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浙江清算药品回扣事件百名医被约谈 收缴2800万

浙江清算药品回扣事件百名医被约谈 收缴2800万

时间:2019-11-25 18:4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浙江掀起的这场“大海啸”,矛头直指药品回扣顽疾。谢正军/CFP供图

浙江掀起的这场“大海啸”,矛头直指药品回扣顽疾。谢正军/CFP供图


  百余名医生被约谈 上交回扣款共2800余万元

  尽管已过去半个多月了,说起楼顶平台上的一幕,王保国(化名)仍心有余悸——距他三步之隔,年满60岁的黄卫东,用一根细铁丝将自己吊死在平台边缘的栏杆上。

  黄卫东生前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主任。知情者透露,自杀前一天,他因牵涉“依达拉奉”药品回扣案被调查组约去谈话。

  该案并不是近年来浙江医药界唯一一起“回扣门”事件——2010年11月,“泰瑞医疗”回扣事件曝光;今年6月8日,温州两家医院又有100多名医生涉及回扣丑闻。

  从今年年初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清算医药回扣行动先由浙江省卫生系统酝酿,在省纪委、省公安厅等单位介入后迅速发酵。这场风暴被称“海啸行动”,据最新统计,已有数十名医药代表和百余名医生被约谈,全省卫生系统已主动上交回扣款项2800余万元。

  文/本报驻上海记者 梁国瑞

  8月10日上午10时许,在杭州采荷东区32幢,负责保洁的王保国与往常一样打扫到顶层18楼。那天,他隐隐感觉不对劲——楼顶平时极少有人上去,但铁门显然已被打开,留下一条缝隙。他上前推了一把……

  急诊主任之死

  “他就面对着铁门,背靠在栏杆上,用一根铁丝把自己吊死在上面。”王保国说。楼顶平台四周建有栏杆,有1米多高;为了排水顺畅,平台地面有一个角落比别处稍低,“他就挑了这块最低的地方吊死。”

  死者的身份被迅速查明。黄卫东,男,1950年2月4日出生,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1995年~2006年就职于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其后转至浙医一院,自杀之前担任医院急诊科主任,浙江省中毒急救中心副主任。公开资料显示,他是多个重点科研项目的负责人。

  知情人士透露,不仅黄卫东,浙江省内多家医院领导及主要科室负责人这段时间都被调查组带去谈话,事情起源于今年2月曝光的“依拉达奉”回扣事件。

  来自浙医一院内部的消息称,黄卫东死后,医院曾对内宣称黄卫东自杀系因“精神压力太大”。但本报记者未从医院官方证实该说法。

  对于其涉案金额,更是有多种说法:有传言称他在“依达拉奉”案中,收受2万元学术经费;也有传言称,“撬开办公桌发现里面有现金几十万元,初步查明涉及2000万元”。但这些说法目前尚无法证实。

  “徐院长”被捕之后

  与黄卫东自杀引起外界广泛关注不同,浙医二院副院长徐少文被“带走”,甚至没有进入公众视野,但在浙江医药界引起的震动,却丝毫不亚于前者。

  现年48岁的上虞人徐少文在浙江医药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986年进入浙医二院工作,研究方向主要是脊柱外科、骨质疏松的基础与临床研究,擅长治疗骨创伤及严重多发性创伤。事发前,他担任该院分管医疗质量的副院长,兼任急诊中心主任,同时担任浙江大学急救医学研究所所长、中华急诊医学杂志编委等职。此外,本报记者查阅浙江省卫生厅文件发现,他从2008年9月25日起还担任一项重要职务:浙江省省级医疗卫生单位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办公室主任,统管全省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

  徐少文比较集中地被媒体报道,是因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率队驰援灾区救助伤员,他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医药卫生先进个人”。

  据浙医二院的消息人士透露,“听说涉及的金额非常大”,而且徐少文被刑拘后,“哪个人只要前去探视,马上也会被调查、带去谈话”。

  本报记者近日从浙江省检察院得到证实,徐少文案侦查工作已基本结束,相关材料已被转至起诉科,正式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大海啸”自清门户

  本报记者从浙江省卫生厅工作人员处得到证实,此次规模宏大的医药回扣整治行动,正是源于近年来接二连三的“医药回扣”事件。“最早是厅里医政处在去年年底提出的,在卫生系统内部开展‘医药回扣专项治理年’活动,后来省纪委、省公安厅等部门都参与进来了。”

  据宁波网7月6日报道称,“省治理商业贿赂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协调会议,明确不管涉及哪个医生,都要一查到底,并迅速开展秘密侦查。”省市两级展开秘密调查期间,“我市(宁波)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共对40余名涉案医生进行重点调查谈话。截至6月30日,全市共上缴医药回扣103万元。”同样的秘密调查,也在其余几家涉及“依达拉奉”药品回扣事件的医院进行。

  浙江省公安厅称,从3月份立案开始,经过数月侦查,“现初步查明,这起商业贿赂案件涉及医药代理公司、医药代表的行贿和医生的受贿等违法犯罪行为。”目前,公安机关已对涉嫌行贿的医药代理公司负责人及医药代表7人,和涉嫌受贿的多家医院的医生8人,分别采取各种强制措施,并冻结了一批银行账户,查扣一批涉案资金。

  而在浙江卫生系统,“清理门户”的行为早在年初就已开始了。

  据浙江省卫生厅通报,近半年以来,“全省卫生系统已有200多家单位建立了廉政账号,1482家医疗单位实施了廉洁从医承诺制,18.3万余名医务人员签订了廉洁从医承诺书。”

  最新数据显示,全省卫生系统医务人员主动上交回扣款、礼卡、礼券等,金额已达2800余万元。

  另据浙江省卫生厅网站公布,从2010年起,全省卫生系统案件数量较往年已经有较大幅度的上升,2010年共有87人被立案处理,其中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有64人,被处以党(政)纪处理的23人;其中卫生行政部门和疾控监督系统的管理干部9人,医院院长、书记28人,医院科室主任26人,普通医务人员24人。

  医药回扣何以积弊难除?

  谈及医务人员收受医药回扣,浙江省卫生厅厅长杨敬称:“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收受回扣的托词。”凡触及这条“高压线”的,都要一查到底,查实一个处理一个,绝不手软。

  然而,为何不断有医务人员屡屡触及这条“高压线”?

  杨敬认为,医药商业贿赂屡禁不止,和处罚力度太弱有较大关系,“比如杭州市卫生局,每个季度都会检查抗生素超量使用的问题,但罚款额不大,有的医院还采取科室人员均摊的方式来认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