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专家称中美两国应求同化异促进世界平稳转型

专家称中美两国应求同化异促进世界平稳转型

时间:2018-07-10 16:0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共同应对“世界大转型”

  文/陈向阳

  应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之邀,美国副总统拜登于8月17~22日正式访华。当前正值国际形势动荡不安之际,中美两大国“求同化异”乃至共渡难关更显关键。

  拜登访华备受瞩目,主要是因特殊时机耐人寻味:一是美国债务问题正引发国际金融市场新的震荡,西方发达国家“二次探底”的可能性有所增加,世界经济稳定与可持续复苏又遭严峻挑战;二是美国国内民主、共和两党倾轧不已,奥巴马总统支持率显著下降,其2012年竞选连任之路生变;三是拜登抵京恰逢中美关于彻底解决美对台军售问题的“八·一七公报”签署29周年之日,日子颇为“敏感”。时过境迁,但美对台军售至今仍久拖不决,已严重不合时宜。

  拜登此访任务看来大致有三:一来落实今年年初胡锦涛主席与奥巴马总统会晤所达成共识,与习副主席共建中美副元首之间的直接联系,以进一步加深中美战略互信;二来力求让中国对美债务问题“放心”;三来就美对台军售试图加以“辩解”。

  中美分别是当今世界第二与第一大经济体,中美关系对双方及世界更显紧要。两国经济高度相互依存,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2010年双边货物贸易额为4570亿美元,中国现持有美国国债1.166万亿美元,仍为第一大持有国,中国当然有理由担心自身对美投资的安全性。

  拜登访华令世人再度聚焦中美关系,而只有将此访与当前国际形势深刻复杂演变的大背景相联系,才能更好地把握中美关系大趋势,大背景即当今世界呈现“大转型综合征”。把脉这一综合征,其症状突出地表现为美欧日西方大国遭遇的“四重挑战”。

  一是在经济上,美欧债台高筑,经济增长严重乏力。美国通过调高债务上限逃脱违约、“借新债还旧债”、自我“缓刑”,以致美主权信用被“降级”,英国《金融时报》指美国此举为“自我毁灭”。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英、法主权信用备受质疑,德国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仅千分之一,难再“独善其身”。

  二是在政治与社会方面,西方一贯极为自负的民主自由体制与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失灵”。在欧洲,挪威极右翼分子制造骇人“大屠杀”,暴露出诺贝尔和平奖“老家”深刻的社会与族群矛盾。英国百年老报窃听丑闻曝光,伦敦大规模骚乱之中“绅士风度”荡然无存,凸显社会严重不公,西方“新闻自由”与“互联网自由”的价值观光环失色;在美国,“茶党”保守派与民主党左翼严重对立,政治日趋“两极化”,两党之间、白宫与国会之间围绕增税还是削减福利开支闹得不可开交;在日本,执政党内部及朝野之间恶斗不已,现行体制在巨灾面前应对失措。

  三是在安全危机领域,西方安全困境加剧。恐怖主义在美欧生根,“本土独狼”更难对付。美军引以为豪的“海豹”突击队在阿富汗遭受重挫,塔利班频频得手,美“撤军大计”备受困扰。债务危机持续致使美欧均需长期“勒紧裤带过日子”,美国“高得离谱”的军费难以为继、军事霸权面临冲击。日本“3·11”大地震之后余震没完没了,重大天灾及核事故后遗症对日本国家安全构成真实而严重的威胁。

  四是在外交上,西方应对中东北非乱局黔驴技穷,干预他国内政不再随心所欲。“北约”武力干涉利比亚内战骑虎难下,西方列强在联合国安理会炮制干涉叙利亚决议的企图遭到“金砖五国”联合抵制。

  由此看来,金融危机与霸权主义交织作用,西方大国受了“内伤”,并且普遍伤得不轻。

  而从世界大转型的实质看,是“后金融危机时代”开启,美国霸权与西方大国主导权在“摇晃”,呈现整体颓势,世界权力重心一部分转向“东方”的亚洲与“南方”的发展中新兴大国,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与西方大国停滞甚至下滑形成鲜明对照。世界正处在国际新秩序诞生的“前夜”,这是自近代西方列强建立并主导国际体系将近二百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历史性时刻”。

  对于当今世界的大转型,中国唐朝哲理诗“大家”刘禹锡的两句名言堪称贴切,一句为“东边日出西边雨”,“东边”即新兴大国与亚洲发展中国家,“西边”即美欧日发达国家;另一句则为“道是无晴却有晴”,“无晴”即西方债务危机引发世界经济大波动,“有晴”即新兴大国经济形势与总体发展势头继续向好。

  西方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此消彼长,既是世界大转型的一条主线,也构成了国际关系新的主要矛盾。在新旧国际秩序复杂更替之际,西方绝不甘于“大权旁落”、竭力维护国际体系主导权,新兴大国则努力争取对国际体系的平等参与和决策权。如果双方之间激烈博弈,世界失序与无序的一面将相对突出,国际危机频发,天下似乎会“大乱”。但综观之,世界大转型“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世界正逐渐由西方“主导”转向新兴大国与西方大国“平等对话”乃至“平分秋色”。

  面对世界大转型及其伴随的动荡不定,新兴大国“成长的烦恼”增多、需转变发展方式,西方大国遭遇“停滞的痛苦”、需“脱胎换骨”,新兴国家与西方大国之间亟需加强沟通协调与相互调整,中美两国对世界的平稳转型更是肩负共同的特殊责任。而这也正是观察拜登访华真意之所在。□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