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黑龙江方正县居民称立碑事件后不敢自称方正人

黑龙江方正县居民称立碑事件后不敢自称方正人

时间:2018-07-10 17:47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日本遗孤横山茂夫妇。这位70岁的老人说,“日本人不串门儿,还是中国人好。”那个公墓,他只去过一次,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 南都记者 冯翔 摄

  日本遗孤横山茂夫妇。这位70岁的老人说,“日本人不串门儿,还是中国人好。”那个公墓,他只去过一次,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 南都记者 冯翔 摄


中国养父母公墓的碑文。    南都记者 冯翔 摄

中国养父母公墓的碑文。 南都记者 冯翔 摄


中国养父母逝者名录

中国养父母逝者名录


“中日友好园林”内的中国养父母公墓,是一个被方正县中国养父母抚养长大的日本战争孤儿远藤勇捐资所建,在砸碑事件中也遭网友诟病:既然有中国养父母之墓,为何不让中国人参观?

 

  一次砸碑事件,让中国北方唯一的“侨乡”———黑龙江省方正县步入人们的视线里。这个近半数人口是侨民侨眷的小县城,已经不知不觉间实现了“大治”———安定和富裕;而且,是以一种不同于中国目前绝大部分地区的发展途径。

  与此同时,这个依托日本而兴旺富裕,满街日文招牌的县城,却没有一家纯粹的日资企业、一家日本料理。

  黑龙江省方正县委书记刘军的手机又关机了。

  南都记者了解到,被人肉出来并四处公布于网络的那个手机号确是他的。这些天,这位刚上任一个月的县委书记头上落下的口水远不止“汉奸”“败类”等寥寥数语。

  在最有创意的一种说法中,他成了“日本遗孤”甚至“战犯遗腹子”,起了个日本名字叫“松本浩二”;一幅经过PS的肖像画给他戴上了一顶日本军帽,一小撮油黑的仁丹胡涂在人中的位置。

  当然,最解气的莫过于这样一个假消息:方正县委书记被撤职,一并被撤的还有县长。事实上,这个刚刚进行过换届的小县城,县长一职目前还是空缺的。

  沉默的风暴眼

  除了感叹政府的工作效率,你第一时间很难在头脑中找到别的溢美之词。这么高大和沉重的一座建筑物,居然会一夜之间消失得如此干净。

  那块碑———刻有229名日本死者姓名的“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高约5米,宽达10米左右。制造的石料质地极其坚硬。据8月3日参与砸碑的河南人谢少杰说,“我使尽全力砸,砸得石碑火星四溅,可只能砸出硬币大的小坑。”

  如果不是7月28日,日本共同社及《朝日新闻》等媒体爆出“中国为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建碑”的新闻“出口转内销”,这场舆论风暴根本不会刮起。

  勿论全国,即使在方正县也很少有人知道这块碑的存在。它所在的日本人墓园,正式名称为“中日友好园林”,并非一个旅游景点,平日里都是大门紧锁,仅在日本人来拜祭时才由县外事办指挥开门。县政府宣布闭园的告示贴出后,有网友笑称“应该用日语写”。

  在修碑事件前,这座日本人墓园着实算不上豪奢。它位于县炮台山北麓,占地只有0.02平方公里。最核心的设施是两座直径3米的水泥公墓,各有一块墓碑,一块标明“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一块标明“麻山地区日本人公墓”。这次修成的”开拓团之碑“,正是这两座公墓的附属物。

  1963年批准为日本人修建公墓时,只花了1万元;1975年因兴修水利迁入此处时,花费5万元。1986年,修接待室和通往此处的公路,又拨款12万元。

  与这座惹出麻烦的碑同时落成的,还有另外一块碑:“中国养父母逝者名录”,大小质地与“开拓团之碑”完全相同。它是另一座墓的附属物———“中国养父母公墓”,大小质地也与两座日本人公墓相同。那是1995年,一个被方正县的中国养父母抚养长大的日本战争孤儿远藤勇捐资220万日元所建。15名抚养日本战争孤儿的中国父母安眠于此。此消息被逐渐披露后,方正县又遭受网友诟病:既然有中国养父母之墓,为何不让中国人参观?只让日本人参观的地方,怎能叫“中日友好园林”?

  对此,风暴眼中的官方依旧保持了沉默。正如砸碑风波之后的墓园,被一道新增加的铁丝网严严实实地锁住。

  “不敢说自己是方正人”

  官方的沉默丝毫无助于一座城市恢复整体名誉。这些天,方正人普遍陷入一种苦于不得辩白的状况中。

  “在这边的宾馆,一看我是方正县的身份证,都不让我们住。”方正县一所日语学校的女校长在电话里说。方正县每年赴日劳务输出500人次,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她的学员。

  之所以只能接受电话采访,是因为她已关闭学校去了外地。她还听说,一个同乡的孩子在北京读书,因为泄露了自己方正县人的籍贯而被人围殴。

  “我只是个教日语的,更多的政治的东西,我也说不好。”这位女校长说,砸碑让她心情非常不好,将学校提前放假关闭。“学员们也理解。可是你说,这事跟我们方正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

  这几天,方正县华侨商会会长张凤江的手机也常接到外地打来的陌生电话,被破口大骂“汉奸”,指责他是“开拓团之碑”的承建商。他不得不在网上发了一则声明:“……在此,我可以以我全家人的身体、名誉和生命向广大爱国网民保证(哪怕是一点点的参与)此事完全是个别无聊小人搬弄是非,此人一定别有用心。”

  作为一个至今不通铁路的山区偏僻小县,日本人并不看好方正。它至今没有一家真正的日资企业,只有38家侨属企业,主要经营服务业、轻工业等产业,最大的企业是一家铅笔厂。他们或多或少都与日本战争遗孤沾亲带故,由此去日本闯荡后又返回家乡投资。尽管或许已经入籍,骨子里仍然是最正宗不过的方正人。

  如此看来,舆论说方正县立这块碑是为了吸引日本投资,为了GDP增速,还真有点儿冤枉,至少是扯得太远。

  “如果我没有这么大的投资,我肯定跟你们把一切都说得很明白。立这个碑,他们征得我们老百姓同意了吗?搞得我们现在出去了都不敢说自己是方正人。哪怕有一点点民主决策,咨询一下老百姓的意见,我相信这个碑立不起来!”已随身为战争孤儿的母亲入籍日本的孙娜(化名)对南都记者说。“可是,我们还要在方正生活……”

  这位女性在方正的投资不菲,经营一家洗浴中心和运输业。为了躲避记者赴家中采访,她甚至带着母亲躲出了方正。

  “还是中国人好”

  方正县与遥远岛国的缘分,集中产生于194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