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外国人来华狩猎经纪人称系以低代价保护动物

外国人来华狩猎经纪人称系以低代价保护动物

时间:2018-07-10 16:1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新闻内存

  老外来华狩猎中断五年后可能重启

  8月5日,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委托"野生动物猎捕专家委员会"召开行政许可专家评审会,通过了两起外国人来华狩猎的评审。

  他们拟于金秋奔赴青海都兰国际狩猎场猎捕岩羊6只、藏原羚4只。这意味着被叫停了五年的国际狩猎活动可能重启。

  此消息爆出后,立即引发多方争议。70多家动物保护组织对此表示抗议,并表示一旦成行,将派人全程跟随狩猎活动,进行监督并对狩猎场的情况进行评估。

  目前,国家林业局尚未给出正式批复。

  按照程序,他们将在核实申请材料并结合专家评审意见的基础上,在不超过20个工作日内做出批复。眼下,离大限之期只剩几天。

  在此次国际狩猎事件中,狩猎活动的代理申请人、北京正安国际旅行社总经理王巍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卖国贼"、"刽子手"等大量的非议和指责一窝蜂地向他涌来。

  毕业于野生动物管理专业,曾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多年,现在干着国际狩猎"掮客"的行当。这几个身份间的转换,王巍笑称,自己是名"坚持动物保护主义的狩猎经纪人。"

  日前,王巍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人物简介

  王巍

  1962年生人,1980年考入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管理专业,毕业后先后在卧龙保护区、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工作。

  1988年,第一次作为向导带外国人来中国狩猎。

  上世纪90年代开始正式从事狩猎经纪人工作至今,现为北京正安国际旅行社总经理。

  关于这次申请

  研讨会上得支持重新提出申请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你是何时向有关部门提出此次外国人来华狩猎的申请?

  王巍(以下简称"王"):去年年底时,我先和当地猎场沟通,了解到确实可以接待,之后报请当地的省林业厅,最后交给国家林业局审批。

  FW: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今年重新提出国际狩猎申请?

  王:这几年,有一些外国人找我当代理。去年,我参加了一个由中科院相关机构、新疆当地政府组织召开的狩猎科学国际研讨会,各方面对通过狩猎利用当地野生资源的想法都很支持,所以我想再申请试试。

  FW:相关部门曾在2006年准备举行国际狩猎野生动物额度拍卖,后因为受到公众和媒体广泛质疑,故叫停了外国人来华狩猎。你怎么看?

  王:其实,这几年里我很担心。以前很多当地的向导会给我打电话,说哪里的一头鹿快要老死了、哪里的羊因疾病死了多少,但现在这种电话越来越少。这说明,当地关心野生动物的人在减少。

  FW:这次狩猎你是直接利益方,这是不是你替外国人申请去青海狩猎的目的?

  王:我从没否认,我的角色就是商人。但即使现在我不是狩猎经纪人,如果出了这个事,以我对野生动物保护和狩猎的态度,还是会站出来说些话的。

  不怕被骂卖国贼没想过要放弃

  FW:提出申请通过专家评审后,有人说你是"刽子手"、"卖国贼",你有压力吗?

  王:这没什么,说明大家在关心野生动物的命运,只是对狩猎的保护作用还不了解。如果信息不能够完整送达,对这个国家和社会都是巨大的伤害。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就此,我愿意和各方人士一直交流下去。

  FW:面对这么大的压力,你想过放弃么?

  王:没有。这是我二十多年来进行的事业,有利于物种的延续、有利于当地的环境保护、有利于当地经济的发展。我始终认为,自己信奉的主义、从事的事业是对的。

  FW:按照程序,林业局将在20个工作日内做出批复。现在日期临近,你心情如何?

  王:说实话,我不清楚所谓的20个工作日的说法到底是如何计算的。

  现在这个事情能不能通过我也不太关心了,但有些道理我想讲清楚。

  FW:你是否担心现在的舆论压力会左右相关部门对此事最后的评定?

  王:如果舆论都是一种声音,是对普通大众的不公平,人们没法全面获悉关于狩猎和动物保护之间的一些观念和知识。我一贯相信真理的存在,只是早晚而已。

  关于动保与狩猎

  管理野生动物狩猎是必备知识

  FW:听说你是学野生动物管理专业出身?

  王:我1980年考入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管理专业,毕业后,我先去了卧龙保护区大熊猫观察站干了几年,之后去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工作。

  FW:你最早什么时候接触到狩猎的概念?

  王:大学期间。全世界所有的野生动物管理教科书中,狩猎都是必不可少的章节,这些都是野生动物管理必备的知识,也是在大学时,我开始狩猎。

  那时咱们国家的很多自然保护区正在建设中,我们这些学生就得一人扛着支猎枪采集动物标本去,主要为确定物种分布和日后研究用。可能我还没意识到狩猎对动物保护有什么益处或者说是利害关系,只认为,保护好了就可以利用一部分。

  引入国际狩猎低代价换高价值

  FW:你怎么会想到给外国人来华狩猎当向导?

  王:第一次是在1988年,我在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工作。那会儿刚改革开放,一些外国人来中国狩猎,需要我们协会接待。当时是去甘肃,条件挺苦的,找不到翻译,我英语勉强可以,就让我陪同了。

  FW:国际狩猎引入后,当地有变化吗?

  王:几年后,我们又陪外宾去之前的地方打猎,发现变化挺大的。

  由于一次狩猎可以有几十万的财政收入,当地政府开始重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甚至成立了专门的办公室,乱捕猎的情况也少了。

  不光是我自己,许多专家和主管部门的领导都开始意识到狩猎对于野生动物保护的作用。其实在国外,通过狩猎促进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是一种常态。

  FW:你的意思是说,通过经济手段能增强当地居民对野生动物的保护?

  王:没错,经济手段看起来有些原始。以前当地居民通过偷猎、侵占野生动物栖息地放牧来获益,为了让他们放弃一部分过度的生产行为,就得给他们新的、更加生态的生产方式作为替代。

  运动狩猎就是以很小的野生动物代价获得很高的经济价值,最终达到保护野生动物的生态价值。

  FW:这是你自己成立公司、代理国际狩猎的原因吗?

  王: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有包括生计的考虑、猎奇秉性等因素。但是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野生动物保护以及帮助贫穷的山区百姓。到今天我都自认为是野生动物保护主义的信奉者。

  关于争议

  主观善良没大用应遵循客观规律

  FW:既然你主张保护动物,又申请"杀动物",两者不矛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