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菅直人辞职成定局 日媒担心继任者任职时间短

菅直人辞职成定局 日媒担心继任者任职时间短

时间:2019-11-08 09:05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日本首相菅直人月底辞职已成定局,而在菅直人下台之后谁会成为新首相,也成为朝野关注的问题。目前,民主党代表选举已经出现群雄逐鹿的局面,其中,前外相前原诚司和财务相野田佳彦呼声最高。然而,在新首相还未出炉之际,却已有舆论泼冷水,认为接下来肯定又是一名“短命首相”。

日本首相菅直人8月23日重申,他将在国会通过“公债发行特例法案”和“可再生能源特别措施法案”后辞职。新华社发

图表:穆迪下调日本国债评级 新华社记者 王永卓 编制菅直人就辞职表态 穆迪下调主权信用评级

  在23日的内阁成员恳谈会上,菅直人表示他辞职的三个条件已经基本成立,新首相人选将于30日确定,届时内阁将全体辞职。英国广播公司称,这是他首次亲口承认民主党预定的政治日程。按照这一日程,菅直人将在 26日辞去执政党总裁职务,党内将在随后两天内完成新总裁选举,并经国会投票选举确认首相后组阁。

  据报道,菅直人提出的3个辞职条件之一的《公债发行特例法案》本月11日已在众院全体会议上凭借日本民主、自民、公明党等多数赞成票获得了通过。另外2项辞职条件——通过特别国债发行法案和再生能源法案预计,都将在本月26日之前在国会最终获得通过。

  就在第二天(24日),美国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了对日本的主权信用评级,自此,日本国债级别由Aa2变为Aa3,评级展望为稳定。此前,标准普尔和惠誉对日本主权债务的评级均为AA-。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说,日本已成为财政状况最为糟糕的工业国。

  “很遗憾!”在听到这一消息后,日本首相菅直人如此表示。不过,菅直人辞职,无疑是穆迪下调日本主权信用评级的理由之一。穆迪认为,日本在过去5年频繁更换首相,妨碍了政策执行的一贯性。

  日本《读卖新闻》发表社论称,一个发达国家如此频繁更替最高领导人,在国际上非常罕见。日本似乎陷入恶性循环当中。《朝日新闻》22日评论说,小泉政权之后,日本5年内出了6位首相,菅直人或许不具备首相的个人资质,不过,这也是日本民主政治“变调”为政治赌盘的结果。现在,世界上经济低迷和政治机能不全的国家,几乎都被贴上 “日本化”的标签,这令日本空前尴尬。

  对当前处于经济、政治困局的日本而言,眼下最现实的考虑应该是谁将成为日本新首相,日本人民无一不渴望能有一名具领导能力的人出来挑大梁。然而,在新首相还未出炉之际,却已有舆论泼冷水,认为接下来肯定又是一名“短命首相”。舆论指出,明年九月,民主党必须赢得四年一次的众议院大选才能继续执政。换言之,新首相的位子顶多只能保一年。

  英国《独立报》报道称,在菅直人继任者的任务清单上,将包括一系列艰难问题:创下历史纪录的日元兑美元汇率对日本出口影响巨大;3月地震海啸灾难后,很多人还无家可归;民主党执政本来催生了政治变革的希望,投票者后来却对其无法兑现竞选承诺深感失望。无论谁能成功上位,他所要面对都的有很多。

8月23日,在日本东京,前原诚司出席会议。当日,前原诚司表示将参加民主党代表选举。新华社/路透

  菅直人下台,谁来接棒?

  目前,民主党代表选举出现群雄逐鹿的局面。据报道,8月29日的民主党代表选将是一次关系到新首相人选的选举,新党代表将成为菅直人之后第95任日本首相。因为本次选举的时间极为仓促,从发布公告到选举,只有两天。可谓日本政治历史上最短时间内诞生首相的记录,因此诸多候选人都有意出马一搏。

  目前,民主党内有意参战的有七位,他们是财长野田佳彦,经济产业部长海江田万里,农业部长鹿野道彦,前交通部长马渊澄夫,前环境部长小泽锐仁,前国会对策委员长樽床伸二,以及前外长前原诚司。此前,野田佳彦一直呼声最高,而23日晚前原诚司宣布参选后,本已明朗的选举形式一下子陷入混乱。共同社最近调查显示,28%的人认为前原诚司是新首相的合适人选,支持率居首位,远超排在第二位的官房长官枝野幸男(ll.0%)和第三位的民主党干事长冈田克也(lO.9%)。

  前原与野田均毕业于松下政经塾,野田可以算是前原的师兄。而在民主党内,前原和野田也属于同一阵营,即“反小泽一郎”派。而前原的出马,将意味着此二人由同一阵营走向竞争关系。

  野田2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参选的决心没有改变,不愿意就前原构成的挑战多作评论。“我将专注于履行身为财相的职责,处理关键议案并应对日元升值。”据悉,野田主要票源来自“前原派”议员,先前希望得到前原支持。共同社报道,野田曾尝过因放弃参选招致人心背离的苦果,这次无论如何也必须参选。野田阵营中年轻议员感到危机重重,担心“如果无法成为(首相)候选人,野田政治生涯就会断送”。

  前原诚司正式宣布参选后,提出了“举党一致”、“精诚合作”的方针,这与菅直人内阁排斥前代表小泽一郎的“脱小泽”路线似乎划清了界限。与此同时,小泽派内部也出现了支持前原的动向。不过,党内的主流派则支持前原与野田佳彦联手合作。

  8月24日,民主党最高顾问渡部恒三试图劝说两人中一人放弃竞选,以避免党内分裂。但最终不了了之,他对媒体表示,“两个人出马的心意已决。”

  新首相如何不“短命”?

  不论谁当新首相,都需要筹集日本灾后重建的资金,制定新的能源政策,解决税务和社会安全改革问题。有人质疑,新上任的首相是否能比前几任有更好的表现,因为之前几任首相的执政时间都很短,他们没有足够时间来推行结束20多年经济停滞的政策,在改善老龄化社会带来的深层结构性问题方面举步维艰。路透社调查显示,不管是谁接任首相,可能在位都不会超过一年。多达75%的受访者认为,新首相执政顶多到2012年9月大选时,仅有两位受访者预计新首相能干满4年。《金融时报》称,按照目前的首相更迭频率,这场危机可能要再换六七位首相才能熬过去。

  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冯昭奎看来,用数字来预测日本未来政治走向,不太妥当。他认为,日本整个国家的问题积重难返,谁上台都不好办。日本的政治土壤也决定了无法产生有魄力、有眼光的政治家。而除了选举制度有问题外,日本媒体也对首相的问题揪住不放,影响了民众对首相的看法。

  分权与和议是日本内阁政治的真谛。这是一种难以发挥强有力的领导力、难以迅速做出决策的体制。有分析人士认为,一有问题就换首相,形成了不根本解决问题的政治惰性。

  菅直人退位,留下的依旧是个烂摊子。而其后任若能由此缔造一个多党团结的双赢局面,真正将灾后重建政策落到实处,将是本次政坛交替的最大收益。(综合新华网 人民日报 中新网 青年参考等相关报道)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