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24岁中非希望工程管理者称做好事被骂很难过

24岁中非希望工程管理者称做好事被骂很难过

时间:2018-07-10 16:19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卢星宇说自己不怕压力,身正不怕影子斜。

卢星宇说自己不怕压力,身正不怕影子斜。


卢俊卿在发布会上向记者展示华商协会的注册号。

卢俊卿在发布会上向记者展示华商协会的注册号。


当父亲说自己冤时,卢星宇露出委屈的表情。

当父亲说自己冤时,卢星宇露出委屈的表情。


  24岁的卢星宇没想到自己会以被质疑的方式走红微博。“做好事还要被骂。”她不喜欢别人叫她“卢美美”,她觉得很委屈。沉默两天后,卢星宇昨日在北京会议中心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谈微博走红】

  “在非洲协调总统总理大使关系”

  新京报:网友质疑你的时候,你又是删帖,又是换头像,表现有些激动。

  卢星宇:我当天连续工作,很晚才回到家。几千条评论都是中非希望工程的事儿。当时我很难过,觉得自己做好事还被说成这样。我就改名为“卢星宇年轻人更要努力”。后来又有很多评论,我就发了感慨,“做好事还要被人说”。又过了几个小时,我释然了,改为“卢星宇加油”。这些名字的变化就是我心情的变化。

  新京报:当晚和你父亲说这事儿了吗?

  卢星宇:我父亲白天的接待工作、演讲报告非常累,第二天还要继续,我很舍不得打扰他。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微博走红事件对自己的影响?

  卢星宇:第一感觉,微博很强大,但也应该有监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没有查证的情况下,把我说成了那样;第二,我觉得把好事做好不容易,我承担的压力比同龄人要大。我有的不是职务,是责任。

  新京报:你害怕吗?

  卢星宇:我不害怕。我们做的是好事,身正不怕影子斜。

  新京报:你在微博晒了在非洲的快乐生活。在非洲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卢星宇:我去和他们教育部长谈,参观各个小学,还有非洲的环境、文化。我在非洲还要协调总统、总理、中国驻非洲各国大使的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

  新京报:一个24岁的女孩能做这么多?

  卢星宇:这就是我的责任和压力。为什么我一天都在做事儿呢?

  【谈慈善梦想】

  “最爱好的就是与人打交道”

  新京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为什么没在中国做慈善呢?

  卢星宇:爱心无国界,这是我心里的话。在世界哪里做慈善都是好事。有人说我不爱国,我是纯正的爱国的中国人。我们就选择了非洲,有错吗?和质疑的人没有关系吧?

  新京报:是不是和非洲有经济或政治利益?

  卢星宇:我个人是没有。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想做职业慈善家的?

  卢星宇: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生活,为社会做贡献。有了梦想我就去追。

  新京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想?

  卢星宇: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一些非洲的朋友会给我介绍非洲的情况,有多少失学儿童,有多少饥饿的孩子。正好有这么一个中非希望工程的项目。我觉得做慈善是把我的梦想最大化的事情。

  新京报:你开始说梦想是小学时有的?还是在美国上学时才有的?

  卢星宇:小时候想帮助别人,但不知道什么行业可以真正帮助别人。长大之后,才知道职业慈善家可以。

  新京报:职业慈善家需要具备什么素养?

  卢星宇:首先要有爱心。第二要有勇气。这段时间我们承受了多少压力?当然,支持更重要。包括政府、民间、非洲、大众、媒体的支持非常重要。

  新京报:职业的素质你都学习了吗?

  卢星宇:我在美国学的是传播,也会学一下演讲、市场、管理等。这些和我性格也符合,锻炼了我的能力。我个人最爱好的就是与人打交道。

  新京报:是你先有了职业慈善家的梦,你父亲来支持你圆梦,还是你父亲做了中非希望工程,你去帮他?

  卢星宇:两方面都有。相辅相成的。

  【谈公司运营】

  “我不了解天九儒商集团”

  新京报:24岁的你和很多政要见面,这样的机会一般同龄人都不敢奢望。你是从什么时候得到这样的机会的?

  卢星宇:首先感谢我父母,为我搭建了这么一个平台。2009年我回国,21岁,做我父亲的秘书。跟着他到处跑,锻炼了半年,接着成立了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和中非希望工程。

  新京报:未来领袖俱乐部被称为富二代集会的地方,平时做些什么?

  卢星宇:与政商领袖交流,去世界500强企业参观,国际礼仪培训,开办讲座等,这个俱乐部为我们未来的领袖们凝聚了人脉。以后做事业,大家更有亲近感。

  新京报:俱乐部交100万会员费是怎么回事?

  卢星宇:刚开始成立时是预交100万活动费,刷卡消费一样,想退就退。现在是针对华商协会高端会员子女服务的俱乐部,免费申请,经过我审核就能加入。

  新京报:你日常经济来源是什么?

  卢星宇:我自己有工资,华商协会给我开工资。

  新京报:华商协会有经济来源吗?

  卢星宇:没有。

  新京报:没有经济来源怎么给你开工资?

  卢星宇:不对不对。是集团给我开工资吧。(问工作人员)我也不太清楚啊。也就是我父亲给吧。

  新京报:你对父亲是偶像式的崇拜。那对天九儒商集团了解吗?

  卢星宇:我不了解天九儒商集团。真不知道这个公司做什么,盈利方式是什么。

  新京报:你之前不是做卢主席的秘书?怎么不了解?

  卢星宇:他一般不太和我谈这些,我只是做他的日常工作安排。他主要是带我见见企业家。毕竟我刚从校园出来,父亲带女儿也是很正常的。

  新京报:你知道有些中小企业抱怨天九儒商集团电话营销,要他们交高额会员费的事吗?

  卢星宇:我一般都没有接触到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也到不了我的耳朵里。我就想把中非希望工程做好。

  ■ 反应

  杨澜再发声明撇清关系

  称不存在“误会”,只是在活动现场受邀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