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乌鲁木齐一架客机起飞时与信鸽擦肩而过(组图)

乌鲁木齐一架客机起飞时与信鸽擦肩而过(组图)

时间:2018-07-10 17:42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图为煤气炮:在飞行区边安置,煤气炮定时鸣响,用巨大的声音吓走飞鸟。

图为煤气炮:在飞行区边安置,煤气炮定时鸣响,用巨大的声音吓走飞鸟。


图为仿真假人:在飞行区边设置仿真假人,以吓退飞鸟。

图为仿真假人:在飞行区边设置仿真假人,以吓退飞鸟。


图为高空驱鸟弹:该弹可发射到300米的高度,升空后发出橙红色强光,刺激鸟类视觉系统,并发出超强的次声波频率,吓走鸟类。

  图为高空驱鸟弹:该弹可发射到300米的高度,升空后发出橙红色强光,刺激鸟类视觉系统,并发出超强的次声波频率,吓走鸟类。


图为设网拦鸟:在机场周围设置的拦鸟网,防止鸟类从2.5米以下直接飞到跑道上空。

图为设网拦鸟:在机场周围设置的拦鸟网,防止鸟类从2.5米以下直接飞到跑道上空。


  亚心网讯(记者 摆歌)“有情况!”8月10日8时43分,新疆乌鲁木齐国际机场驱鸟分队队长马重庆正在飞行区执勤,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传来,一架波音747客机从他正前方不远处缓缓地进入跑道准备起飞。这时,他忽然看到空中几只信鸽的身影在晃动,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已经来不及想这几只“不速之客”是怎样突破外围防守进来的,只希望它们能立刻消失。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任何驱赶措施此刻已经来不及发挥作用。

  这一次很幸运。相隔不到十米距离,飞机与鸽群擦肩而过。马重庆长舒了一口气,额头上还是不断有汗渗出……距离7月7日鸽群撞机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每天飞过乌鲁木齐国际机场上空的鸽群还是层出不穷,让大家紧绷的神经始终不能放松。

  “这就像是一场战役,几乎每天我们都在打仗,一旦输了,根本没有任何挽救的余地。”十几年来,18名机场驱鸟队成员都会常常发出这样的感慨。

  7月7日发生的鸽群撞机事件,是新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鸟类撞击飞机事件,很多人记忆犹新。

  “有客机遭到鸟类严重撞击……”当天10时44分,新疆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机场保障部安全技术室主任张军刚刚上班,一个从指挥中心传来的消息就让他的神经异常紧张:撞得严重与否?能否安全着陆?机上人员安全……一连串的担心接踵而至。这个消息也瞬间传遍机场内部,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几分钟后,飞机安全着陆。经检查,飞机雷达罩、右前风挡等部位被撞坏,10只信鸽的残骸,给大家昭示刚刚结束的这场“战斗”有多惨烈。

  在此之前,今年4月机场也出现过两次飞机与信鸽撞击事件,只不过这一次比之前都要严重。 

  在张军的记忆里,每年乌鲁木齐国际机场平均要发生8起类似事件,一般都发生在春、秋两季,而今年的情况很不乐观,盛夏季节每天早上经过机场上空的信鸽能达到300多只,这个数字比过去增加了一倍左右。

  据了解,自从2004年以来,新疆民航共发生40余起鸟击航空器事件,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信鸽所致。“近20年来,通过对机场周边生态环境的治理以及驱鸟手段不断地发展,其他鸟类对飞机的威胁已经很小,而经人训放的信鸽则是飞机的头号天敌。”张军介绍说,过去,由于机场航线、航班较少,乌鲁木齐养鸽子的人也比较少,两者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完全体现,从2004年开始,发生的撞击事件越来越频繁。

  一次次的鸽群撞机事件,让飞机这只大鸟“很受伤”,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7月7日撞击事件发生后,经有关部门初步估算,航空公司损失超过百万元。“这一次,机场方面会坚持追究鸽主的责任并且和鸽协等部门协商改变训鸽、赛鸽的线路。”张军说,根据《民用机场管理条例》第七十九条规定,放飞影响飞行的鸟类,情节严重的可以处以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并没有一名鸽主被处罚过。

  这次撞击事件发生之后,机场方面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以及各区信鸽协会的配合下寻找到了鸽主,随后将相关材料上报自治区空管局,目前事件还调查处理当中。

  据介绍,目前鸟撞飞机是威胁航空安全的重要因素之一,自1988年以来,由于鸟击引起的坠机事故已经造成190人死亡。

  按理说,体型小、重量轻的鸟类,与钢筋铁骨的飞机相撞应该是以卵击石的效果,为什么能把飞机撞坏?这是因为破坏主要来自飞行器的速度而非鸟类本身的质量。根据动量定理,一只0.45公斤的鸟与时速80公里的飞机相撞,会产生153公斤的冲击力;一只7公斤的大鸟撞在时速960公里的飞机上,冲击力将达到144吨。高速运动使得鸟击的破坏力达到惊人的程度,一只麻雀就足以撞毁降落时的飞机的发动机。

  曾经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信鸽协会工作过,现在是勇翔赛鸽俱乐部会长的常卫平介绍说,新疆的赛鸽运动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这些年来,从最初的上百人已经发展到成千上万人,品种优良的信鸽身价也一路暴涨,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都有,而有些养鸽户为了盖一座鸽舍会投入上百万元。

  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西北赛鸽看新疆,新疆赛鸽看乌鲁木齐,乌鲁木齐赛鸽看新市区。由此可见,新市区是首府各区信鸽协会当中的“佼佼者”,而它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的接触也最紧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机场净空附近,就有400多家养鸽户。

  7月7日,鸽群撞击飞机的同时,家住新市区的一位养鸽户正在自家楼顶的鸽舍旁,左顾右盼地等待自己的“宝贝”归来。他是新市区信鸽协会的会员,也是这次出事信鸽的主人。

  “别说这次鸽子被撞死了,就是哪只鸽子平时生个病,他都愁得吃不下,睡不着。”一名与“出事信鸽”主人相识的鸽友说,每一次把鸽子放出去,养鸽户的心也跟着飞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