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广西煤气泄漏97人中毒续:涉事企业违法生产2年

广西煤气泄漏97人中毒续:涉事企业违法生产2年

时间:2018-07-10 18:07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走入贵港市震塘社区东庆小区路口,一眼便能看到从小区旁跨过的巨大输气管道。本报记者 谢洋摄

走入贵港市震塘社区东庆小区路口,一眼便能看到从小区旁跨过的巨大输气管道。本报记者 谢洋摄


  “幸好煤气泄漏是在吃晚饭的时候,要是发生在半夜里,我们也许就不在这儿了。”8月4日上午,回想起几天前死里逃生的经历,在广西贵港市中西医结合骨科医院治疗的张伟仍心有余悸。7月28日20时30分,贵港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钢”)轧钢厂一处输气管道的安全水封阀被冲开,大量煤气对空排放,导致多名在附近居住的居民一氧化碳中毒。张伟的一家老小在这起事故中全住进了医院。

  38岁的张伟是河南许昌人,这个暑期他带着母亲、老婆和孩子来广西探亲,没想到刚在亲戚家安顿下来,便遇上了一场可怕的煤气泄漏事故。经过几天的输液和高压氧治疗,张伟已经没有刚进医院时胸闷、晕眩的症状,但有时还会感到一阵阵头晕。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此次事故导致当地97名居民不同程度中毒。究竟煤气是如何从工业管道中泄漏的?一起钢铁企业的安全生产事故为何会波及周边众多居民?事故责任又是如何认定和处理的呢?

  煤气泄漏事故致近百人中毒

  家住贵港市港北区贵城镇震塘社区东庆小区的李殷忠今年40多岁,他的家与发生煤气泄漏的贵钢厂区只有一墙之隔。

  7月28日傍晚,李殷忠听到厂区传来一阵“哧哧”的声音,“就像车胎漏气时发出的那种声响”。因为平时也经常从轧钢厂厂区排放出刺鼻的气体,他一开始并没有在意。晚上8时左右,正在给家人做饭的李殷忠突然觉得眼睛和脸有灼热感,嘴里泛出苦味。他意识到,是发生煤气泄漏了!

  李殷忠赶紧跑出厨房,只见80岁的老母亲软绵绵地瘫倒在地,家中的孩子也出现了昏迷状况,就连家里养的鸡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赶紧打电话报警,召集家里中毒较轻的中青年,将晕倒的家人从屋内转移到附近空旷的路口。

  当晚9时12分,贵港市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位于贵港市港北区南平路的贵港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轧钢车间煤气管道发生泄漏,多人中毒。消防官兵迅速赶往现场救援。一名参与救援的消防战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他赶到事故现场时,不断有群众从煤气泄漏区域跑出,一些人出现了晕倒、呕吐、呼吸困难等症状。

  消防官兵对处于煤气泄漏区域的73栋民房挨家挨户进行搜救,并协助工程技术人员关闭泄漏管道总阀门。经过近3小时4轮地毯式的搜救,共救出56名中毒群众。

  7月28日晚,贵港市政府迅速安排贵港市人民医院和贵港市中西医结合骨科医院接收和抢救近百名中毒群众。中毒人员除了东庆小区的居民,还有部分住在贵钢集团家属楼内的职工。

  8月4日,记者来到医院采访时发现,很多居民仍待在病房内。据院方介绍,经过治疗,大部分中毒患者身体已经康复可以出院了,但他们依然坚持留院观察。

  患者李师怀表示,自己内心其实很矛盾。因为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地里的稻谷、花生都还没来得及收。田里的农活让他在医院里住得并不踏实,可说到出院回家,他却忧心忡忡,“这次发现得及时,还可以抢救,万一什么时候再来一次怎么办?”

  尽管当地政府委托环保部门进行监测,发现厂房周边的空气质量已恢复正常,但居民们认为,发生事故的煤气管道从小区旁横穿而过,始终是巨大的安全隐患。

  “就煤气管道的事,以前我们跟钢厂和政府反映过多次。他们说,这个管道是经过国家安全标准检测的,是合格的,保证没有漏气。可现在呢?”李殷忠说,虽然钢厂那边表示要给受害居民每人补偿1500元,但大家最需要的不是钱,而是生命安全的保障。

  村民担忧变成现实

  8月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震塘社区煤气泄漏事故现场。由于钢厂停工,大部分居民都还在医院接受治疗,这个地处郊外的小区显得格外安静。

  走入小区路口,一眼便能看到一根巨大的输气管道跨过小区,从钢厂的南区连接至北区。

  据了解,贵港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始建于1958年的老牌钢铁企业,2009年改制为民营企业。公司的轧钢项目于2009年上马,为了将冶炼厂产生的高炉煤气输送至轧钢厂加热炉,公司设计架设了一条长1000多米、直径1.4米的输气管道。这条途经贵钢厂区、生活区及厂外居民区的输气管道从架设之初,就遭到了附近居民的反对。

  60岁的社区居民李殷绍说,当地居民2009年夏天就开始维权,反对广西贵钢巨大工业煤气管道强行横穿居民区。

  “我当时就想问问贵钢,离我们居民区这么近距离地建造厂房、架设煤气管道,为什么从没有向我们出示过任何声明或告示?一旦煤气管道发生泄漏和爆炸事故,我们的安全谁来保障?厂房将来产生的噪音和废气对我们造成的污染,贵钢打算如何处理?”李殷绍说,他的种种疑问和诉求并没有得到解决。

  2009年6月,一份公函从贵港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给贵港市公安局,要求其协助维护贵钢煤气输送管道施工。其中包括,贵钢棒材技改项目是贵港市重点支持的重大项目,该项目的建成投产,对于提高贵港市财政收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贵钢棒材技改项目已进入设备安装调试阶段,但由于村民以危及生命财产安全为由阻拦施工,直接影响了项目建设进度。为确保项目按期投产,请公安局予以大力支持。

  “企业要发展、经济要建设,我们是支持的。但煤气管道离我们的房屋实在太近了,我们实在是担心安全问题。”李殷绍说,新的厂房和输气管道在2009年8月建成投产后,巨大的噪音和管道内经常喷出的混合气体,让附近居民感到寝食难安。居民们的担心,最终在几天前变成了一场危及多人生命的煤气泄漏事故。

  8月5日,贵钢副总经理覃北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公司棒材技改项目的配套工程煤气输送管道的设计、施工单位都是具备国家规定资质的,是按照《工业企业煤气安全规程GB6222-2005》要求进行设计和施工的,各项指示均符合国家安全标准。

  既然符合国家安全标准,为什么会发生泄漏中毒事故?覃北钊说,“7·28事故”是很多因素叠加在一起造成的,当时由于轧钢厂限电停产,煤气产生量过剩,厂区内煤气管道压力升高,安全水封阀被自行冲开,从而导致管道煤气对空排放。

  输气管道是否存在设计或者安装质量上的问题呢?

  “现在来说的话,肯定是存在不足,不然的话就不会出现这个(事故)。但事故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具体是哪个地方存在缺陷,这个问题还是等政府的专家组调查完了再下结论吧。”覃北钊说。

  企业宁愿交罚款也不愿做环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