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郑州否认阻止志愿者下水救人

郑州否认阻止志愿者下水救人

时间:2018-07-10 17:5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救援队”队员下水捞人遭阻止一事引发强烈反响,有人误传此事为“救人遭阻止”

  官方称,“冬泳队员”当时下水是“打捞”,而非“紧急情况下的救援”或“救人”

  救援队也出面澄清:当天确实是去打捞,我们赶到时消防队员一直在打捞

  别再误传了打捞和救人不是一回事

  河南商报记者 赖海芳

  8月6日,河南商报报道,有网友发帖称郑州市水上义务救援队在如意湖义务搭救溺水者,被巡防队员要求出示“打捞许可证”。对此,郑东新区巡防队回应说,阻止救援队下水打捞是出于安全考虑,并强调救援队是“打捞”而非“搭救”。

  昨日,关于“郑州救溺水者需要打捞许可证”的话题在微博上流传。对此,郑州市委宣传部回应媒体称:“冬泳队员”提出下水仅是实施“打捞”,而非“紧急情况下的救援”和“救人”,并且当时消防队员正在持续打捞。

  对此说法,救援队队员表示认同。

  官方

  “阻止志愿者下水救人”说法不实

  8月7日,关于“郑州救溺水者需要打捞许可证”的话题,在新浪微博上流传,引起众多网友的愤怒和转发。

  究竟是救人还是打捞?郑州市委宣传部回应媒体称,事发后,郑东新区管委会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了调查。

  据介绍,8月4日早上,负责郑东新区河道管养的宋师傅在昆丽河众意路至九如路段巡逻时,发现了许多白酒瓶碎片及运动外衣一件,疑有人游泳时溺水。通过其遗落在现场的手机与其家人联系后获悉,此人为孟女士,半年前被确诊为癌症晚期,有重度抑郁症,8月3日晚酒后外出未归。

  随后,郑东新区公安部门和消防大队,在其极有可能跳水的地方,经过两个多小时打捞,搜救范围不断缩小,仍未发现人员溺亡迹象。

  打捞过程中,“冬泳队员”提出要协助打捞。

  鉴于当时的搜救情况,“冬泳队员”提出下水也仅是实施“打捞”,而非“紧急情况下的救援”和“救人”。并且“冬泳队员”到时,已有一艘冲锋舟和7名消防队员在现场进行持续打捞。按照当时的情况,并不确定孟女士是否溺水,只是进行寻找。所以,本着对“冬泳队员”生命安全负责的态度暂未同意其下水打捞。

  后经公安部门同意,“冬泳队员”在缩小后的范围内找到了孟女士的尸体。经公安和消防部门检验鉴定,孟女士确为溺水身亡。

  救援队

  当天确实是去打捞

  对于官方说法,牛振西称:“当天,我们是下午4点多到的,确实是去打捞。消防队一直在打捞。”他还希望,对这一点,网友不要再误传。

  他还介绍,救援队接到的消息一般都比较滞后,很多时候都是去打捞。

  他称,此事闹得这样大,并非他和队员们所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义务的,从未收过费。队员们流了汗,难道还要让他们再流泪?”

  最终发现溺水者的队员海二国也很困惑,如果有类似事件发生,去,还是不去?

  疑惑

  打捞许可证,是救生员证还是其他?

  8月5日,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郑州市地方海务局工作人员、郑东新区市政园林水务局宣传部门工作人员以及郑东新区巡防队负责人均称,并不存在“打捞许可证”。

  但救援队队员坚称,现场巡防队员确实要求出示这个证,郑州另一在现场的媒体记者亦证实此事。

  队员卫宾还推测,可能说的是“救生员证”。今年6月,他参加了河南省体育局举办的救生员培训班,“是郑州市第一期培训班。有游泳技能、救援技巧、心肺复苏技能等,最后还要考试,很严格。”

  经河南省体育局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工作人员李先生证实,这次培训是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的。“游泳馆必须配备有证救生员,但在湖里救人是见义勇为,我觉得有没有证都可以。”

  牛振西也知道“救生员证”,但他认为,没有必要办,“办证意义何在?办了证,哪怕裱起来,出事时你不在现场,白搭。”

  此外,还有个“水上水下施工作业许可证”,但此前郑州市地方海务局工作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该证是针对特定海域,“东区运河是不需要的”。

  说法

  不需要证

  因为根本不允许下水

  郑东新区市政园林水务局给记者传来的情况调查结果中称:“鉴于当时孟女士是否溺水的情况尚不确定;且已有专业打捞船只和消防人员在现场进行实地打捞;巡防队员本着对他们生命安全负责的态度,请他们予以理解,暂不请他们实施协助打捞。”

  对于下水是否需“打捞许可证”抑或“救生员证”,郑东新区市政园林水务局工作人员均予以否认:“什么证都不需要,因为根本就不允许市民下水。救援工作是由郑东新区消防部门进行的。当然,如果是紧急救助,应该会另当别论,但这次是打捞。”

  对于在现场的巡防队员,这名工作人员也为其叫屈,“湖边虽有警示标志,但总有市民下水游泳,巡防队员劝阻很辛苦,经常嗓子喊哑,脚上起血泡。”

  因“下水捞人遭遇阻止”,水上救援队和其他民间救援组织一样面临困局:我们做错了吗?

  “义务下水捞人遭遇阻止”一事引发强烈社会反响,水上救援队面临困局,队员们也很困惑

  在安全、资金、争议等问题面前,其他民间救援组织同样步履维艰,渴望找到出路

  河南商报记者 赖海芳

  不要名,不要利,只想做些好事,求个心安。但这些天,因为想义务下水捞人,遭遇阻止,并引发强烈社会反响,郑州市水上义务救援队的队员们也开始困惑:我们做错了吗?

  同样的问题亦困扰着类似的组织——2007年曾被媒体大张旗鼓报道过的“gougou户外抢险救援队”,也已经陷于停滞状态。

  这些试图寻找理想的民间组织,陷入迷宫似的现实,力图寻找出路。

  每次打捞

  都为了那一份感动

  霍卫东对自己进行的第一次打捞记忆犹新。

  他记得,那时郑东新区入住的人不多,运河也刚放水。是在10月份,大学刚开学,河南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学生落了水。

  作为刚成立的郑州市水上义务救援队(以下简称水上救援队)的一员,他和20多个队友一起,前往打捞。用的是笨办法,潜水捞,20多人排成一排,轮流下。“因为家属说的位置不准,三天三夜没有打捞上来”,最后大家都没劲儿了,到了第四天,死者自己浮上了水面。

  即使如此,家属还是看到了这帮人的诚意,很感激,要买烟,要请他们吃饭。他们拒绝了,上街买了烧饼吃。

  之后,第二次,第三次……他已经不太记得这些年和队友们共同作战过多少次,打捞过多少人,“五六十个应该是有的”。

  而他打捞上来的第一具尸体,是在郑东新区运河放水的第二年。“消防队捞了一个多小时,没捞上来,放弃了”,救援队下去了四个人,依然是笨办法,潜水,每人潜了四五次,不到20分钟,捞了上来。

  “人捞上来时,岸上几百名市民都鼓掌,那种场景真让人感动。”他说。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