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村民认为建危废处置中心选址不当阻止施工(图)

村民认为建危废处置中心选址不当阻止施工(图)

时间:2018-07-10 17:3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7月11日起,数十位村民自发24小时轮流值守路口,防止施工车上山施工。——本报记者 郭丽萍 摄

7月11日起,数十位村民自发24小时轮流值守路口,防止施工车上山施工。——本报记者 郭丽萍 摄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湖南长沙

  湖南省正在规划建设长沙危险废物处置中心(以下简称“危废处置中心”),选址定在长沙县北山镇北山村的万谷岭,这引起了当地村民的强烈反对。村民们认为,建设危废处置中心是好事,但建在万谷岭存在选址不当,会给当地的环境、空气、水源等造成不可低估的污染威胁。

  就在7月11日,先后到达的两批施工车都被众多村民堵在了上山的路口前。村民还在路上横了一棵直径三四十厘米长的大树,阻止施工车通过。尽管长沙县领导在8月4日对村民承诺“未经村民同意,危废处置中心不会动工”,但从堵施工车那天起,依然有数十位村民自发每天24小时轮流值守路口,“防止施工车偷袭”。

  蒙在鼓里?

  北山村村民表示,直到7月11日,5辆施工车沿着北山水库大堤准备开上山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危废处置中心选址改到了万谷岭。

  而此前,他们从湖南官方公开的资料获知的只是,长沙危废处置中心是《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建设规划》的31个综合性危废处置中心之一,由国务院批准立项(批准号国函(2003)216号),选址在长沙县北山镇新桥村汉山,先后通过国家和省环保部门对该项目的环评批复、可研批复、用地预审、水土保持方案审核等相关手续,由中央专项资金投资建设,是湖南省重点建设项目之一。

  北山村村民也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个项目立项以来一直遭到新桥村村民的反对。“去年7月汉山那边还打起来了,200多个穿黑衣戴红帽的人打伤了几个当地的村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今年3月份,当地媒体还在报道新桥村的危废处置中心,但7月份施工车却开进了北山村。如此重大、具有潜在威胁的项目却没有预先告知选址周边人群,村民对此感到意外并且愤怒。

  而北山镇政府对外公开的却有不同的说法:“为取得北山镇人民群众的支持和配合,当地政府自始至终下村入户宣传解释、做群众思想工作,2011年6月在北山镇镇政府召集项目征地范围内及安全防护距离内的居民召开群众听证会,7月4日召开北山村村民代表召开了项目建设通报会。”

  北山村村民对镇政府的说法进行了否定,表示他们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多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记者,村书记、村长、妇女主任背着村民和镇政府签了字,预先知道这个项目改址的只有危废处置中心周边800米安全防护距离内山上的搬迁户。

  官方广泛宣传“征地拆迁范围内的群众对此项目积极拥护理解,对项目建设积极协助支持”。村民们解释,山上的村民这几年来备受万谷岭北面黑糜峰生活垃圾填埋场飘来的恶臭的困扰,加上他们本来就是高山移民对象,所以支持这个项目,愿意搬迁。

  村民们拦截了两批施工车和“带着油、面准备上山搭棚子驻扎施工的十几个外地民工”。“他们都是秘密搞的。我们知道后就起来反抗,不准他们开工。”一位年过七旬的村民说。

  村民下跪

  北山村青山环抱、水田绵延,本是个宁静、安乐之所,但危废处置中心这个无异于炸弹的消息在当地炸开之后,村民们原有的生活、生产节奏已被打乱。

  8月8日,在记者同数位村民在万谷岭危废处置中心选址地考察的过程中,临近的垃圾填埋场的恶臭扑面而来,两位中年女村民忍不住弯腰干呕起来。山下村民的聚居地离选址地的直线距离仅1公里左右,村民们说,吹北风的时候,垃圾的恶臭让他们苦不堪言。

  改址后的长沙危废处置中心,总投资为1.852亿元,国家按60%补助建设资金,集中处置长沙、株洲、湘潭、岳阳、益阳、娄底、张家界、常德、吉首、怀化等十个市州所产生的危险废物以及长沙地区的医疗废物。规划建设用地340亩,相当于30个足球场的总面积。

  村民们认为,这个包括医疗垃圾在内的危废处置中心一旦在万谷岭建成,对于北山村负面的影响将甚于现有的生活垃圾填埋场。危废处置中心选址地万谷岭是北山水库的水源地。北山水库建于1978年,担负着周边包括北山村在内的数个村村民生活、生产用水的重任。除了北山水库外,万谷岭周边还有3座大中型水库和2座小型水库,村民们担忧,“建在北山水库源头的这个医疗和危废物品垃圾厂,如果有那么一次渗漏,处理不及时,天又下雨的情况下,将直接污染北山水库的水源,北山水库的水几天内又通过渠道、渡槽、隧道放遍整个北山镇,并最终流入湘江,污染湘江水。危废处置中心距离长沙市区仅二三十公里,北风还可能将废气带入市区影响市区空气、环境。”

  湖南省固体废物管理站站长田湘群表示:“国家规划院对可研报告的可行度、对整个工程是否符合要求进行了论证,都没问题。危废处置中心对水库、环境不会影响。这个跟垃圾填埋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废料是必须经过物理、化学处理的,不是像填埋垃圾那样裸填,而是要和凝固剂、水泥一起搅拌,再变成一块块的水泥块码起来,填埋场下面还要按照垃圾处理厂的要求,进行防渗,不可能渗漏。没有生产性废水的外排,全部要回用,不会对周边水库产生影响。有废气排放,但可以做到达标排放。”

  对于环评报告、可研报告等,田湘群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可能在网上搜不到,是有关部门委托中间公司做的,可能涉及到一个业务,这个搜不到。”

  官方的解释没能消除村民的担忧。村民们搜集整理了相关的法律法规,积极在网上发出声音,争取舆论支持。

  7月14日下午,北山镇镇长涂亚鹏及众领导在警车陪同下来到北山水库与村民沟通。村民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十几位上了年纪的村民见协调无望,齐齐下跪,但镇长转身离去。村民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县里领导也来到北山水库,第二次有上百个村民跪在水库堤上。

  7月22日,北山镇镇政府召开危废处置中心项目建设有关情况说明会,收到政府派发的“会议通知单”才可入场。村民们透露,仅占全村人口1/10的山上拆迁户却拿到了80%左右的会议通知单。

  “上千名山下的村民都去了,要求在政府的广场开会,政府不予理会。警察比人民群众多。说明会,谁参加呢?”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最终山下村民代表不满代表人数比例的失衡,全部拒绝参加。这位村民还告诉记者:“政府中午在北山镇仁和酒楼开了22桌,其他重要领导在星沙国际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