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北京三区安置分流遭取缔打工子弟学校学生

北京三区安置分流遭取缔打工子弟学校学生

时间:2018-07-10 16:1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8月18日,海淀区宝盛东路,一位学生前去探视安置的新学校。本报记者 浦峰 摄

8月18日,海淀区宝盛东路,一位学生前去探视安置的新学校。本报记者 浦峰 摄


  ■ “多所打工子弟学校收到关停通知”追踪

  前情提要:今年,大兴、朝阳、海淀三个区共有24所流动人口自办校面临拆迁,涉及在校生1.4万余人。其中,海淀区4所、朝阳区9所、大兴区11所。8月16日,市教委承诺“不让任何一个就读的学生失学”。(本报从16日起曾连续报道)

  本报讯 市教委“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正在开始落实。目前,海淀、朝阳区教委已经着手开始进行分流学生安置,大兴区除了西红门镇的4所学校还在协商中外,其余7所学校已开始安置分流学生。

  海淀:投入900余万 增配师资144名

  海淀区共有4所拆迁学校,涉及分流3200余名学生。目前,4所学校分流结果确定,新希望小学、红星小学学生被分流到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北校区;绿园小学学生被分流到肖家河树村分校;苗苗小学学生被分流到中坞小学、陶行知小学和六郎庄小学。海淀区政府承诺专项投入900余万元,用于校舍修缮、改造,搭建临时教室,配备课桌椅,增加配备师资144名。

  朝阳:三校开分校接纳分流学生

  今年朝阳将关闭9所学校。除符合借读条件的400多名学生入读公办校免费外,其余分流学生入读政府委托民办学校,每生学费仅350元,远低于原学校千元左右的收费,差价由政府财政补贴。朝阳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区星河双语学校、安民学校和博雅学校已接受朝阳区委托,将在东八间房、姚家园等8个校区开设分校接收分流学生。

  大兴:4所学校仍在协商中

  大兴区4镇将拆除11所打工子弟学校,但目前无一拆迁。大兴区教委副主任王滨介绍,拆迁分流方案由各镇镇政府制定,瀛海、旧宫两镇的4所学校已经关闭,镇政府正在安置分流学生。黄村镇镇政府昨天刚与学校签订了关闭协议,之后将立刻着手安置;西红门镇还在与个别学校协商。王滨表示,如果有学校9月1日仍未启动安置,学生可先在原来的学校继续就读。他表示,各个镇都进行过前期调研,有充足的学位接收分流学生,“肯定9月1日开学时,不会让一个学生没学上。”

  ■ 追访 之 海淀

  “活动中心”变身学校引家长担忧

  海淀区马坊村一活动中心“变身”学校;家长担心办学质量问题

  前日下午,海淀区马坊村宝盛东路一活动中心,名为“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的校牌挂牌。新学校作为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的北校区,接纳红星小学、新希望小学分流学生。近日,前来探访的多位家长担忧,“活动中心”变身学校后,相关硬件是否达标,教学质量是否下滑等。昨日,海淀区教工委副书记乔键称,该新校区符合办学标准,师资力量优越,不需缴纳“赞助费”。

  现场 “活动中心”挂牌成学校

  昨日上午,海淀区马坊村宝盛东路32号,写有“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的簇新银色牌子挂在大门一侧。大门另一侧,是一金色牌子,上写“北京市海淀区清河青少年活动中心”。大门关闭,里侧是数十间灰色瓦房,瓦房东侧,是一个运动场。

  附近居民称,新校牌于前天下午挂上。此前是“活动中心”。

  昨日上午,数十位家长带孩子透过大门空隙察看新校园。他们要求进入的要求遭值班人员拒绝。值班人员称,家长可在8月26日前带孩子来报到,办理入学事宜。

  意外 带期望来,揣问号走

  昨日上午,“活动中心”门口,石女士愁眉不展。她的儿子10岁,之前在红星小学就读,学校被取缔后,她8月17日接到“报到通知”,儿子被分流到“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北校区”,要求8月26日前报到。“石油附小是名校,孩子肯定有前途”,石女士异常高兴。

  但“带着期望”实地探访后,石女士心情低落,“没想到是个活动中心”。她最担心的是新校是否有能力接纳分流的所有学生;学校会不会收“赞助费”;新学校教学质量会不会与主校相比有落差;聘用的教师会不会无证上岗;分流学校太远能否就近入学等。

  “我不希望这里变成另外一所违规的打工子弟学校。”石女士说。

  现场,也有家长担忧,进入新校后,孩子学习成绩如果跟不上,会不会复读。

  答疑 新校优于打工子弟学校

  昨日,针对诸多家长疑问,海淀区教工委副书记乔键回复说,“北京石油附小北校区”由“北京石油学院附属小学”承办,新校区软硬件达标,符合办学标准。学校师资力量与以往打工子弟学校相比要优越。“所聘教师均具备教师资格证,有相当教学经验。”

  有家长担忧新学校离家太远,能否选其他学校就近入学,乔键说“希望能相互理解”;有家长担忧“孩子成绩差会不会遭遇复读”,乔键称,要看学生自身学习情况和努力程度,“公立学校成绩差的学生也有复读可能。”

  面孔 学校取缔,教师迷茫

  昨日,突然“失业”的王女士一脸迷茫。“我不知道将来会干什么?”

  王女士介绍,她来自内蒙古,2001年来京在红星小学担任数学、物理教师至今。王女士介绍,红星小学有45名教师,包括她在内,大多数教师无资格证。目前,多数“失业”教师在设法安置他们失学的孩子。“工作没有了,孩子不能没学上。”

  王女士称,学校未婚教师多选择去有办学资格的打工子弟学校工作,但大多数教师仍然无业。近日,王女士在一家教公司任兼职家教,每天只有上午半天班。

  同样迷茫的还有红星小学校长谢女士,学校被取缔后,很多学生家长找她解决学生分流安置问题。“先解决孩子们入学问题,再考虑自己的工作。”据悉,海淀其他被取缔学校中,多数教师也失业。

  本版稿件/本报记者 申志明 杜丁 王佳琳 安颖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