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央视新生代:是个性也是立场

央视新生代:是个性也是立场

时间:2018-07-10 15:0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从左至右:邢质斌、李瑞英、海霞、李梓萌、欧阳夏丹、郎永淳、康辉、郭志坚、王宁、罗京(已逝)。

  从左至右:邢质斌、李瑞英、海霞、李梓萌、欧阳夏丹、郎永淳、康辉、郭志坚、王宁、罗京(已逝)。


  面孔的新老更替既是自然定律,也可能孕育着后续的话语转换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杨梅菊、陈娟发自北京 央视《新闻联播》又将出现新面孔了!当这条消息以几何级的速度被传播时,传说中的新主播欧阳夏丹和郎永淳,仍在各自的岗位上按部就班地忙碌着。

  据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喻国明透露,欧阳夏丹和郎永淳加入到《新闻联播》主持团中,是通过公开透明的竞聘方式。据悉,在竞聘过程中,整个评委团队给参与竞聘的主持人设置了三种不同的情景,而欧阳夏丹和郎永淳,在每一种情景内都表现得非常优异,各项得分都很高,因此成功胜出。目前两人已经试过定妆并进行了试录影,很快就将与观众正式见面。

  “看见”新闻的人

  看上去,欧阳夏丹和郎永淳的出现是如此理所当然,但任何熟悉《新闻联播》历史的观众也许都明白,事实可能并不那么轻易。

  由于相对封闭的信息单向传递,注定《新闻联播》要长期处于被过度解读、放大、戏谑乃至嘲笑中,但对于它的任何试图摆脱旧有模式的尝试,人们仍然表现出巨大的期待与热情,对于欧阳夏丹和郎永淳的出现亦不例外。

  欧阳夏丹是尖尖脸,郎永淳则长了一对小眼睛还戴着眼镜。这两个看上去不符合央视传统审美标准的主播,其实在登陆《新闻联播》前,早已是央视新闻频道中坚力量的一部分。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之前年轻的海霞、李梓萌、康辉和郭志坚率先走进《新闻联播》,不过是央视新生力量全面挑起大梁的开始。而这股“青春的力量”,如今正在进一步迸发着新能量。

  而如果说欧阳夏丹和郎永淳的面孔革新尚是《新闻联播》小心翼翼的又一次探索,那么央视一套最新推出的《看见》周末版,则在最大程度上解释了面孔背后的精神依据。

  《看见》并不是一档新节目,但它的周末版却更似一次新生,最大的力量来自于它的两位主持人:柴静,原《新闻调查》主持人,以悲悯而公立的柴式风格著称;邱启明,《24小时》节目主持人,他的不同在于演播室里的真性情。

  在节目的开场,柴静这样解释片名“看见”:“这个时代每天都在发生大量新闻,我们的任务是让人们看见新闻中的人,感觉到人的存在。”柴静的博客名字是“柴静·观察”,很显然,与“观察”相比,“看见”是更寻常并不带距离感的词。与柴静同时加盟《看见》的,还有她在《新闻调查》时的同事范铭和郝俊英,曾经,她们被称为《新闻调查》三剑客,节目呈现则以深入人性而见长。

  而在邱启明看来,这档节目同时最大力度呈现的,还有节目制片人李伦的“大人文观”。制片人李伦,央视90年代黄金时期的见证者,也是其后一大批优秀制片人离开央视浪潮后的坚守者。与曾经的同行者们相比,李伦更温和,这种温和的坚持赋予他理想主义之外的务实,他并不觉得央视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很显然,最好的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李伦说。

  这是一批新闻背后的人,他们竭力所做的,是让习惯了集体是觉得中国能够看见新闻中的“人”。《看见》周末版第一期,以“温暖”为关键词,柴静采访了姚晨,邱启明则探望了“最美妈妈”。柴静专访药家鑫案双方父母,则是《看见》改版后播出的第二期,与姚晨的专访相比,这是力道更为精确深沉的呈现。播这期节目,诚如高空走钢丝。但这个团队依然给了人很大的惊喜,节目让人们看到的,是一声枪响之后,在死亡带来的最深的沉寂里,双方父母慢慢从妖魔化的愤怒与谣言里走出,浮现出的最可贵的人性。“悲剧已经发生,但这个世界的事情,依然有太多疑问和心事没有解决,而这正是我们关心的,也是需要被看见的。”编导范铭说。

  不一样的央视人

  他们是央视的新生力量,同时也是看见新闻的人。如今,荧屏之外,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活跃的平台:微博。也正是在这里,让更多观众和网友发现了“一群不一样的央视人”。

  曾经,只有在央视内部春晚和《分家在十月》中,央视人的幽默和个性才得以短暂宣泄,如今,这一切都由微博来实现。

  “这事我干过,在火车站帮人搭把手,那人本能警觉看我是否抢劫。见我身手不似,才放心让我帮忙。所以,帮忙提个箱子不仅是帮了把手,更是巩固社会的一份信任。”如今已是央视当家花旦的张泉灵,在微博上转发一条讨论是否应为路人提供帮助的帖子时这样说。

  事实上,在微博中,张泉灵所传递的信息使其不再仅仅是一个主持人,而是一个爱插科打诨的笑话高手,一个有着理性思考的公民,一个与儿子做朋友的母亲。她幽默地表达对郭美美事件:“刚我还感慨,不是郭美美,我都不认得玛莎拉蒂。立刻有同事反驳,前几年不是有人送过你一辆!我大惊失色,又转念一想,确有其事啊!当年我何止一辆玛莎拉蒂,我有一个十辆车组成的车队,整天挪来挪去。那么多人送我车,从未有人要求当我干爹。相比新闻联播,我想活在开心网里。”

  对于“7·23”动车追尾事故中的新闻发言人,张泉灵写道:“最近的一些事情,我用脑子想,始终想不明白。于是,我用脚后跟想,开始懵懂了。比如,今天有人考我,发炎人和泰国前总理有什么关系,我的脚后跟智商依然不够,什么关系?”

  一切愤怒和指责,都被巧妙地化解在幽默和调侃之中。有人感叹,看了张泉灵和李小萌的微博才明白,她们何以能成为央视主持人,也是看了她们微博才明白,这俩人当央视主持人多浪费。例如,李小萌用一句话点评最近的北京打工子弟学校事件:“北京24所打工子弟学校被关,北京市教委称不让一个人失学。寻找名叫‘一个人’的小朋友。”而在郎咸平专访郭美美母女遭遇网络围剿后,李小萌在微博上来了一句:“想当主持人的一定不是好经济学家。”

  不仅如此,通过微博力所能及地亲身参与公益活动,也成就了网民眼中“不一样的央视人”印象。比如经济频道年轻主持人马洪涛,积极参与“爱心衣橱”公益拍卖活动,新闻频道主播邱启明则一直通过微博平台为弱势群体鼓与呼。

  迈跬步,稳妥走

  诚然,新面孔和新生代的出现,离不开大环境的变迁和大平台的改革气魄。但与此同时,后者的步伐有多大,也注定将对新生代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