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中钢疏于风险管控下属公司恶性竞争陷资金陷阱

中钢疏于风险管控下属公司恶性竞争陷资金陷阱

时间:2018-07-10 17:5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仅仅是最简单的预付款,就让中钢集团陷入困境。

  5月20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对中钢集团的审计报告,其中,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引人关注。中钢集团作为钢材贸易商,没有自己的制造厂,而是把从上游钢厂买来的产品卖给下游用户。

  “中国的钢铁贸易商不够强大,而且比较分散,全国大约有几万家,这就造成了钢铁厂和贸易商之间的地位不平等。”一位跨国公司的钢铁贸易经理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说。

  贸易商为了能从钢铁厂得到货源,通常会支付货款总额的20%~30%作为定金,主要用于对贸易商合同的约束,也有个别的贸易商为了得到某钢厂的货源,会支付全部货款作为预付款。

  “付全部货款的风险很大,如果企业经营不善或者倒闭了,货款就很难收回来。”上述跨国公司的钢铁贸易经理说。

  在中钢集团的合作伙伴中,多是民营企业,其最大风险来自企业的经营是否正常。正是这种风险却让中钢深陷百亿资金陷阱。

  显而易见的风险

  对中钢集团形成占款的中宇钢铁和沧州纵横,均属于边建设边生产的状态。据一家钢铁贸易商介绍说:“中宇钢铁的很多手续都不齐全,高炉中的很多设备也不配套。”

  这样的后果是,原材料浪费,成本增加,盈利能力低。

  “为了控制风险,我们一直不敢和这样的民营企业做贸易,只从央企那里拿货。”上述钢铁贸易商说。

  据了解,由于中宇钢铁管理粗放,盈利能力差,资金一直紧张。企业从经营之初就依靠向上游原材料供应商赊账、让下游客户打预付款的方式运转。

  由于中宇钢铁本身并无多少资金,中钢的全额预付款就成了该企业的主要资金来源。

  中钢认为,用不多的钱控制一家钢铁厂,是个划算的买卖。

  让中钢没有想到的是,中宇钢铁长期管理不善——成本高,生产能力差,常常导致无法如期交货。到后来,中钢只能拿回预付款的一半产品。截至2008年3月,中钢共计向中宇钢铁付款超过54亿元,而中宇钢铁只向中钢累计发货近28亿元,余额26亿元被一直拖欠。伴随着中宇钢铁的经营陷入困境,中钢也被一步步拖进了财务黑洞。

  在山西的邻省河北,中钢也与另外一家民营钢铁企业沧州中铁装备制造材料有限公司(又称“沧州纵横”,下称“沧州纵横”)展开了更深的合作。

  2007年前后,转型中的中钢考虑上马中钢镍铁项目,在获悉沧州纵横在选新厂址后,中钢相关人士建议沧州纵横将新厂址放在黄骅港。

  据沧州纵横测算,工厂迁入黄骅港后,公司所用铁矿石从天津港运输,每吨钢的成本要比沧州纵横节省130~140元,一旦黄骅港建成综合大港,铁矿石直接从港口进厂,新厂每年还可节约成本10多亿元。

  按规划,沧州纵横是一家集烧结、炼钢、炼铁、轧钢、焦化于一体的综合性钢铁企业,总投资160亿元,设计年产板材600万吨。因看好该项目前景,中钢承诺与其进行全方位合作,即中钢设备公司负责整个基地建设,中钢贸易公司负责矿石供应,中钢炉料公司负责焦炭等,而中钢钢铁公司则负责钢材销售,并为沧州纵横提供建设资金。这种合作形式在中钢集团内部被称为“纵横模式”。

  沧州纵横2007年开始筹建,共分三期。据不完全统计,至2008年8月,中钢已经在沧州纵横一期工程的七个项目上投入几十亿元。同年9月,一期工程试投产。

  在此后的2008年11月至2009年8月间,中钢对沧州纵横的支持力度达到了顶峰。而恰在此期间,沧州纵横因管理粗放造成生产进度受阻,资金回流缓慢,导致对中钢的欠款日益加大。2007年至2010年间,中钢为沧州纵横累计垫资、预付款项超过100亿元,随着部分资金回笼,截至2010年底,占款减至70亿元。

  对于中钢的欠款,沧州纵横董事长孙纪木在给《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邮件中称:“我们至今都按合同条款支付款项,不存在延期拖欠款(中钢共承包工程三期,第三期刚今年2月份投产,怎么叫做延期付款呢?)”

  “公司对中钢的欠款目前只剩十几亿元。”6月中旬,面对记者的提问,沧州纵横常务副总经理阚永海作出上述回答。但是他以“不便出示财务数据”为由没有接受记者的进一步采访。

  工商资料显示,2008年,沧州纵横的应付账款共计53.7亿元,到了2009年增至66亿元。2009年,沧州纵横的营业收入为42亿元,而营业成本接近55亿元。

  一个人的董事会

  中钢的传统主业为钢铁和铁矿石贸易。于2003年12月29日上任的总经理黄天文,为中钢提出了向矿业开发、炭素制品、耐火材料、铁合金和装备制造五大产业发展的规划,以及“打造世界一流钢铁生产服务商”这一目标。短短7年的时间,中钢已经由2003年总资产不到100亿元扩展到2010年总资产超过1800亿元。

  为了完善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2004年6月,国资委在7家央企进行董事会试点,国资委派若干“外部董事”和“独立董事”进入企业董事会,意在终结旧的董事会“一个人的董事会”局面。

  在7家公司试点后,独立董事和外部董事制度在央企中推广,此后,中钢也成立了董事会,并委派了外部董事。尽管如此,在重大问题决策时,中钢集团依然没有逃脱“一个人的董事会”命运。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中钢集团内部,其他高层和董事会成员多次就公司重大决策提出过反对意见,但最终结果仍是黄天文一个人说了算。

  中钢集团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在中钢下属分公司以垫资方式与中宇钢铁合作时,曾有集团高管坚决反对,认为这种做法具有很高的财务风险。按照规定,该合作应在集团总裁办公会上讨论通过,但直到垫付资金转给中宇钢铁时,也没有上会讨论过。

  2007年,中钢对中宇钢铁的钢材包销业务出现了亏损,当年中钢董事会上,一位独立董事曾对“纵横模式”提出质疑,认为该模式存在很多不可控制因素,尤其在财务和生产成本方面,作为实际出资人,中钢没有管控权和话语权。

  2008年,中钢以14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中西部矿业时,也曾有多位高管明确提出异议,但黄天文依然决定收购该项目。中西部矿业原计划年产铁矿石3000万吨以上,但直到2009年这一项目还处于前期勘探阶段,盈利遥遥无期。

  至2009年,中钢对沧州纵横的产品包销依然亏损,中钢内部对“纵横模式”的反对声越来越多。

  2009年上半年,中钢数位董事会成员向国资委反映,中钢的“纵横模式”如操作不当,将给中钢带来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