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郑州受阻义务救援队称下水为打捞而非救人

郑州受阻义务救援队称下水为打捞而非救人

时间:2018-07-10 17:5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队员海二国也有同感,虽然,妻子和母亲对他的行为并不理解。他也问自己:你究竟图的是什么?

  有时,救上来的溺水者还活着,但连个谢字也不说。但每次救人或者打捞后,他都感到欣慰:“有一次,有个家属甚至给我们磕头,表示感谢。”

  在他看来,打捞上来一具完整的尸体和尸体被浸泡膨胀后自己浮上来,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浮上来后,一般都变形了。并且,河里还有鱼……”

  目前已有三个分队

  自费自愿

  现在,水上救援队已有三个分队:东区分队、帝湖分队、军区游泳馆分队。其中,东区分队约5年前成立,打捞的“机会”更多。在去年郑东新区的11名溺水者中,分队队员海二国自己便打捞出8名。

  队长牛振西有个飞信平台,东区发生溺水事故时,他也会接到消息。然后,他在第一时间通过飞信发给会员,赶往现场。这些,都是自愿的。

  “会员有20多个,很复杂,有企业家、政府官员,也有下岗工人。”牛振西说。这样的队伍并不好带,全靠自愿自觉。

  8月4日救援事件发生后,牛振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几次落泪。他称,关于此事自己也受到一些队员指责,已不愿多说。

  救援装备是队员们自己买的:救生绳、救生圈、定位球等。“如果允许,我们还想有潜水设备,可贵,好几千。还有,想有艘救生艇。”牛振西说。但他同时表示,不会直接接受任何企业捐款。

  救援队队员卫宾还另外参加了河南康愉游泳俱乐部,其负责人冯建中得到了他的推崇:“有思想,有想法,还会管理。”

  这个俱乐部目前已获得民间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河南省体育类民办非企业单位执业许可证,他们在塔湾路办公,对俱乐部会员,则每人收取50元的会费。

  冯建中念念不忘的是他带领会员到襄阳的一次考察。他说,襄阳水域广,游泳者众多。对此现象,当地政府不是堵而是疏,专门在汉江浅水处,给冬泳者开辟网状专区,另外,管理者在招聘时,也将一些冬泳者收编进去,利于救援。在江边,甚至还建立了救援队的专业办公区。

  他也在考虑,能否和郑东新区方面接触并达成共识,仿照襄阳模式,进行发展。“现在东区对游泳的市民就是劝,劝得住吗?没人听。”

  安全和资金

  困扰着民间救援组织

  2007年,众多媒体报道:全省首家与官方联动的驴友救援队“gougou户外抢险救援队”成立。报道提到,联动方式是消防部门接到驴友求助后,与救援队取得联系,如果救援队先接到求助电话,他们也会联系当地消防部门。

  这种联动,看上去很美。gougou户外抢险救援队的总指挥、网友老酷说,报道过后,联动过一次,有5个老师迷路,被困在崖壁上,登封消防方面打来电话,于是救援队便赶去救援,“消防队的装备很好,他们也很专业。但毕竟,作为驴友,我们更熟悉地形。”

  这次联动也是唯一一次。2009年之后,救援队陷于停滞状态。谈及原因,老酷归结为“很大的争议”。

  他说,官方会考虑到责任问题。比如,在救援过程中出现意外,再比如,如果救上来后,抢救不及时,这些算谁的责任?

  水上义务救援队同样存在此问题,除了成立时,河南商报曾给队员们购买过一年的意外伤害险外,队员们自身并无安全保障。“一旦出事,没有人管”。

  基于此,牛振西要求,保障队员的自身安全是第一位的。他要求,每个队员下水十分钟后,必须上岸,岸上要设瞭望人员。另外,有个队员是省人民医院急诊大夫,担负起专职救护工作。“我们现在也很少用潜水捞的方式,太危险,现在主要用竹竿。”

  “竹竿法”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有一次打捞,4个小时没有捞上来,这时,旁边有个小孩子在用竹竿钓鱼,便借过来,拿竹竿往水里捣,20多分钟,便找到了。此后,他们对家属的唯一打捞要求便是,多备几根长竹竿。

  8月4日的打捞亦是如此,20多人排成队,进行排查,6分钟,便找到了人。

  另外,在救援队,每个队员还签订有内部协议。有条款是,一旦出现意外,与他人无关,责任自负。

  找寻“娘家”

  寻找一个协会进行挂靠,是很多民间组织走向规范的途径。

  根据郑州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办公室主任魏益红的介绍,如果“草根组织”想进行社团登记,需要满足的条件是,该社团须有50人以上成员,要有固定办公场所,要有资金,经过合法登记后,对外的行为便是一个组织行为。但是,登记之后,社团组织由业务主管部门负责人、财、物的日常监督管理,而自己这里负责登记、年检、查处工作。

  初成立时,根据媒体报道,郑州市水上救护队(即现在的水上救援队)意欲挂靠在郑州市冬泳协会下。

  现在,水上救援队也并无固定办公场所。牛振西正在寻求与郑州市红十字会联合,目前,他已和郑州市红十字会初步接触,“对方十分热情”。

  电话中,郑州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张春香证实了此事。她说,水上义务救援是好事,但也有一定风险。虽然救援队提出,合作时可以签订协议,如果发生意外,由队员自己承担责任,但如果合作,红十字会就必须为队员们的安全考虑。

  她的想法是,可以另外找些合作单位,让一些有爱心的企业来冠名,比如保险公司,可以为队员们提供意外险,让队员们免除后顾之忧。而红十字会方面可以教队员们救护知识,另外也可以设置并监督专门的资金账户。“我的建议是,不要急于促成此事,队员们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而老酷也在等待一个为gougou户外抢险救援队“转正”的机会。他说,由团省委主管的“省青年登山探险协会”虽还未正式运行,但已经获得审批。届时,救援队可进行挂靠,取得身份。“仍然是义务组织,但会拉企业赞助,为队员们办人身保险”。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