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今日回应壶王疑为赝品报道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今日回应壶王疑为赝品报道

时间:2018-07-10 16:11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对于南宋官窑博物馆来说,昨天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周末下午。长沙窑大执壶就这样安静地呆在玻璃展柜里,作为南宋官窑博物馆的“壶王”,它已经习惯不动声色地展示自己。但这种平静,却被昨天的一条新闻打破了。

  昨天中午,在央视新闻频道专题片《壶王真相调查》中,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杨静荣,公开质疑这把长沙窑大执壶为赝品。

  直至昨天闭馆,长沙窑大执壶仍在南宋官窑博物馆正常展出。“壶王”究竟是真是假?面对质疑它将何去何从?它的征集程序和鉴定过程是否存在漏洞?昨天傍晚,南宋官窑博物馆馆长邓禾颖向本报记者表示,今天,博物馆方面将给予公众一个明确说法。

  风波中的“壶王”仍在展出

  昨天下午3点,记者赶到南宋官窑博物馆,游客并不多,即便是在“宝贝”密集度最高的2号馆——中国陶瓷文化陈列馆,加起来也只有不到10位参观者。

  从表面看,这个“文化体”并没有任何身处风波中的痕迹。而被质疑为“赝品”的长沙窑大执壶和磁州窑白地黑花鼓等来自安徽淮北的这批文物,也依旧在2号馆展出。

  在“画堂清斋”区的一角,记者看到了白地黑花鼓,它被放在一个小型玻璃柜里,旁边用卡片标注着年代——“960~1279”。

  一个普通观众,根本无法判断白地黑花鼓的真伪,除了表面的釉质略有斑驳,整件器物的构造还是显得相当精致。

  相比之下,长沙窑大执壶就有点“镇馆之宝”的气势了。在2号馆的陶瓷与中外交流展区,大执壶占据了一个亮堂的单独展柜。一些带着孩子的游客,时不时会在展柜前拍照留念。

  大执壶的全称是“长沙窑人物贴塑大执壶”,旁边还有一段详细的介绍:唐代名窑林立,群峰竞秀,长沙窑则以生产外销瓷而声名卓著。这件执壶器形硕大,保存完整,为海内外传世长沙窑瓷器中所罕见。

  从外表看,大执壶在贴花图案上添加了不少褐釉,并利用积釉的厚薄,呈现壶面的人物形象。昨天,记者现场采访了4位游客,还没有人知道刚刚曝出的“赝品风波”。一位姓刘的老人说,他住在复兴路,平时没事就会来逛逛:“这个壶也看了不下20次了,如果真是赝品,我也看不出来。”不过刘老伯也说,自己一直认为官窑博物馆里都是出土的真品,“在我们看来,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要真有那么多赝品,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市政府奖励捐赠者1500万

  长沙窑大执壶和磁州窑白地黑花鼓于2005年由安徽淮北收藏者丁仰振捐赠,同时捐赠的共有600余件文物。当时,为展现西湖的文化内涵,杭州市决定大规模扩建南宋官窑博物馆,向社会征集藏品。

  当时,这批文物由南京博物院研究员张浦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伯谦、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冯小琦和扬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朱戢四位国内权威专家共同鉴定,才被收入馆中,而杭州市政府以奖励的方式,给予了丁仰振1500万元。

  昨天,当记者询问之前是不是央视来采访过,保安立刻警觉起来。一位保安说,好像听说过这事:“但那天不是我上班。”另一位则称这里都是国家级文物,事关重大,不能乱说:“你们是记者的话,还是去找找领导吧。”

  随后,记者来到新馆2楼办公区域,但没找到相关负责人。在博物馆门口的游客引导处,一位工号为155的讲解员告诉记者,她已经联系过相关领导:“今天的值班主任不是分管这一块的。”而当记者询问大执壶是不是“镇馆之宝”时,155号讲解员则选择了避重就轻:“我们这儿每一件都是镇馆之宝,都有它自身的价值。”

  学术界对于一件文物真伪持有不同意见实属正常,但专家对经过其他专家鉴定的文物公开表示质疑的情况,非常罕见。

  淮北是隋唐古运河的流经区域,在1999年,淮北市柳孜运河码头的发掘就曾经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当年第一次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珍贵瓷器等文物,还包括两艘唐代的船只,其中一只为独木舟,是用千年香樟树的木料制成的。

  对于此次质疑,南宋官窑博物馆馆长邓禾颖昨天作出回应:“这批藏品的征集均符合相关程序,整个过程透明清晰。今后如何处理,我们正在研究。”

  邓禾颖表示,今天南宋官窑博物馆将给予公众一个明确说法。

  “壶王”是如何进馆的

  “壶王”是如何进入大家的视野的?故事要从6年前说起。

  丁仰振,安徽淮北的收藏爱好者,他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收集当地运河出土的文物,“长沙窑大执壶”及“宋磁州窑白地黑花鼓”都是他的藏品。2005年,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向社会征集藏品,丁仰振捐赠了他收集的600余件文物,其中就包括上文提到的这两件。

  为谨慎起见,博物馆方面邀请了南京博物院研究员张浦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伯谦、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冯小琦和扬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朱戢四位专家,对这批文物进行鉴定。

  按照程序,每件藏品必须得到4位专家一致肯定才能得以征集。根据南宋官窑博物馆出示的鉴定书,当时,这些藏品都通过了鉴定,专家还建议馆方将“长沙窑大执壶”向国家文物部门推荐为一级文物。

  让人奇怪的是,这份直到2007年3月才出具的鉴定书后,只有3位专家的签名,冯小琦并不在列。对此,冯小琦的说法是:“馆方当时并没有要求我签什么字,事后也没有和我联系。”

  而朱戢则表示,当时的确对磁州窑白地黑花鼓有疑义:“我说应该请河南、河北的专家来看看,因为我只能看出是金代磁州窑系的,具体是哪个窑口生产的,并没有把握,它在画工和做工方面,不太精细。”

  而这4位专家不知道,一个更大的秘密,一直藏在丁仰振的心里,或者说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当年,他从当地农民手里收了“两个半”壶——两个完整的壶和一堆壶的碎片。所以,他手里还有一件和“壶王”很相似的壶,但品相还要更好一点。

  在他捐出“壶王”后,曾在一位专家的建议下,将手里留存的那只壶,送到北京一家鉴定机构去做现代科学鉴定,得出的结论是:距今仅200~300年。

  但丁仰振拒绝接受这一结论,在他看来,运河里要么出土现代的东西,要么就是唐宋的古物,根本不可能有中间年代的产物,所以也未将此告知南宋官窑博物馆与那四位参与鉴定的专家。

  在央视采访中,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静荣公开表示,这把“长沙窑大执壶”是上世纪90年代后生产的仿品,窑址里面没有出土过类似器物,从使用功能上判断,壶把明显无法承受壶内盛满液体后的重量。此外,壶在造型和釉面上都存在疑问。

  而对于“宋磁州窑白地黑花鼓”,他表示自己曾专门研究过窑鼓这个专题,很肯定唐代、宋代分别有多少件,而这件窑鼓做工粗糙,明显与南宋画工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