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华商协会主席称女儿是史上第三冤(图)

华商协会主席称女儿是史上第三冤(图)

时间:2018-07-10 16:1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卢俊卿女儿

卢俊卿女儿


卢俊卿

卢俊卿


  昨天,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没有参加第七届杰出华商大会财富领袖论坛。他说,把一天的时间调出来,在北京会议中心,专门召开“卢美美”事件的新闻说明会,回答记者提问。

  卢俊卿说,他的女儿是“史上第三冤”。第一冤是窦娥,第二冤是赵作海,第三冤是“卢美美”。在新闻说明会后,卢俊卿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协会公司盈利吗?

  华商协会做了6年没收一分钱

  新京报:你说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在香港也注册了社团,能提供注册号吗?

  卢俊卿:为什么进行双重注册呢?因为不想被抢占知识产权。我们在香港警务署注册的注册号是35717163-001。

  新京报:为什么去香港注册呢?

  卢俊卿:内地相关法规不允许注册“世界”两字,所以在香港进行注册。

  新京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天九儒商集团是什么关系?

  卢俊卿:协会作为非盈利组织有权利和中国大陆公司合作,搞活动是合法的。天九儒商集团是华商协会授权服务机构之一。而华商协会是一个平台,协会做六年了,没收过一分钱,就是搭建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跟正规机构合作。

  新京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卢俊卿:没有任何盈利。协会有限公司也只是为了抢占知识产权而注册的,没有任何经营。

  新京报:这个在香港的公司没有经营怎么通过香港政府的年审?

  卢俊卿:这个我还不了解。

  新京报:协会有多少会员?

  卢俊卿:协会没有会员。我们的授权单位——天九儒商集团有杰出华商理事会,为会员提供各种标准化、个性化服务,供会员选择。协会也有一部分完全不收费的、公益的会员。杰出华商理事会有多少会员我并不清楚,是由天九儒商集团运作,这种微观的事儿我不管。

  政商人脉哪来的?

  邀请名誉主席和顾问都确认过

  新京报:你是怎么认识各国政要的?为什么在网上发布你与政要的合影?

  卢俊卿:这是我的权利。协会的所有活动都在网上,是阳光的。我个人跟政要的来往是其中一项。2008年中秋节,我去泰国,泰国副总理披尼(音译)提着月饼来接我。我很意外,因为之前并不认识这位泰国前副总理。他是潮州人,我们聊得很开心,结为义气兄弟,并以兄长身份,摘下手上的表送我。

  新京报:你最早什么时候认识的哪位政要?才得以进入这个圈子?

  卢俊卿: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具体是哪位,时间太长,记不清了。时间上看,最早认识海外重要的政要人物是在1995年,我参加第三届世界华商大会,那里名流汇集。

  新京报:会员与政要合影要给钱吗?

  卢俊卿:绝对没有。但请来的明星都是要给钱的。

  新京报:世界华商协会网站上的副主席有几十人,怎么评出来的?

  卢俊卿:我们是民间组织,我们认为合乎条件就邀请他们。条件包括企业的知名度、美誉度,企业实力。

  新京报:名誉主席和顾问又是怎么邀请的?

  卢俊卿:我们肯定确认过。我们认识,参加论坛时见过。而担任名誉主席的,也是了解、知道我们协会的。我们做的是好事,得道多助。但我们是一种工作关系,不是私人关系。

  天九儒商合法吗?

  如果法律关过不了等于找死

  新京报:可不可以理解为,天九儒商集团之所以盈利,是因为协会的存在?

  卢俊卿:这个好像不是问题。全世界99%的协会都是由企业家担任主席和秘书长。协会与公司捆绑在一起为企业做服务,是一件好事嘛。

  新京报:能否透露一下集团主要盈利途径?

  卢俊卿:天九儒商集团,主要是为企业提供各种各样的咨询服务,如投融资对接、合同对接、管理咨询等,以此获取我们的收益。这个公司19年了。

  新京报:有知情人爆料天九儒商集团员工向会员私募有2%提成。

  卢俊卿:我们有些员工,介绍来的企业家捐款,我们是有给他们奖励,有2%,是我个人掏腰包的,不是回扣。到现在为止会员捐款3000多万元,我个人拿几十万元奖励。我之前没有说,是怕大家误会。

  新京报:你自己也做代言吧?

  卢俊卿:我也为企业代言。我穿的华商礼服,就是我们的会员单位产的。

  新京报:代言费多少?

  卢俊卿:透露给你们也没事儿,200万。

  新京报:所有这些都是合乎法律的吗?

  卢俊卿:我们很注意法律问题,我们研究法律问题有那么厚一摞。我们事做这么大,如果法律关过不了,不是找死吗?

  新京报:有中小企业主说,交几十万的钱就可以进入理事长单位?

  卢俊卿:企业资产在1个亿以上的算是我们服务的目标群体。可能在选择过程中,也有企业虚报的。这是偶尔出现的情况。

  在非洲钱怎么花?

  价值150万希望小学是活动板房

  新京报:建一所非洲希望小学预算150万,有那么高吗?

  卢俊卿:很多地方连砖厂都没有,需要从全世界进口过去,成本要比中国高得多。而且中国政府前几年捐的100所学校,总共是5个亿,每所学校平均在500万左右,最终我们找到了办法,把成本从500万降到了150万,现在已经是最低的了。

  新京报:什么办法?

  卢俊卿:非洲很多国家,没有电、没有水、没有路,怎么建学校?而我们国内在地震时用的板房,可以使用40年绝对安全,地震也不会垮。现在我们先生产好,从国内运到非洲,政府只要给我一块地,只要一周就能把学校建起来。

  新京报:板房不是很便宜吗,加上运费要150万?

  卢俊卿:是很便宜,管理费加在一起控制在150万左右。所有的捐款都是1对1的,哪个企业捐款的学校,冠名哪个企业。我们这个工程中找慈善腐败肯定没有。我们这里不是没有腐败,不是零腐败,是负腐败。

  新京报:网上有人把卢星宇比作郭美美第二,叫做“卢美美”。

  卢俊卿:卢星宇是最冤的女儿,史上三个最冤的人,第一个是窦娥,第二个是赵作海,第三个就是卢星宇。为什么冤枉?她捐了现金、捐了青春,奉献给非洲失学儿童,做了这样的事情还被骂,我感到很吃惊。

  卢星宇:“选择非洲有错吗?”

  24岁的卢星宇没想到自己会以被质疑的方式走红微博。“做好事还要被骂。”她不喜欢别人叫她“卢美美”,她觉得很委屈。沉默两天后,卢星宇昨日在北京会议中心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谈微博走红】

  “在非洲协调总统总理大使关系”

  新京报:网友质疑你的时候,你又是删帖,又是换头像,表现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