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蓬莱溢油事故现场海面油膜带多达3万平方米

蓬莱溢油事故现场海面油膜带多达3万平方米

时间:2019-09-10 00:3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9月2日,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做出结论: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菲公司)没有完成“两个彻底”——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和彻底封堵溢油源。

  依据联合调查组对事故原因、性质和责任所做出的结论,国家海洋局决定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加强对溢油事故处置监督管理,责令蓬莱19—3全油田停止回注、停止钻井、停止油气生产作业。

  康菲公司未能落实“两个彻底”要求

  8月31日,康菲公司向国家海洋局提交了完成“两个彻底”工作情况的总结报告。

  接到总结报告后,国家海洋局进行现场核查,并组织专家对康菲公司提交的总结报告进行了评估审查。综合各方面意见,国家海洋局认为康菲公司在落实“两个彻底”方面初期进度缓慢,后期逐步加大溢油处置力度,利用多种手段查找溢油源,初步查找了事故现有的溢油原因,调集专业海上溢油处置设备围控并清除油污,安装集油罩回收B平台附近海底溢油,派潜水员清除C平台海底油基泥浆,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截至8月31日,B平台附近海域集油罩内液体累计回收总量约305立方米,累计污油量约28升。C平台累计清理海底油基泥浆406.5立方米。但是执法人员经卫星、飞机、船舶、现场远程视频和溢油雷达、水下机器人等现场监视监测核查表明,C平台海床残留油污未彻底清理,附近仍有油花持续溢出,并有油带存在,B平台附近溢油采取集油罩回收的方式,也不是根本措施。因此,对溢油源的彻底封堵没有完成。9月2日,联合调查组一致审议通过了上述对康菲公司“两个彻底”总结报告的审查意见。

  溢油原因初步认定,属责任事故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分析后初步认为:造成此次溢油的原因从油田地质方面来说,由于作业者回注增压作业不正确,注采比失调,破坏了地层和断层的稳定性,形成窜流通道,因此发生海底溢油。

  B平台没有执行总体开发方案规定的分层注水开发要求,B23井长期笼统注水,无法发现和控制与采油井不连通的注水层产生的超压,造成与之接触的断层失稳,发生沿断层的向上窜流,这是B平台附近海域溢油事故的直接原因。此外,B23井注水出现异常,理应立即停注排查,却未果断停注,造成溢油量增加。

  C平台未进行安全性论证,擅自将注入层上提至接近油层底部,造成C20井钻井过程中接近该层位时遇到高压发生井涌。同时,违反经核准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要求,C20井表层套管过浅,发生井涌时表层套管下部地层承压过高,造成原油及钻井泥浆混合物侧漏到海底泥砂层,导致C平台附近海底溢油。

  联合调查组对以上原因分析后认定,由于康菲公司没有尽到合理审慎作业者的责任,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属于责任事故。

  对康菲公司的生态索赔工作正在进行

  通过对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全面调查可以认定,康菲公司在蓬莱19—3油田长期油气生产开发中,破坏了该采区断层的稳定性,且截至目前对溢油源的彻底封堵没有完成,如维持现有开发方式可能产生新的地层破坏和新的溢油风险。鉴于这种情况,国家海洋局责令康菲公司执行以下决定:

  一、责令蓬莱19—3全油田停止回注、停止钻井、停止油气生产作业。

  二、责令康菲公司必须采取有力有效的措施,继续排查溢油风险点、封堵溢油源,并及时清除溢油事故油污。

  三、重新编制蓬莱19—3油田开发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经核准后逐步恢复生产作业。

  四、在实施“三停”期间,康菲公司为开展溢油处置的一切作业应在确保安全、确保不再产生新的污染损害的前提下进行。为保证安全、保护油藏和减轻地层压力而必须实施的泄压作业或为封堵溢油源实施的钻井作业,应抓紧制定可行有效的方案并经合作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认可,主动接受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严格监管,确认作业确有必要并保证不再发生新的溢油和其他环境风险。同时将泄压作业等有关处置的方案向社会及时公布,接受公众的监督。

  五、有关事故处置工作进展的信息,应当在第一时间向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报告,同时及时向社会公布,接受公众监督。

  此外,作业者必须重新修订蓬莱19—3油田总体开发方案,报有关部门批准后方可解除“三停”。

  与此同时,针对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造成的海洋生态环境损害,根据《海洋环境保护法》关于海洋生态索赔的规定,国家海洋局将代表国家对康菲公司提出生态索赔。目前,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记者目击】

  事故现场海面

  油膜带多达3万平方米

  本报蓬莱9月2日电(记者余建斌)9月2日11时,记者随中国海监15船抵达蓬莱19—3油田溢油平台海域,现场发现有约20艘康菲方作业船在海上进行大规模清除油污作业。发生溢油事故的B、C油井平台附近,可发现明显的长长的油带,并不时可见较大块的厚重油膜,油膜带面积多达3万平方米。C平台海底油基污泥清理工作仍没有完成。

  记者在现场看到,溢油平台海域上,康菲清污作业船两船一组,设置多道围油栏来回拖动清理油污,包括有两艘国内先进的海洋石油收油船进行收油作业。

  在C平台边上停有三艘拖船,用来支持水下清理油污作业,潜水员在清理海床油污后返回船上,轮流换班。

  中国海监北海总队副总队长林芳忠说,溢油现场海域,中国海监有6艘执法监督船在康菲作业现场区域进行巡视,在外围也有多艘海监船进行应急监测和生态调查,执行监视、监测、取样和报告任务。此外,还有定点岗位执法人员,包括C平台康菲清污作业船上和B平台上。

  在中国海监15船上,记者看到国家海洋局北海环境监测人员在不同区域采集水样,同时在油膜较厚位置,使用类似钓鱼竿的装置,钓钩一端连接有吸油棉,将油膜吸附住并装入采样瓶中,准备进行油指纹鉴定,以确定油膜带来源。

  在使用无线通讯与油井平台上康菲相关人员联系时,康菲工作人员表示,油污回收有所延迟,目前正在摸查情况,如果没有回收完,将进一步清除。同时承认B平台海底集油罩是临时性措施,并非永久封堵溢油点的措施。

  驻守B平台定点岗位的中国海监执法人员介绍说,9月2日早上6时左右,在C平台附近,值守人员又发现一条扩展成1000米长30米宽银灰色的油膜带。发现油膜带后,执法人员立即通知康菲方,要求派出清污收油船,对油带进行设置围油栏处理,直到9月2日中午12时除污仍在进行。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