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广州斥资千万公派40名学子留学引纳税人争议

广州斥资千万公派40名学子留学引纳税人争议

时间:2018-07-10 18:07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核心阅读

  今年,广州市开全国先河,推出首个地方性公派留学生项目“菁英计划”,拿出1300多万元,首批资助40名学生,前往世界排名前300名的大学留学。日前,这些学子陆续踏上了留学之路。

  很多民众普遍关心:花纳税人的钱,公派少数精英出国值不值得?人是怎样选出来的,为什么是这40人入选?他们将在国外学些什么,能为祖国作出哪些贡献?学成后会如约回国吗?

  讲述者:叶莘,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本科毕业生

  评点人:贺万穗,广州留学人员服务管理中心主任

  8月4日,广州新白云机场,国际出发厅。

  登机广播响起,时钟正指向21时整,叶莘从一大堆行李中站起来,开始排队登机。临行前,这个身高1米85的小伙子回过头,透过落地玻璃窗又看了一眼市区的方向,依依不舍。

  他的目的地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未来5年,他将在那里攻读生物学专业的博士学位(国外不少大学可本科直接读博)。不过,与众多留学生不同,叶莘 多了一重身份——广州公派留学生。叶莘刚刚从中山大学生科院本科毕业,在美期间,他每月将从广州市政府获得1.3万元人民币的资助。

  名为公派,实为资助

  入选需满足“五大条件”

  叶莘:这次获得公派资格的40个人包括攻读博士和联合培养博士(已在国内读博,到国外交流学习2—3年)两类,我所在的中山大学有12人,听说也是层层选拔出来的。我之所以入选,可能也是幸运地满足了广州市的“五大条件”。

  这5个条件中,首要的是已通过个人申请获得了国外高校的录取通知;此外,原属高校必须具有博士点且自身成绩优秀;所录取的国外高校必须在广州市列出的世界排名前300名的名单上;攻读的专业是广州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最后还要承诺毕业后回广州工作5年以上。

  从这些条件来看,说是公派,实际上就是资助。这次必须是个人先申请成功,再由政府资助相关费用,所以我们可以说是新时期、新形式的公派留学生。

  要满足这5个条件,首先要学习成绩优秀。从我个人来讲,首先是英语要好,其他各科不能有短板,此外一封好的推荐信也非常重要。我2007年入学,出于对 科研的兴趣,第一学期就考入了学校的“基地班”,全校只录取60个人。读书期间,我3年都拿奖学金,排名基本在全班前5名,还在省生化实验技能大赛拿到名 次。我一共申请了16所大学的博士,3所大学的硕士,最后拿到了这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可能给我写推荐信的教授和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都是从这所大学毕业 的,给我的申请加了不少分。

  【评点】人是怎么选出来的?

  40个名额在申报时要经过高校和有关部门的选拔竞争:首先是广州各个高校自荐,一共推荐了85人;然后再由广州留学人员服务管理中心审核资格,刷下25人,留下60人;最后由专家组审核,选拔出40个“菁英中的菁英”。

  资助的学生,是毕业于具有博士学位授予点的高校、科研院所,特别是与广州重点发展行业、重点产业领域密切关联的专业的优秀学生。根据《广州市“菁英计 划”留学项目选派留学生合作协议书》,申请人年龄原则上不超过35岁,各项学习成绩必须优秀,其中,核心课程成绩在年级(班)前20%。推荐留学人员必须 “事前公告,事后公示”,公开遴选,民主推荐。

  总体来看,这些学生素质较高。很多学生均属所在学校的优等生,来自知名高校的尖子班,例如华南理工大学的“创新班”、“卓越班”,中山大学的“逸仙班”、“博雅班”等。华南理工大学选派的彭军在硕士阶段,已在国外发表20多篇高水平论文。

  留学国外,成长更快

  硬条件和软环境优于国内

  叶莘:其实,我出国留学,并不是因为得到了“菁英计划”的资助。事实上,从高三选了这个专业开始,我就打定主意出国了。我父母都是理工科教授,从他们的介绍中,我了解到了国外高校在生物学科上的优势。

  实验条件是最基本的方面。据我了解,国产的不少器械、药品,质量和纯度都不过关,必须依赖国外进口,而且价格非常昂贵。而在国外,这些都是顶尖的。

  更重要的是软环境。比如说,在国外高校,国际和校际交流非常频繁,有各种高水平学术会议、科研交流,这些是国内高校难以比拟的;获得科研资助的途径非常 多,大学、企业、社会的资金都会进来,而在国内主要还是靠政府科研经费,往往僧多粥少,大家都挤破头去抢;此外,科研氛围也会比较纯粹,不以发表论文为目 的。

  总的来说,去国外读书还是很值得,也许花费会比较高,但成长也会快很多。这次受资助最高的达到143.2万元,我还不算特别高的。

  【评点】巨资花得值不值?

  广州有很多支柱型产业,比如现代服务业、汽车制造业、新能源等,这些产业都需要高端人才。派出去的学生都是“潜力股”,所学的学科有利于广州长远发展: 计算机科学与工程、材料学等是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等关系到人类生命健康;国际法等有利于建立国际视野,有利于广州融入全球化。 这些学生将去美国、英国、法国、日本、新加坡等9国的知名高校留学。其中,派往世界前100名高校的有19人,100—200名的有18人,200— 300名的有3人。这些高校中包括哈佛大学,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名校。

  1000万元现在只能建一栋房子,但如果真能培养出一名院士,那就超值了。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公派留学培养了一大批在文化、教育、科研等领域的骨干人员,和钟南山同批被公派留学的人中,出了5个院士。不敢说这次是不是能出这么多院士,但我认为,教育的投资是值得的。

  这是一项长期性的计划,对广州市战略性拔尖人才的储备具有重要意义,今年是第一次实施,今后会考虑增加名额。

  协议留学,违约赔偿

  愿意回来,但有很多顾虑

  叶莘:毕业以后,我还是想回来的。一方面,家在广州,女朋友以后也会回广州工作;另一方面,考虑到国家需要和自己的发展前景,想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到现实 中。生物科技在国际上竞争很激烈,但在国内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说能源,传统的煤、电、石油不可能永远持续,生物能源就很有前景,也有利于节能减排和 可持续发展。再比如说生物医药,我国原创的药物很少,特别是抗肿瘤药物严重依赖进口,在这方面也能有所作为。

  当然,我也有很多担忧和顾虑。在国内,生物相关产业发展很不够,很多同学毕业后都转行了,他们也想做回本专业,无奈找不到岗位。我也担心毕业回来后无用武之地,这是很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