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广东佛山市顺德区上半年近百牛仔服企业倒闭

广东佛山市顺德区上半年近百牛仔服企业倒闭

时间:2018-07-10 17:48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上半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19.3%、1—5月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1.01%,数据下的佛山经济仍处在良性状态。

  然而,数据能否说明一切?

  “我们厂目前仅有1/4的机器在运转,其余几乎处于停工状态。更为严重的是,工厂已经连续三个月亏本经营。”博迎针织厂老板阿维告诉记者,连续亏损已经成针织行业的普遍现象。

  记者发现南海统计局有一份数据:今年前2月,南海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达到331家,亏损面达到15%,同比扩大6.6%。在顺德,更有近100家牛仔制服企业倒闭。

  这其中暗藏“玄机”:规模以上工业统计标准为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意味着90%以上没有纳入统计的南海甚至佛山规模以下中小企业中,亏损面可能更大。

  “80%的企业在资金上都吃紧。”副市长李子甫在上周一场网络访谈中毫不避讳地指出,今年经济形势比金融危机时更严峻,特别是对小型、微型企业影响重大。

  开工不足 企业出现“面”亏损

  正当舆论还在争议珠三角是否存在“倒闭潮”的时候,“亏损”正在成为佛山中小企业头上的阴云。

  “我们厂目前仅有1/4的机器在运转,其余几乎处于停工状态。更严重的是,工厂已连续三个月亏本经营,平均每月亏损超过3万元。”博迎针织厂老板阿维告诉记者,今年是针织行业情况最恶劣的一年。

  在这个行业里,阿维的工厂并非特例,连续数月亏损已经成为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的现象。据记者调查了解,在张槎村头村平阳工业园里,数月以来各家工厂的用电量都不多,这意味着工厂因为亏损而大幅减少开工率。

  “往年这个时候,我的工厂开工率达八成,如今只有四成,减产了一半。我公司在浙江的销售点也是惨淡经营,销售额跌了一半。”佛山市沃进针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伟沃直言,经营成本飙升、银根收紧导致融资越来越困难,公司能保持收支平衡已经是幸事。

  更惊人的是,记者从南海区统计局的一份数据中发现,今年以来南海规模以上工业经济效益就呈下滑现象,前2月,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达到331家,亏损面达到15%,同比扩大6.6个百分点。亏损额2.12亿元,同比增长36.0%。所幸的是,第二季度“面”亏损情况稍有缓解,亏损企业为292间。

  统计口径藏“玄机”微型企业亏损面或更大

  与上半年东莞规模以上企业26.7%的亏损面相比,南海的统计数据似乎并不糟糕。

  然而,数据背后却暗藏“玄机”:从今年开始,广东规模以上工业统计标准由原来的全年主营业务收入500万元提高到2000万元以上,而南海10万家中小企业仅有3000多户符合规模以上标准。

  这意味着在南海,超过90%规模以下中小企业的真实情况并没有在数据中体现,而这部分企业群体可能存在更大的亏损面。

  顺德区经贸局对该区优质中小企业进行了一次调研,结果显示净利润率正在进一步下降,62%的企业净利润率在5%以上,剩下近三成企业净利润率仅为2%以内,但总体均维持盈利。

  但一位长期观察顺德产业的财经人士认为这掩盖了一部分真实情况:“那些没有纳入‘优秀级别’的企业,其实已经出现面积性的亏损情况。”

  在上周进行的一场网络访谈中,佛山副市长李子甫就坦承,工业企业分类标准新增加“微型企业”类别,指职工人数20人以下、年收入300万元以下的企业。“我们谈中小企业困难,很多问题其实是小企业、微型企业出问题,而佛山大部分企业都是小型、微型企业。”

  他甚至毫不避讳地指出,今年经济形势比金融危机时更严峻,特别是对小型、微型企业影响重大。

  原材料狂涨狂跌部分企业欲转行

  均安牛仔无疑是近日佛山经济的热门话题:近100家牛仔制服小型企业,因为承受不住棉价“过山车式”的狂涨狂跌,最终选择关门,远离市场。“倒闭潮”的争议再次在珠三角经济中心掀起。

  顺德区纺织商会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均安倒闭的一些企业,其实多为个体工商户,在当地大多是租用厂房经营的,一旦面临困难就“一走了之”,并不代表整体情况。

  “金融危机时已经倒闭一批,活下来的都是有一定抗风险能力的。”南海狮山一生产钢结构企业的绍姓负责人说,现在更多的就是考验企业根基够不够稳固,能否抵抗风浪的时候。

  然而,“倒闭潮”完全不可能发生吗?抑或是在未来预期越来越艰难的经济环境下,企业还能坚持下去吗?

  本报记者进行多方调查,不少受访企业认为原材料上涨、劳动力成本上涨等问题并不会轻易解决。“未来要不就技术升级,要不就转型做其他,要不就干脆把企业关了做投资还好。”里水模具行业协会一会员企业负责人说,关键是调整策略,同时进行产业升级,按照旧路子走,肯定是越来越艰难。

  温志敏的宝明实业有限公司已经提前“上岸”。此前经营钢铁的他,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就果断收购汽车防盗器公司与一间生产汽车车内装饰产品的公司,转型多元化。他认为,传统制造业的优势正在消减,提前部署转型十分有必要。

  谁“吃掉”了企业的利润?

  ◆成本波动

  企业利润大受损伤

  今年3月,国内棉价最高达到每吨35000元,此后以每3天500元的速度暴跌,到7月末,已跌破每吨20000元。棉价“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成为均安牛仔近百家企业关闭的罪魁祸首。

  佛山市纺织行业秘书长吴浩亮认为,原材料价格暴涨暴跌导致部分企业抵挡不住,各方面的成本都在涨价,形成一个辅料涨价的高潮,利润削弱得很厉害。

  在龙江,家具企业成本春节以来至少增加了13%。凌涛家具负责人介绍,家具尼龙料已从11000元/吨上涨至13500元/吨,家具用胶水从78元/桶涨至235元/桶。除此之外,人力成本也普遍上涨,去年每人每月平均2200元至2300元,现在已有500元涨幅。由于报价半年一次,许多订单只能自己消化成本上涨,企业压力很大。

  上述顺德调研报告显示,企业综合成本与去年同期相比普遍增长,主要包括人工成本和原材料采购成本上涨,整体涨幅普遍在20%以内。

  这导致许多企业即使有订单,也不敢轻易接手:做一单就亏一单。

  ◆银根紧缩

  资金陷周转困局

  “现在资金链压力确实比较大。”三水一家铝材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资金紧张,现在当地一些小企业选择“有多少,做多少”,根据资金情况调整、压缩生产规模,有些订单即使送到眼前也不敢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