  者:你们结婚登记怎么办的呢?

  梁金德:没登。

  记  者:去医院生孩子要有准生证呀?

  梁金德:准生证,现在也没有,都在家生的。

  贾相友今年45岁,有4个孩子,为了让孩子们能参加中考、高考,他想尽了一切办法。

  贾相友:我家4个孩子,上学。老大09年考大学就没有身份证没考成,后来打工去了,现在她还是想复读,可复读完了没有身份证还是考不了啊,学习还挺好的。老二考学时候,我托人从派出所把身份证号找着了,就按身份证号报的名,后来考上了,入学的时候就做了个假身份证去的。老三还有两年考大学,还是没有身份证。老四来年考高中,4个孩子。孩子问我怎么办呀,怎么整呀,我都呜呜直哭,找哪哪都不给办。

  ■“无政府状态下的原始部落”

  村民们说,由于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这里的人结婚不能登记,孩子随便生,但都上不了户口,生病后无法享受农村合作医疗,就是死了,火葬场都不给火化,没有哪个组织对他们负责,社会治安无人管理,正常人应该享受到的权利他们都无法享受,他们的村庄就是一个无政府状态下的原始部落。在这样的环境下,村民们的生活是何以维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