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杭州有偿失物招领公司经营8年歇业

杭州有偿失物招领公司经营8年歇业

时间:2018-07-10 15:1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8年接收失物2万件75%物归原主 年盈利2-3万 创办人希望政府接手建招领平台

  早报记者 周瑜

  经营8年以后,杭州唯一的有偿失物招领公司近日歇业。“我累了,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决定关门。”昨天,杭州大家失物寻找服务部创办人、也是唯一的员工洪国才告诉早报记者,有偿招领不是拾金不昧,也不是“做好事”的反面,但从开张起,争论就没停过,而且找失物、找失主非常辛苦,平均每年收入只有2万-3万元,“我56岁了,身体吃不消。”

  今年3月,南京首家有偿失物招领公司因涉嫌收赃、销赃、窝赃,被警方查封;5月,开封出现失物有偿招领机构,但工商部门称不会发执照。与此相比,办出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按规交税的大家服务部规范很多。“其中的滋味也比外人想的复杂得多。听说我要歇业,有人想接手改为无偿服务,我想了两天,还是拒绝了。失物招领没那么容易,个人很难坚持。”洪国才称,希望能由政府部门搭建失物招领平台,“我个人都能把这事做起来,政府肯定能做好。”

  有偿招领 明码标价

  7平方米左右的房间,1部座机、2只手机,一整面墙的柜子里整齐地码着数千张身份证,桌上有10多个皮夹——这就是洪国才办公的地方。

  “把姓名、什么时候丢的报给我……核对了,没有。”在早报记者采访的1小时内,这样的电话大约有60个。“最近几天特别忙,因为要歇业了,剩下3000多件失物全部免费归还,但平时电话也很多。”洪国才说。

  大家服务部开办于2003年。洪国才先从遍布大街小巷的环卫工人、园林工人、拾荒者那里收失物,如果其中有重要物品,或存在找到失主的可能,他会以向失主收费标准的30%~50%付酬给拾到者——现存还没有找到失主的身份证、皮夹等3000多件,就花了他2万元。然后,登记失物来源、物品,根据线索找失主。

  在办公桌上,早报记者看到一张打印的收费标准:身份证60元、市民卡40元、学历证200元、银行卡20-40元、驾驶证50-100元、钥匙30-200元、汽车钥匙200-1000元、钱包10-200元,有价证券收取面值的10%。下面还注明:快递或邮寄费用另计;如有约定或委托寻物的,按委托价格收费。

  “开办时我就立下规矩:不向来源、身份不明的人收失物,失物必须有有效信息。如果公安要查这个东西,我肯定配合。”洪国才强调,有偿失物招领是他从事的职业。为此,他办了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方式是“遗失物品的信息服务”;办了税务登记,每次交易必开发票;办公地点换过3次,每次都和片区派出所建立联系。

  “确实帮不少人找到东西”

  对此,洪国才认为,有偿招领虽然不是拾金不昧,但也不是“做好事”的反面,事实上还促使人们积极上交他人遗失的物品,也确实帮不少人找到东西。2003年到现在,服务部接收失物2万件,约75%物归原主。

  然而,开张到现在,对“有偿”的争论就没停过,“很多人不理解,有些人在我这里找到失物,一看到我开发票就不高兴,甩手走的有,骂骂咧咧的也有,还有人闹到派出所。我不是公立机构,有成本支出,收费也正常啊。工作强度也大,8年里光名片就发出5万多张,节假日、过年特别忙,我都不记得多少年没过过完整的春节了。”洪国才称,盈利平均每年也就2万-3万元,差不多是浙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杭州、上海都有人来‘取经’,也开了公司,好像都没做长,有偿失物招领一直很难。”

  有偿招领不存法律障碍

  这8年里,洪国才不止一次想扩大规模,“当然不是指望丢失的现象增多,而是把平台做大,但得到的支持很少。另一方面,失物招领事关财物,由自己把关更放心,一直不敢招人。”独自苦撑多年后,他发觉这一行需要长久培育,且难以形成规模效应,于是决定歇业。他建议,一个城市应该有失物招领的公共平台。虽然目前公交公司、出租车公司等也有遗失物品存放处,但一般是等失主上门,没人主动找失主,而且信息不共享。洪国才表示,去年警方找过他,提出建立失物招领处的想法,但一直没下文。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富强认为,有偿招领并不存在法律障碍,“失物招领属民事范围,民事法原则是‘法无禁止即可为’。”他认为,中间人花精力、财力找失物,要合理的酬劳是可以接受的。

  “在现有价值观念下,用市场手段操作失物招领很难得到认同。” 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也建议由政府或社会单位来做失物招领工作,“最重要的是信息发布,政府可以动用公共资源建立发布机制,还可以动员公益性机构参与,效果比个人的平台更好。”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