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dafa888手机网页版 > 河北昌黎县扇贝大量死亡 鉴定显示有原油泄漏

河北昌黎县扇贝大量死亡 鉴定显示有原油泄漏

时间:2018-07-10 16:24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当地水产养殖户怀疑与康菲公司蓬莱漏油有关海监部门鉴定结果显示部分样本与溢出原油一致

  当河北乐亭县的海产养殖户还未弄清楚扇贝为什么大量死亡,赔偿问题仍未浮出水面的时候,紧邻乐亭的秦皇岛昌黎县新开口港又爆出扇贝大量死亡的消息,“损失规模至少10个亿,是乐亭的3倍”,当地水产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近几年收成一直不错的新开口港,今年为什么突然出现大面积的扇贝死亡,且生长速度与往年相比推迟一个月?到底是否如当地水产养殖协会的负责人所说与康菲公司漏油有关呢?法晚记者于昨日来到河北省第一浅海养殖大县昌黎县进行调查。

  记者探访

  5万笼扇贝死了一半

  去往新开口港是一条双向二车道的乡村公路,路上不断有车辆通过——此条路是通往旅游景点翡翠岛的必经之路,人们并没注意到新开口港养殖户的悲伤。

  记者刚到现场的时候,赶上养殖户正准备给扇贝分苗,稍微大点的扇贝已经有2厘米长,小的也就1厘米左右。

  “这个扇贝长太小了,往年这个时候,大的已经有4厘米长了。”当地养殖户王玉平介绍,今年6月底,他在海边发现油污后,就发现自己的扇贝苗大量死亡,即使存活的扇贝苗长势也明显很慢,“本来10月份就可以上市销售了,可到现在扇贝还跟拇指盖那么大。”

  王玉平介绍,他从事扇贝养殖业已经有十余年时间,今年养了5万笼扇贝苗,从6月中旬开始出现死亡,到现在还剩下2万笼左右。“这么多年,今年这个死亡量还是头一回碰到,往年这些苗,死个千八百笼还是正常情况”。

  记者在养殖村走访发现,各家的院子里都堆着黑色球状的浮标,还有成捆的养殖扇贝的笼子。养殖户王有忠介绍:“往年这些东西都在海里,但是今年由于大量扇贝苗死亡,这些东西用不上了,只好收起来了。”

  王有忠搞养殖扇贝有12个年头了,家里三兄弟都是村里的养殖大户,大哥王有祥还是昌黎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在高峰时,王有忠的养殖场里雇了9个工人,“但现在大量的扇贝死亡,用不了那么多工人了,现在就剩下两个人工作。”王有忠说。

  此外,法晚记者在养殖村走访发现,一些养殖户的院门大都被铁链子缠绕着。据养殖户介绍,由于扇贝大量死亡,许多养殖户开始向外搬迁,前往山东龙口、烟台、莱州和即墨等地进行养殖,以防止更大的亏损。

  算账

  连本带利损失将近10个亿

  昌黎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王有祥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昌黎的养殖规模在2500万笼以上,目前估计损失在10亿元以上。

  养殖户王有忠给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笼子要11.7元,绳子1元,浮标4元,加上其他人工成本,一笼扇贝的成本在30元左右。按照往年,一笼扇贝的利润能在20元以上。“如此算来一进一出,损失将近50元。”从赚到赔,这一落差使他心里多少有点堵得慌。

  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油污的,具体时间他们也记不太清楚了,“时间就在6月中下旬的样子,当时发现海边有好多油花”。众多养殖户在回答记者询问时异口同声道。

  化验

  海监鉴定显示有原油泄漏

  养殖户说,发现油污后,他们立马给昌黎县海洋局打了电话。

  昌黎县海洋局海监大队副大队长金明阁回忆,接到电话后,他们立即派人去了现场取样,并及时送往秦皇岛检测中心进行检查化验。

  金明阁介绍,他们在6月3日就已经进行过两次海洋监测和水质化验了,当时曾发现一种叫做柔弱根管藻,是赤潮的一种藻类,不过面积不大,只有约20平方公里。

  到6月13日第二次检测时,赤潮基本上消退了,那时绿藻、小硅藻种类比较多,小硅藻就是扇贝的主要饵料。

  昌黎县海洋局局长白海波曾表示,最开始只是发现海上出现部分污油,到7月初,整个昌黎50多公里的海岸上,都出现了颗粒状的污油,呈现出一个油污带。该局将目测发现的异常海水取样,提供给国家海洋监测中心进行检验。

  据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在7月15日,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中心收到了两份来自昌黎海域的监测样本,分别编号为Y2011071501和Y2011071502。

  三天后,该鉴定中心将鉴定结论发往北海分局溢油应急办公室,记者在鉴定报告上看到,结果显示一份为原油,一份为燃料油。

  其中,Y2011071501与6月9日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在蓬莱19-3B平台附近海域用吸油毡采集的溢油样品Y20110610油指纹一致。

  7月25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向河北省海洋部门发出传真,通报了另一起对油污样本的鉴定报告。记者掌握的这份传真中称,7月21日,北海分局组织人员对16日、18日发现油污的地方进行监测发现,部分地区再次出现了零星的登陆油污。其中部分油样与蓬莱19-3B平台油指纹一致,另一部分与蓬莱19-3C平台的溢油样品油指纹一致。

  未来

  拟请律师打赔偿官司

  对于将来的情况,养殖户一片迷茫和悲观。

  “我们可能获得什么赔偿啊!”养殖户们在回答记者“你们曾想过赔偿问题”时,异口同声答道。

  不过,昌黎扇贝养殖协会会长王有祥表示,目前他们也正在联系北京的律师,希望利用法律手段维护养殖户的利益。

  同时记者了解到,国家海洋局海洋环境保护司16日再次约谈康菲公司主要负责人,督促康菲公司按期限封堵溢油源,清理海底油污。

  国家海洋局海洋环境保护司负责人要求康菲公司必须严格执行国家海洋局“两个彻底”的要求,于8月31日前彻底封堵并清除海面溢油。届时若不能完成“两个彻底”,国家海洋局将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

  鉴于蓬莱19-3油田的溢油已漂至渤海沿岸,对海洋生态环境直接构成影响和威胁,该负责人敦促康菲公司要尽快将相关信息告知公众,包括将来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危害。

  目前,国家海洋局正面向全社会公开选聘以一家法律服务机构为主、多家法律服务机构为辅的法律服务团队,代理渤海溢油索赔案件。

  ●今日追访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国家海洋局,新闻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到目前为止,海洋局对此情况并不掌握。不过记者了解到,此前国家海洋局收到了一份来自中国海监北海区的报告,当记者询问报告相关内容时,该负责人没有透露。 文/记者孟庆伟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