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数起海上溢油污染事件渔民均遭索赔困局

数起海上溢油污染事件渔民均遭索赔困局

时间:2018-07-10 17:51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伴随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我国海上石油开采活动日益频繁,2010年中国海上在生产的油气平台达到195个,海洋溢油事故风险升高;石油海运进口量日益增加,船舶溢油污染事故时有发生。

  布满石油的沙滩与礁石、在黑色原油中挣扎的海鸟、因缺氧而死亡的贝类、在海边赤手收集油污的渔民……昔日盛产丰美鱼类贝类的蓝色大海,正面临着石油污染的黑色威胁。如何完善海上溢油污染民事索赔法律制度,为污染受害者提供及时有效的赔偿,强化企业社会责任,最终实现社会经济的良性发展,值得关注。

  油污频现近海 渔民生产堪忧

  “我早就不养鱼了。自2000年以来,沿海环境一天比一天糟,海产品常常不明不白死掉,一个养殖户哪里赔得起?”鲁月波无奈地说。原本在河北乐亭经营渔场的鲁月波,在经历了胜利油田溢油事故、“大庆91”号油轮溢油事故后,已于去年初结束了海产品养殖生涯。如今,他选择住在县城,远离大海。

  国家海洋局《2010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10年度,中国海上在生产的油气平台达195个。海洋溢油事故风险升高,相继发生了山东长岛及大连新港重大溢油事故,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一定损害。

  与此同时,持续增加的石油进口量,也不断加重着近海石油污染风险。今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民庭有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目前我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耗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0%,90%以上的进口石油运输通过海运方式完成。仅1998年到2008年十年间,我国沿海发生船舶溢油事故718起,溢油总量达11749吨。

  渤海湾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溢油污染尤为严重。渤海是我国唯一半封闭型的内海,为辽宁、河北、山东和天津三省一市所环绕,海水交换能力差,海洋生态系统脆弱。2009年,渤海一共发生4起油污染事故,其中2起为原油,2起为燃料油;2008年,渤海共发生12起小型油污染事件。这些污染对渤海湾造成的不良影响,与其他海域相比,持续时间将更为漫长。

  河北黄骅海事局工作人员王正贺表示,目前,其辖区内移动式平台施工作业频繁,2008年以来施工高峰期达十几座平台,油类及其相关作业活动船舶也大量增加,而作业范围大部分在近岸海域的渔业养殖区或渔业传统捕鱼区,因此,防治海洋溢油污染的任务很重。

  山东长岛县与河北乐亭县更是深受油污之害。2005年6月至12月间,胜利油田海洋采油厂海底输油管道遭盗油团伙打孔盗油,造成原油外泄;当年12月,在附近海域,中海油下属的“大庆91号”油轮在运载途中发生舱裂,原油大量泄漏。这两股油污波及长岛县与乐亭县的渔场,造成海产品大量死亡,两地渔民分别向青岛海事法院和天津海事法院提起诉讼。2009年11月,青岛海事法院驳回长岛县渔民的诉求。经过5年等待,乐亭县六家渔民于2010年11月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

  作为乐亭县渔民代表,鲁月波全程参与了那次索赔。“听说乐亭县渔场最近又有油块了,这才干净了多久,渔民处境难啊!”他慨叹道。

  今年6月,中海油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事故,周边3400平方公里海域由第一类水质下降为第三、四类水质。在此期间,长岛县与乐亭县均出现海产品死亡现象。近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公布,两地所出现的油污均非来自蓬莱19—3油田。

  门槛高且花费大 渔民举证困难多

  “要索赔,最要紧的是收集证据。没有证据,索赔就难了。”鲁月波在总结索赔经验时,把收集证据放在了第一条。

  2005年3月底,乐亭近海出现大量油块,油块持续漂浮在海面上长达数月之久。5月份开始,鲁月波的渔场海产品开始死亡,进入6月,海产品大面积死亡。

  鲁月波等受油污损害的6家渔民,先是向地方政府反映情况,但地方政府并未及时采取措施。“天气慢慢变冷,海洋环境发生了变化,我们真是慌了神,特别担心拿不到证据。”带着这种担忧,鲁月波给农业部写信,请求农业部进行事故调查。农业部回复,需要等待国家海洋局的事故报告,才能进一步调查。焦急的鲁月波再次致信农业部,终于引起重视,农业部派出工作组,会同当地渔政部门到乐亭县调查,并委托专业机构做出渔业经济损失评估报告。

  鲁月波的代理律师夏军说:“由于海洋局的事故调查报告并未明确提及受影响的具体范围,导致索赔变得异常艰难。最后虽然有了渔业经济损失评估报告,但是,由于未能有力证明渔业经济损失与胜利油田溢油以及大庆91号油轮溢油存在关联度,在诉讼过程中难免遭到被诉方质疑。最后,我们也只能接受调解,但是调解补偿额仅为当初索赔额的40%。”

  办理过多起溢油索赔案件的彭先伟律师指出,为证明损失,受损渔民一般需要向法院提供国家海洋局的海洋环境公报、主管机关的事故调查报告、专业机构所作的渔业经济损失评估报告等多项材料。由于海洋环境的复杂性和多变性,如果当地渔业部门、环保部门不能迅速介入调查,渔民将失去强有力的证据。

  至于渔业经济损失评估报告,夏军律师认为,其收费太高,对渔民来说负担很重。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院长单红军亦持此观点,他说:“损失评估的费用是按照评估报告所认定的损失额的比例进行收费的。比如,评估出来的损失额是100万的话,按照1%收取,就是1万;损失额1000万的话,就得10万,这对渔民来说是笔大花费。”

  不管地方政府还是渔民,均已逐渐意识到掌握证据的重要性。疑受蓬莱19—3油田溢油污染的乐亭县,在6月下旬就有渔民发现水质变差,约50%的扇贝死亡,渔民迅速将情况上报。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公布后,该县环保局、海洋局、水产中心于7月4日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赶赴现场予以调查,并抽取部分死亡的扇贝苗予以封存。

  在乐亭县农牧渔业水产局水产中心工作了25年的刘凤林说,“面对此次污染造成的损失,渔民的自我保护意识显著提高。现在已经封存了不少样本,还请公证处进行公证,渔民倾注了很多心血。”对此,相关法律人士则表示了担心,渔民再出钱出力也未必能获得应有的赔偿。因为如果相关部门及时评估缺席,只靠渔民个人搜集证据,索赔之路势必非常艰难。

  钻井平台溢油 索赔遇制度缺失

  “即使证据齐备,海上溢油污染索赔还可能面临因配套制度缺失而难以索赔的问题,这集中体现在钻井平台溢油事故中。”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永灿表示。

  针对不同的海上溢油污染事故,我国目前采取了不同的处理方式。对于船舶溢油污染,我国加入了《1969年国际油污损害民事责任公约》,并出台相关法规与司法解释,指导船舶溢油污染事故的民事赔偿问题。2011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油污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船舶油污的各项损害赔偿项目、责任限制以及船舶油污基金均进行了详尽规定,制度相当完善。“但是,对于钻井平台、油罐油管等其他原因造成的溢油事故,我国尚缺乏具体的制度安排,索赔有一定难度。”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刘法官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