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8成省区红十字会称因缺乏经费拒绝公开信息

8成省区红十字会称因缺乏经费拒绝公开信息

时间:2018-07-10 17:4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红十字会:“大象”怎么转身?

  对于红十字会来说,郭美美事件是一次危机,抑或是一次改革的契机?红十字会如何重塑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身为中国公益慈善业界“大象”的红十字会,该怎么转身?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命题。

  记者/贺莉丹

  郭美美事件,余波在漾。为了提升自身透明度,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7月31日上线捐款信息平台,以履行一个月前对公众的承诺。

  但是公众的诸多非议并未因此消解,各种各样的指责扑面而来,诸如嫌贫爱富,数字粗略,数字缩水等等。

  对于红十字会来说,郭美美事件是一次危机,抑或是一次改革的契机?红十字会如何重塑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身为中国公益慈善业界“大象”的红十字会,该怎么转身?

  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命题。

  “阳光”数据

  北新桥三条是条颇具市民气息的小巷,这里坐落着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办公大楼。风暴的中心总是显得如此平静,各个办公室的木质大门含蓄地闭合,而邻近的一幢楼宇正在做灰尘漫天的拆迁……跟北京的任何一条寻常小巷相比,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飓风起于青萍之末。在年届二十的湖南女孩郭美美的炫富事件暴露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终于承诺,在7月底推出捐款信息发布平台,公开捐款的明细。

  而彼时,一度蔓延的“退钱”、“罢捐”风潮,早已浮诸网络。因郭美美事件,红十字会深陷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此番上线的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中,公布了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捐款的收支使用情况,这成为首个被暴露于阳光下的善款数据。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反映了红总会的一个积极态度与很好的尝试。

  在捐赠信息发布平台的首页,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设立了“财务收支审计报告”和“捐赠信息发布”两个栏目。“财务收支审计报告”包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2010年审计报告、2010年财务报告、汶川地震审计报告和汶川地震收支报告。“捐赠信息发布”栏目涵盖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泥石流、云南盈江地震和日本地震等内容,但除青海玉树地震外,其余几项均显示在“建设中”,目前尚无法查看。

  《新民周刊》记者在查阅该捐款信息发布平台的数据后获知,根据中国红十字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1年6月30日,红十字会总会共接受玉树地震捐赠款物共计23.8472亿元,其中支出款物23.7889亿元,待支出583万元。

  该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亦对捐赠款物的收入来源以及捐赠支出情况进行了公布。比如说,在投入抗震救灾款物项目里,红十字会总会用于灾后重建项目支出为21.2011亿元,占最大头,为88.9%;此外,紧急救灾的支出有7376万元,占3.1%;社会救助项目支出为1.8328亿元,占7.69%;用于救灾工作的相关支出174万元,占0.07%;而待支付灾后重建项目督导检查、审计等费用合计583万元,占0.24%。

  “去一个只有30万人的自治州督导检查审计灾后重建项目,需要花掉583万吗?”当然,不乏网友质疑。

  在中国红十字会的官方主页上,“快讯”一栏显示,目前,玉树地震的捐赠者可以通过该平台,查询2010年1月11日以来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的信息,其中个人捐款10万元以上和企业捐款50万元以上的,不仅可以查询到捐款信息,还可以查询到相对应的援建项目及善款的具体使用情况。

  “披露信息太笼统,审计报告过于简单,难以让人信服”,公众也有指责声。而一些网友表示,希望自己低于10万元的这些小额捐款也能够通过该平台获知去向,毕竟那是以往普通人选择的重头。

  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错误,也屡被披露。

  本刊记者用“李连杰”为关键词输入查询,发现包含“李连杰”名字的有3条记录,3次合计捐款930元:2010年4月22日,“李连杰壹基金玉树赈灾”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捐赠230元;2010年4月23日,名为“李连杰”的捐赠人捐赠300元;2010年8月30日,“李连杰壹基金计划”捐赠400元。

  而对于“李连杰合计捐款930元”的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秘书长王汝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个问题其已向财务部门进行了了解,此非李连杰的捐款,而是匿名捐赠人给李连杰壹基金计划的定向捐款。

  “是工作人员在录入数据时发生的错误,误把捐赠项目录入到捐赠人一栏了。”这位日程安排非常紧张的秘书长表示,“在此,向大家表示歉意。”

  而记者以“壹基金”为关键词查询,该平台显示,在玉树地震发生后,“壹基金”分6次捐款25430元,最多的一次为15000元,最少的一次为100元——这与壹基金之前报告公布的金额差距明显,据此前相关媒体报道,壹基金截至2010年4月22日,在玉树捐赠金额已超200万元。

  深圳壹基金方面的解释表明了两个态度:其一,壹基金的捐款数额肯定并非这么少,红十字会公布的数据有严重问题,具体数额要以壹基金官网公布的为准;其二,在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成立之前,壹基金是挂靠在红十字会之下独立运作的基金会,而非需要将善款统一转给红十字会的“中转机构”,所以上述信息平台中提及的含有“壹基金”三字的捐赠人,有可能是在捐款时主动提出将款项转到“壹基金”名下的普通捐款者。

  而外界最为关注的是“成龙6次捐一角钱”事件。记者以“成龙”为关键词在平台查询获知,“成龙”在2011年4月23日,6次总共捐出1角钱。

  其后的查证得知,此“成龙”非彼“成龙”,而是江苏张家港一位女士用她儿子“成龙”的名字捐的一场“乌龙剧”,是为了“试试看他们能不能收到钱”。

  “这是一个靶子,供大家检验,听取大家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再来修改它、完善它,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相信,只要我们有这个决心,有这个信心,虚心吸收公众的建议,我们一定会把它建设好的。”王汝鹏表示。

  信息披露程度偏低

  纵观郭美美事件,公众对红会的改革要求中,呼声最高的无疑是公开透明。

  目前,中国红十字会的捐款查询平台只提供了现金查询,而对物资捐赠暂时无法查询。对此,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教授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外,捐赠的物资亦很少被披露,原因是公开所耗费的成本太高。

  邓国胜对于此次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上线的做法予以肯定,在他看来,红总会信息系统的逐步完善,也需要一个过程。

  但他也指出,红总会现有的信息披露情况还是太过粗略,“至少要做到比如说,红总会一共接受了多少小额捐款,这些小额捐款主要在哪些地方做了哪些大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