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广州市民盖46个公章讨薪无果续:信访局承诺落空

广州市民盖46个公章讨薪无果续:信访局承诺落空

时间:2018-07-10 17:4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苏先生向记者讲述艰难的讨薪历程。 王亮 沈颖 摄

苏先生向记者讲述艰难的讨薪历程。 王亮 沈颖 摄


  ●南方日报记者 袁丁 实习生 尹传刚

  手上已有46个部门盖的公章,但仍然拿不到被拖欠数年的工钱。前日下午,56岁的苏先生在广州市副市长陈国接访时反映了自己的这一遭遇。

  记者昨日来到苏先生家中,了解到过去3年间他为讨薪所付出的艰辛,以及这一事件对他生活所带来的冲击。苏先生经历的这一段信访历程,可谓是“旧案生新案”的典型案例。

  在前日的接访中,广州市信访局负责人曾承诺,会在昨天派人来苏先生家,和白云区等有关部门协调解决苏先生家里的用电问题。但截至昨晚9时半,苏先生仍然没有等到政府的工作人员。

  2年前已判令老板支付工资

  今年56岁的苏先生独自居住在金沙洲一处政府廉租房内,狭窄的客厅里除了一张旧沙发,再也找不到值钱的家具。昨日,他将各种信访回执、劳动仲裁裁决书、法院判决书等一张一张摆满了沙发和茶几。“我数了数,估计还不止46张。”苏先生对记者说。

  经过查阅,记者发现苏先生提供的资料中,与索要工资直接关联的大约有20多份,主要是他和4名同事索要工资案件的各种裁决和判决。苏先生说,2008年6月,他经朋友介绍进入一间名为白云永胜服装厂的企业打工,当时担任行政部经理。但没想到仅仅过了5个月,工厂的区姓老板就拿了公司的钱“走佬”,拖欠苏先生和同事20多万元工资。

  “我们当时是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来申诉的。”苏先生说。他们首先找到白云区嘉禾街劳动和社会服务中心,服务中心建议他们申请劳动仲裁。从2009年3月到2009年12月,这起情况简单清楚的拖欠工资案历经广州市白云区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决、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一审判决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苏先生和同事屡屡胜诉,区姓老板被判支付5人工资共计22.3万元,其中苏先生个人应该得到6万元。

  “法院都支持我们的诉求,连诉讼费我们都没出。”苏先生说,可惜他当时没有料到,这笔钱他现在都还不能拿到。

  申请执行1年多仍未拿到工钱

  2009年12月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发出了裁决生效证明。但是,区姓老板却迟迟不肯按判决支付工资。2009年12月16日,白云区法院应苏先生的申请,发出了执行案件通知书。2010年年初,在苏先生的见证下,白云区法院查封了区姓老板在白云新市镇黄边村的一处房产。此后,苏先生就陷入了无止境的等待中。

  “我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执行法官,问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苏先生郁闷地说,“他们态度很好,但是每次都说法院执行的案件很多,让我继续等。”此后,苏先生开始了漫长的信访之路。

  根据苏先生展示的信访回执,2010年2月和2010年9月,他曾两次到广州市人大信访,要求监督法院执行判决,不过都被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转到了白云区人大常委会。记者未能看到白云区人大对此案的回复,苏先生说,白云区人大工作人员告诉他,人大也没有执法权,只能帮手“催一催”。苏先生还曾到司法局寻求帮助,司法局回应称,此案已经法院判决生效,司法局不能再作干涉。

  时至今日,苏先生依然没有拿到拖欠的工资,手上各种信访回执却越来越多。记者发现,其中除了事关讨薪的信访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与公安、国土等部门有关,这又是为什么呢?在苏先生看来,这都是讨薪案件久拖不决带来的“后遗症”。

  信访局前日的承诺落空

  3年来,苏先生一直坚持为几名同事代理打官司,也没有去工作,家里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差,以至于要变卖家产度日。为此,妻子与他的关系也日益恶化。2010年4月中旬家里被盗,让两人的关系彻底破裂。妻子带着行李和女儿搬出了金沙洲的廉租房,并声称要和苏先生离婚。由于这套廉租房当年是以妻子的名义申请获得的,小区物业认为苏先生已经没资格住在这里,多次要求他搬家,并一度给他家断水断电。“现在水有了,但是电一直没通。”苏先生说。

  正因为衍生出诸多矛盾,苏先生此后又多次去公安机关、国土部门上访,要求保障家庭财产安全和获得继续居住廉租房的权利。前天下午,由于感觉问题一直未能得到彻底解决,他出现在广州市信访局门口,并获得了向陈国面对面投诉的机会。

  “昨天我问陈市长,为什么3天可以做好的事情要拖3年。”苏先生说。面对记者尽快找个工作的建议,他无奈地表示,折腾这么久,自己年纪也大了,很难找到合适的岗位。“我现在想的就是为同事讨个公道,自己拿回6万元工资,然后尽量让家庭复合。不过老婆可能不肯了。”苏先生说。

  在前日的接访中,广州市信访局负责人曾承诺,会在昨天派人来苏先生家,和白云区等有关部门协调解决用电问题。昨晚,苏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说,自己没有等到政府的工作人员。他那小小的陋室,依然是漆黑一片。

  久拖不决让“旧案生新案”

  ▶记者手记

  刚刚接触苏先生时,记者曾觉得他是一个典型的“老上访户”:层层叠叠的信访资料、激烈的言辞、倔强甚至有些偏执的脾气……然而等到静下心来厘清来龙去脉后,记者不禁要问,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3年前,当欠薪事件发生时,苏先生采取了最合理合法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从仲裁到起诉再到申请执行,每一步都严格遵循法定程序。然而一桩情节简单明了的案件,却拖了3年无法解决。无奈之下,苏先生只能求助于信访渠道。日复一日无望的等待,不仅耗费着苏先生的精力和积蓄,也损害了其家庭的和谐幸福。心力交瘁的苏先生,产生出各种情绪化的言语和行为,不仅可以理解,而且值得同情。

  西谚有云,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信访案件由于司法程序、行政程序上的人为因素或者制度本身设计上的缺陷久拖不决成为积案,不仅大大增加了公民的维权成本,也使得政府公信力大为降低。维权群众心中块垒无法化解,更容易用对抗性思维去应对周遭的突发事件,最终导致在信访过程中“旧案未结、新案又添”。

  在本月的“百日大接访”启动之初,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提出,这次的重点是解决信访积案。为“百日大接访”打头炮的广州市长万庆良坦言,群众通过信访找政府,说明百姓心中还是信任政府,政府不能辜负这种信任。然而昨晚苏先生家依然如故的一片漆黑却说明,某些部门似乎并没有改变他们敷衍、拖延的作风。假如对这种现象听之任之,那么此次“百日大接访”化解积案的目标又如何能实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