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广东中山市9成中小企业净利润低于5%

广东中山市9成中小企业净利润低于5%

时间:2018-07-10 17:5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劳动密集型企业受影响较大。赵宇飞 摄

劳动密集型企业受影响较大。赵宇飞 摄


  7月30日,小榄一家有着20年历史、工人上千的制鞋厂,因为海外订单减少,突然宣布停产并遣散所有员工。

  事实上,这并不是孤例。

  根据市府办不久前上半年经济工作调研报告显示,今年以来棉纱价格大起大落令不少沙溪服装企业无所适从,更多中小服装企业将因无法承受生产成本压力而可能面临停产或倒闭。

  统计显示,第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和企业景气指数均比一季度回落9.2个百分点。经信部门对131家规模以下企业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3%企业净利率低于5%,68%的企业反映综合成本高于去年。

  中小企业到底怎么了,它们遭遇了怎样的困境呢?

  疯狂的三基色荧光粉    

  在灯都古镇,今年以来灯饰行业经营者谈“三基色荧光粉”而色变,不少人直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三基色荧光粉的价格变动。

  “年初每公斤200多,你知道现在多少钱1公斤吗?3000多了,价格涨了十几倍啊!”小榄戈得照明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三基色荧光粉的价格疯涨,让他们的经营压力陡增。

  戈得照明是一家专业生产玻璃毛管的中小型企业,它们的主要工序就是在烧好的玻璃管内撒上三基色荧光粉,然后将半成品送到其它厂家。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三基色荧光粉作为他们工厂最主要的原材料,不仅价格疯涨,有时候他们还买不到货。“你不知道今年4、5月份的时候,很多手头有三基色荧光粉的老板,谁去提货都说没有,就等着价格上涨之后再多赚一笔。”该负责人表示,在他们厂经常去买货的供应商那里,虽然没有惜售待涨,但要求完全现金交易,并且挂在门口的价目表可以一天数改,有时候早上的进货价和下午的进货价每公斤可以相差几十元。

  “现在灯饰配件的价格非常透明,利润率本就很低,荧光粉价格飙涨之后,我们的利润率更低了。”

  三基色荧光粉的价格疯涨,断了不少灯饰企业的活路,为此一些企业想出了应对之招——用卤粉替代荧光粉,以次充好。“现在不少中小型灯饰企业就是这么干,因为使用三基色荧光粉的话,他们根本没有钱赚,但使用卤粉替代荧光粉,对消费者是一种欺骗,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非常不利。”欧普照明品质部总监南建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然而,疯狂的三基色荧光粉,仅仅是今年以来各种原材料价格疯涨的典型,包括服装行业的主要原材料——棉纱,家具行业的主要原材料——木材等等,它们的价格无不在今年有过疯涨的经历。

  而这些原材料价格的剧涨,对于众多企业来说,无不是沉重一击。沙溪某服装企业林老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危机让他从做外销转到做内销,依然有活路,但棉纱价格的疯涨,差点就让他卷起铺盖走人了,“不是微利,而是零利润,有时候甚至负利润”。港口某家具厂彭姓厂长告诉记者,目前家具制造所用到的原材料价格全线上涨,涨幅达到了20%左右,再加上其他成本,产品成本价和出厂价不相上下了,但因市场不景气,厂家竞争太激烈,价格一直提不起来,目前企业也基本上赚不到什么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如果说仅仅是原材料价格疯狂上涨的话,企业通过采取一些措施或者能够将它消化掉,但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是,油价上调、劳动薪酬提高、电价上调……

  据市国资部门反映,受原材料价格上升以及固定资产总额扩大、折旧增加等因素影响,全市营运企业营业成本和费用相对高企,增幅略高于应收增幅。

  欧普照明反映以稀土为原料的荧光粉价格上涨超过10倍,企业经营成本大幅上涨。大桥化工表示由于国际原油及原材料价格上涨,下游客户产量下降,存在客户减少压力。沙溪镇反映,今年以来普通服装车工保底月薪已由1500元升到1800元,特种车工保底工资2500元也无人认聘,劳动密集型企业普受影响。欧普照明、大桥化工、纬创资通、格兰仕、美的电器等企业因人工成本上升均遇“招工难”。正州汽门有限公司反映,今年以来人工成本增加占销售额5%以上。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不论是国资企业还是民营企业,不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型企业,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难题,还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真是那句话“大家都不容易啊”。

  从沙溪镇普通车工保底月薪由1500元升到1800元,特种车工保底工资2500元也无人认聘,再到格兰仕、美的电器等企业因人工成本上升均遇“招工难”,我们不难发现,企业在遭遇劳动力薪酬大幅提升的同时,“民工荒”的老问题并没有解决,反而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对此,市内有关专家表示,在经济学上,有一个叫“刘易斯拐点”的名词,意指劳动力从充分供给变化为大量短缺的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意味着,一味依靠廉价劳动力创造企业利润,以低廉的产品价格优势获取竞争力的人口红利时代将一去不返。很显然,目前时不时侵袭沿海以及中山的“民工荒”乃至不断增长的工人工资,就让以加工制造业为代表的沿海产业站在了这样的“刘易斯拐点”上。

  除了各种经营成本的上升,错峰用电又在本就压力重重的中小企业面前摆了一刀。据统计,上半年中山日最大错峰量为10万千万,最大电力缺口接近60万千瓦,电力供应紧张对企业生产造成较大影响。三乡镇反映部分企业因错峰拉闸,造成原材料或半成品损失较大,产值下跌严重,5月份曼秀雷敦产值下跌7000万元,日东光器产值下跌近1亿元。明阳风电表示“最怕停电和错峰用电”,欧普照明因错峰用电导致企业产能下降14%。虽然部分企业可自行发电解决,但自行发电需投入设备,且燃料价格不断攀升,同样增加企业经营成本。

  生存艰难——九成企业利润率低于5%

  经营成本节节攀升,而产品出厂价格因市场竞争激烈、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等缘故而提价困难,如此结局只能一个,那就是企业的利润被一压再压,最终零利润甚至负利润。

  据统计部门反映,受原材料涨价、油价上涨、劳动薪酬提高、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企业生产、运输、销售、人工等多重成本上升。1-5月,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增长18.8%,同比回落44.6个百分点。第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和企业景气指数均比一季度回落9.2个百分点。

  经信部门对131家规模以下企业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3%的企业净利润率低于5%,68%企业反映综合生产成本高于去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