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记者称传销受害人群呈现高知识高职位倾向

记者称传销受害人群呈现高知识高职位倾向

时间:2018-07-10 16:12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十年“传销之都”

  8月13日,农历七月十四。这个普通周六的上午9点,广西来宾市火车站广场已人潮涌动。很多操外地口音的人,拖家带口,陆续聚集到这里。

  这个三级车站打开所有的五个售票窗口,但买票的人依然排起了长队。在火车站广场,到处都是席地而坐等待进站的旅客。有电视台的摄像镜头扫过人群,他们有的侧头躲避,有的举起手中的报纸遮挡。

  “来宾火车站平时的客流量每天在7000人次左右,节假日会稍微多一点。但从来没有哪一年的农历七月十四,像今年这样一下涌进这么多外地旅客买票离开来宾。”来宾火车站客运大班长唐美新说。

  旅客猛增的异常,两天前就已有征兆。

  从8月11日晚6点开始,离开火车站的旅客突然猛增,他们有的一人就买了三四十张票,都是短途票。唐美新说,“像南宁到长沙的K780次列车,平时旅客上车就是两百人,但11日晚猛增到800多人。”

  8月12日,离开来宾火车站的旅客比往常多了4000多人。

  “这么多人离开,可能跟来宾市政府打击传销有关吧。”唐美新说。

  ●撤离背景

  来宾传销人员的又一次大撤离,始于央视的暗访曝光。

  8月11日晚,央视曝光了来宾传销猖獗的情况。报道说:来宾以“国家整合民间资金做投资,交3800元,一年可挣380万元”为名义的传销骗局,吸引了来自全国30个省份的民众,传销者在来宾市政府前、公安局旁公开宣传资本运作。仅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就有农民、个体经营者、下岗职工、教师、公务员、企业退休干部、经商者等至少2000人,陷入这个传销骗局。已有参与者倾家荡产而自杀。有出租车司机称,有关部门对此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央视的曝光立竿见影。来宾市委、市政府连夜召开会议,责成来有关部门迅速采取措施开展整治行动。

  随后,公安部也一声令下,在全国严打非法传销。

  12日下午,广西壮族自治区召开打击传销工作紧急视频会议。广西迅速掀起大规模、全方位、地毯式的打击传销行动。

  数据显示,11日至15日期间,广西捣掉传销窝点32个,抓捕、讯问900多名传销人员,遣返传销人员2300多人。

  ●暂避风头

  重拳打击之下,广西来宾、南宁等市的传销人员,开始大撤离。约有1万多名传销人员,从广西撤离。

  来宾火车站站长说,从12日晚开始,有8000多人离开了来宾,是平时的三倍。

  种种迹象表明,来宾市区的传销人员,大部分已逃往周边的城市,但还有一部分人躲藏到城郊“暂避风头”。

  其中部分人员早上5点就离开出租屋到野外躲避,晚上11点后才回到城区;有200人躲到附近的一座小岛上,搭了好多帐篷;有400多人躲进了郊区的龙洞山(当地一个有寺庙的山),仍然在上课,甚至有小贩还在附近搭起棚架,给他们煮面条。

  ●传销肇始

  来宾传销的疯狂,肇始于2001年。

  2001年,一个叫“深圳文斌”的传销团伙,在广东遭到致命打击后,转战来宾。

  这个气候宜人、位置优越、消费低廉的县城,给了他们恢复元气的机会。

  随后,越来越多的传销团体瞄上这块“世外桃源”,都将来宾当成他们“壮大事业”的根据地,去那里“安营扎寨”。

  2002年12月28日,来宾晋级为地级市。年轻的来宾市急于发展经济,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并向农民提供10万-30万的无息或低息贷款,鼓励基建。涌现的大量出租房,进一步刺激了传销者的到来。

  另外,来宾交通便利,湘桂铁路、桂海高速公路穿越市区,北距广西工业重镇柳州市60公里,南距广西首府南宁市156公里,当时每天经过来宾的火车有43趟,每天不停地为来宾输送着人流。

  “天下来宾,来者上宾”这块挂在桂海高速路城市入口处、本为来宾人民欢迎各地宾客的美好祝词,但在这里,传销人成了来宾迎来最多的宾客。

  年轻的来宾,在初成立时就成了传销者的天堂。

  ●以罚代打

  人口聚集迅速拉升当地的消费指数。一毛五一斤的小菜涨到了一元一斤,猪肉、大米等都不断刷新着纪录。

  小城喧闹了起来。服装店、小吃店、电话吧、旅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街头。

  来宾的传销组织有一个规矩,不允许当地人参加传销。由于不危害到当地人的利益,一些当地人还对传销持欢迎态度。

  传销者大量涌入后,来宾市区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从不足500元飙升到2500元,比南宁还高。一种由几块薄板加四个20厘米高的木脚钉成的“传销床”,在来宾街头随处可见,要价56元。一位店铺老板说,这种床最好卖,一天能卖十几张。

  据保守估计,传销组织一年在来宾的消费,就达六千多万元。这些资金流,让地方政府对传销的态度变得暧昧。

  很多政策也为传销提供了便利。如当地电信部门有专门针对外地人的网内套餐,当地人却得不到这个优惠;暂住证也曾一度向这些无业闲散的传销者开放。

  到后期,以“罚”代“打”,成了执法部门的主要做法。每个级别都明码标价。

  一些曾参与过团伙高层运作的受访者也承认,每年都要花钱买通各种关系,不然就会“死得很惨”。

  以“加盟连锁”、“连锁销售”、“直销”为名的非法传销活动,开始横行这个政策宽松、环境适宜的小城。

  2005年前后,传销在来宾达到巅峰。当时来宾只是一个拥有14万常住人口的小城市,却号称聚集了10万外地传销者,被外界称之为“中国传销之都”。

  2005年11月,《禁止传销条例》施行。

  ●飓风行动

  风暴终于刮起。

  2006年8月,“全国打击传销专项行动”启动,其中广西被列为全国14个重灾省区之首,来宾是其中重点督查督办对象。10月9日,规模浩大的“飓风行动”正式降临。

  那一天傍晚,来宾到处是闪着警灯的车,街上空空荡荡,仿佛成了一个死城。

  数以万计的传销人员,撤离来宾,他们撕毁笔记、扔掉杂什,带上随身衣物就赶往60公里外的柳州。街上满是垃圾和杂物,像刚打过一场仗。

  地毯式的扫荡,持续了一个多月,共捣毁传销窝点514个,遣散传销人员5000多人,抓获传销骨干487人。

  “飓风行动”后,来宾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店铺关门了,部分出租车也停驶,农民则失去出租收入。很多已离开土地的农民不得不外出打工来还贷。

  “一些农民的房子甚至已被银行收回。”中国反传销联盟副会长利剑说,“像一场乡村版的房贷危机”。

  这座小城就像吸过海洛因,短暂的兴奋以后,陷入了更深的萎靡。

  ●卷土重来

  一阵旋风般的打击过后,几个月后,撤离的传销人员,又回到了来宾。

  2007年7月,面对层出不穷的传销人员,来宾市成立了专门的打传指挥部,打击力度逐渐加大。此后每年都有不少传销头目被抓被判刑。

  从2009年5月起,广西连续组织了5次百日专项行动,查处传销案件1630件,遣返大批传销人员。

  2010年1至10月份,来宾全市共清查出租房401户,捣毁传销窝点228个,解救被骗被困群众350多人,遣返传销人员8103人。

  年年抓传销,但传销依然像杂草一样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